無法逆轉的種姓制度 在別人面前吃飯而被打死的印度男人

by:波波
20740

上個月,印度一個偏遠的村莊發生了一件悲劇。七位男性被指控他們因不滿一名 21歲的村民在他們面前吃飯,而將他活活打死,這一切衝突的源頭,就是印度現今仍無法逆轉的種姓制度。

post title

上個月,印度偏遠村莊有一名男子因在別人面前吃飯而被毆打致死,原因只是因為他屬於印度教種姓制度中最下層的「達利特」階級,也就是受眾人迴避、唾棄的「賤民」階級。圖為一名達利特女性,站在位於達利特村莊的家門前。

路透社/達志影像

因在他人面前吃飯被打死

4月26日,在印度偏遠的村莊寇爾(Kot)的一場婚禮上,一名 21歲的男子吉特卓(Jitendra)與七名男性發生衝突,當晚被圍毆得遍體鱗傷,九天後傷重身亡。據稱,那七名男性因為不滿吉特卓在他們面前吃飯,所以故意找他麻煩。

沒有目擊者願意出面作證

這起案件受警察審理後,出席該場婚禮、也是吉特卓堂兄弟的婚禮的一百多位賓客,沒有一位願意出來作證、描述當天發生的情況。目前,警察只取得了來自吉特卓親友的證詞,以及根據現場狀況的推測。

post title

達利特居民往往需要負責清潔垃圾、排泄物等其他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工作,他們也無法與其他階級的人交友、互動。

路透社/達志影像

種姓制度:深植千年的歧視

這起不幸案件的源頭是印度文化中揮之不去的種姓制度。千年來,印度教傳統的種姓制度將人類分為數個階級、規範相對應的職業,並嚴格規範階級之間的互動界線、禁忌。在種姓制度四個階級之外的,是又被稱為「賤民」的「達利特」(Dalit),他們是印度所有人民避之唯恐不及的「骯髒下等人民」,只能從事清潔垃圾或糞便等工作。

價值觀已根深柢固

即便印度脫離英國的殖民控制後,已經於 1950年立定給予所有人民平等權利和地位的憲法條文,並且正式廢除種姓制度,甚至先後於 1997年、2017年投票選出出身「賤民」階級的總統,種姓制度下鞏固於文化和價值觀當中的歧視仍深植印度人民的心。

一日達利特,終生「賤民」

現在,原出身於達利特階級的印度人民仍時常遭受暴力、羞辱和歧視等不平等對待,也往往會在嘗試脫離底層、翻轉階級的過程中,受到較高階級的人民的大力阻撓。被毆打、謀殺在達利特社群裡,依舊是隨時都有可能發生的事情,特別是在印度的偏鄉或是民情保守的村莊中。

post title

沒有地位也沒有資源的達利特居民世世代代都在貧窮中掙扎。圖為一名居住在印度北部城市郊區的達利特男性。

路透社/達志影像

針對達利特的暴行

這起案件的受害者吉特卓以及他的家人們就來自於達利特階級,他所出席的堂兄弟婚禮也是一場達利特婚禮。不過,根據警方說法,由於印度鄉村地區許多人都拒絕食用達利特碰觸過的食物,該婚禮仍請來了較高階級的廚師準備餐點。

「不想看到他在面前吃飯」

吉特卓的堂兄弟、也就是婚禮的新郎塔斯(Padam Das)說,吉特卓在婚禮當天提前到場幫忙。「在協助完場佈之後,他用盤子盛裝了一些食物,坐在一張椅子上吃飯。有些階級較高的人不想要他在他們附近吃飯,所以要求他去旁邊吃,但吉特卓拒絕了。」塔斯說。

受害者被圍毆兩次

要求被拒後,階級較高的幾位男子踹翻吉特卓的椅子,隨後與他扭打在一起。當地其他達利特居民說,吉特卓因受到毆打而感到被羞辱,忿忿不平地離開婚禮,但很快地在路上被再度攻擊,受到七名男性圍毆。

九天後傷重不治身亡

吉特卓的母親德薇(Geeta Devi)說,她隔天早上才發現吉特卓滿身是傷地倒在家門口。「他可能整晚都倒在門外。」她說:「他全身上下都是瘀青和猙獰的傷口,連話都講不出口。」吉特卓被送醫後,於 5月9日傷重不治身亡。

post title

生長在達利特家庭的孩童註定一輩子承受社會的歧視與不平等對待,即便試圖翻轉階級,也會備受階級較高的人所阻撓。

路透社/達志影像

沒有人敢為達利特發聲

即便深愛他的親友們極力為他爭取正義,當地居民卻不願給予更多支持。「大家都很恐懼。這個家庭住在非常偏遠的地方,沒有土地、沒有經濟能力。」達利特人權倡議者威馬(Jabar Singh Verma)表示:「在這個村莊和其他鄰近村莊,達利特居民是少數的弱勢群體。」

達利特在當地長期處於弱勢

在吉特卓居住的村莊中,一共有 50個印度家庭,其中只有 12、13名達利特居民。事實上,在該村莊坐落的北安查爾邦(Uttarakhand)中,只有 19%的人口是達利特居民,針對他們的暴行也層出不窮。

post title

2018年,一群達利特居民在印度昌迪加爾城發起抗議行動,鼓動全國各地的達利特居民參與罷工。

路透社/達志影像

嫌疑犯家庭:這是陰謀論

目前,警方所逮捕的七名嫌疑犯與他們的親友都極力否認犯下毆打吉特卓致死的罪行。 「這根本是針對我們家族的陰謀。」父親、叔叔和兄長都被警方視作嫌疑犯逮捕的一名女性說:「我父親為什麼要在一個達利特婚禮上羞辱達利特人?」另一名階級較高的當地居民則稱,吉特卓是被打後感到太丟臉,所以自己吞藥自殺。

受害者被指控吞藥自殺

站在吉特卓這邊的達利特居民們強烈反對這些指控。他們表示,儘管吉特卓確實有在服用控制癲癇的藥物,但他不可能會用藥過量而死。不過,除了這些憤怒的辯護聲音外,達利特居民們對該事件完全噤聲。

達利特沒有反抗的能力

達利特人權倡議者威馬解釋:「這是因為達利特居民往往在經濟上完全仰賴較高階級的家庭。他們沒有土地,所以必須幫富有的鄰居工作。他們深知站出來發聲會造成什麼後果。」

post title

2018年,一名參與了孟買抗議行動的達利特女性大呼示威行動的口號。

路透社/達志影像

受害者家人遭受威脅恐嚇

受影響最深的吉特卓一家已經嚐到了尋求司法正義的苦頭。吉特卓的母親德薇說,她們已被施壓、要求停止案件偵辦。「有幾位男性來我家試圖恐嚇我。」她說:「沒有人支持我們,但我永遠不會放棄正義。」

親戚對案件調查不抱期望

然而,他們的親戚卻沒有這麼樂觀,「種姓制度之下產生的隔離文化太根深柢固了。達利特家庭住在村莊最偏遠的地區,我們出外用餐時甚至必須準備自己的盤子。」吉特卓的堂兄弟達斯(Padam Das)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