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六四事件告訴全世界,人們是這麼說的」 回到8964這一天

by:泥仔
28448

這裡是北京國際廣播電台。請記住 1989年6月3日這一天,中國首都北京發生了最駭人聽聞的慘劇。

數以千計的人民、被全副武裝的士兵在強行入城時殺害,這些人大多是無辜的市民。死者也包含我們在北京國際廣播電台的同事。

這些士兵駕著坦克車,用機關槍掃射了無數試圖攔下他們的居民和學生,他們即使在突破人群後,仍然不分青紅皂白地朝群眾掃射。

目擊者指出,有些坦克甚至碾過了因為民眾反抗而猶豫不決的士兵。

北京國際廣播電台替在這起悲劇中死亡的人民深深哀悼,也呼籲所有聽眾加入我們,譴責這種踐踏人權、野蠻鎮壓民眾的無恥行徑。

因為北京這種反常的情勢,我們現在沒辦法提供更多消息給你們。我們誠摯地希望聽眾可以理解,也謝謝你們在這最悲痛的一刻與我們同在。

1989年6月3日深夜到 1989年6月4日清晨,中國人民解放軍以血腥鎮壓的方式「處理」聚集在天安門廣場示威的抗議民眾,在事發後,北京國際廣播電台以英文廣播發表了上述聲明,不論是當時的中國市民或國際社會,都對中國政府大規模手刃抗議民眾的行徑感到震驚與悲痛。

昨天,我們以《在中國,被遺忘、也不被允許想起的六四天安門事件》一文述說消失在中國集體記憶的六四天安門事件,今天,我們將用圖片的方式走過從八九民運走向六四天安門事件的過程,以及之後。

編註:圖片裡若沒有特別標示,均為發生於 1989年。

post title

圖為 6月5日,一對情侶以地下道為掩護,迴避正在巡邏的中國人民解放軍。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美聯社/達志影像

一切起於 1989年4月15日,大規模民眾走上街頭悼念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的過世,他們要求中國當局平反胡耀邦的名聲,以紀念胡耀邦在主政期間曾進行的大規模改革。

隨著時間經過,這場示威便逐漸演變成對通貨膨脹、薪資、房價、貪腐等現況不滿的抗議行動,聚集在此的民眾紛紛要求政府有所改變。

post title
美聯社/達志影像

4月26日,官媒《人民日報》在社論中稱學生們上街示威是「動亂」,此舉激起更多民眾不滿,進而在 5月4日、至少五個城市中引起數以萬計的中國學生走上街頭抗議,這是自從中國共產黨執政後,規模最大的示威活動。這一年也剛好是五四運動 70周年。

圖即為 5月4日在北京街頭,各大學學生串連走上街頭遊行,許多市民則站在一旁表示支持。

post title
美聯社/達志影像

5月13日,數百名大學生聚集在天安門廣場舉行無限期絕食,對政府拒絕溝通的態度表達抗議。當時在現場可以看到許多爭取民主、自由、呼籲政府改變的標語。

post title
美聯社/達志影像

5月19日,反對武力鎮壓學生的趙紫陽(拿大聲公者)前往天安門廣場,呼籲學生放棄絶食卻未果,當時他不斷告訴學生:「我們來得太晚了。」

這是趙紫陽最後一次出現在公眾面前,在六四事件後,他便被解職並被軟禁。照片右二是後來成為中國總理的溫家寶。

post title
路透社/達志影像

5月20日,示威者朝士兵展示描述了「八九民運」的報導。這一天,中國政府宣布戒嚴,並開始有軍隊進駐北京,人們則用巴士、柵欄、直接包圍等方式阻擋士兵的去路、或是勸這些士兵離開現場。

當時澳洲駐北京的外交官艾弗丁(Peter Everett)說:「那時我有和一些(會與士兵接觸)的居民聊天,問他們怎麼看這些武裝部隊,他們相信這些軍人什麼都不能做、直說自己已經癱瘓這些人的移動路徑。」

post title
路透社/達志影像

5月22日,軍方朝天安門廣場灑下宣傳單,要這些學生撤離天安門廣場。

post title
路透社/達志影像

5月25日,一名示威者高舉著國務院總理李鵬身穿納粹軍服的諷刺塗鴉,對中國當局的不滿不言可喻。

post title
路透社/達志影像

5月30日,八所中國大學、共二十多名學生共同打造了民主女神雕像,以此向示威民眾致意。「民主女神」後來也成為六四事件中的重要標誌,在那之後,許多地方都能找到「民主女神」的複製品。圖分別拍攝於 5月30日、6月4日。

整個情勢不斷升溫,並在 6月3日來到最高點,也在這天晚上,迎來許多人難以想像的悲劇。

6月3日晚上,在這支BBC的影片中,記者艾狄(Kate Adie)表示軍隊已經開始朝示威民眾無差別開槍(可以在背景聽到槍聲)、部分民眾仍聚集在現場與軍隊對峙、大家緊急把傷者送到醫院的畫面。

影片最後,艾狄說道:「許多人感到不可置信、也誓言採取報復,『把這件事告訴全世界吧』他們是這麼說的。」

美聯社/達志影像

當時市民、學生,用三輪車搭建的救護車緊急護送傷者到醫院。

post title
美聯社/達志影像

有些民眾則是朝坦克扔出汽油彈,希望可以阻止坦克的前進。

post title
路透社/達志影像

學生們護送著一名遭到民眾毆打的坦克駕駛。在那個夜晚,許多激憤的民眾將他們的怒火指向士兵、坦克駕駛,有些士兵因而遭到毆打甚至殺害。

一名目睹現場英國觀光客霍特(Margaret Holt)回憶道,當時她看到一名士兵無差別地朝民眾開槍——不論是跪在他前面請他停火的學生,或是雙手比出投降姿勢的路人,她說:「在瘋狂掃射後,他的彈匣空了,當他想要裝彈時,民眾便衝向他、把他吊死在樹上。」

美聯社/達志影像

在6月4日清晨,遺體、腳踏車殘骸全部散亂在北京街頭。

美聯社/達志影像

在北京復興門醫院,則可以看到大量遺體。

post title
美聯社/達志影像

6月7日,好奇的民眾聚集在天安門廣場前觀看,這裡已經看不到任何的示威痕跡。

post title
路透社/達志影像

在天安門事件後,香港一群社會活動分子、商人籌劃了「黃雀行動」,用快艇把中國數百名示威人士偷偷帶到香港。大約有 400名中國異議人士便藉此逃到加拿大、法國、美國等西方國家。圖為「黃雀行動」參與人朱耀明在今年 5月受訪時的模樣。

post title
路透社/達志影像

時至今日,六四天安門事件在中國已經成為禁忌般的存在。2012年6月4日,上海證券交易所在收盤時剛好下跌了 64.89點也引起熱議,雖然專家指出這多半是巧合,但「上海證券交易所」仍在那一年成為被封鎖的字詞。

最後,讓我們透過幾張對照圖片,還看看八九民運下的天安門,以及現在。

1989年5月17日/2016年5月31日。

路透社/達志影像


 

1989年5月23日/2016年5月31日。

路透社/達志影像


 

1989年6月5日/2009年6月4日。

路透社/達志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