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年前,上長笛課沒回來......」梵蒂岡少女失蹤案 開石棺尋找遺骨

by:徽徽
25305

36年前,義大利一名 15歲的少女在上完長笛課後不見人影;36年後,梵蒂岡答應撬開墓園內的兩具石棺,讓家屬尋找失蹤少女的遺骨......

post title

今年6月22日,義大利羅馬街頭出現了紀念失蹤少女奧蘭迪的快閃活動。奧蘭迪在 1983年6月22日失蹤,至今下落不明。

Newscom/達志影像

全國關注這座墓園

周四(11),義大利全國上下的目光都集中在梵蒂岡的條頓墓園(Teutonic Cemetery),這座墓園裡埋葬著說德語的天主教徒,門禁森嚴,由梵蒂岡瑞士近衛隊負責看守,一般人無法進入。

撬開出土石棺  尋找失蹤少女

然而,周四這裡卻聚集著大批工程人員,只見他們撬開了兩具從墓園挖出的石棺,希望可以看到 36年前失蹤的 15歲少女——奧蘭迪(Emanuela Orlandi)的遺骨。

石棺裡頭什麼也沒有

可惜,石棺裡頭什麼也沒有,讓這樁 1983年的失蹤案無法畫上句點。

梵蒂岡在聲明中寫到:「石棺中沒有人類遺骨,也沒有骨灰罈。」原本他們以為裡頭還埋葬著兩名德國公主的遺骨,結果一樣沒有下文。

post title

從空中往下看,可以發現條頓墓園面積不大,由高牆和梵蒂岡瑞士近衛隊看守。

美聯社/達志影像

回到36年前那一天

1983年6月22日,當時 15歲的奧蘭迪上完長笛課準備回家,她最後的身影出現在羅馬市中心的公車站,隨後,再也沒人見過她。

童年在梵蒂岡度過

奧蘭迪的父親替梵蒂岡工作,他們一家就住在梵蒂岡裡頭。奧蘭迪的哥哥佩德羅(Pietro Orlandi)回憶到,他們的童年非常美好:梵蒂岡美麗的花園就是他們的遊樂場,時任教宗的若望·保祿二世(Pope John Paul II)經過時會停下來和他們在修剪整齊的草坪上聊天。

「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

「當時,我們以為身在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佩德羅解釋到,梵蒂岡就像是一座村莊,裡頭住著六大家族,彼此血緣緊密。

post title

11號這天,奧蘭迪的哥哥佩德羅(左)和律師離開梵蒂岡,他們確認過石棺內空空如也,沒有奧蘭迪的遺骨。

路透社/達志影像

懷疑少女遭綁架殺害

然而,在奧蘭迪失蹤後,甚囂塵上的陰謀論就沒有停過。有人懷疑奧蘭迪被綁架殺害,嫌犯想藉此要脅梵蒂岡釋放土耳其穆斯林槍手阿加(Mehmet Ali Agca)。阿加在 1981年開槍射殺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最後暗殺失敗被捕。

至今依然下落不明

此外,也有人懷疑這是國際恐怖分子所為。至今奧蘭迪下落不明,這仍是梵蒂岡的一樁懸案,而奧蘭迪的家人依舊不放過任何找到她的機會。

「許多人告訴我,就放手吧,好好過生活,不要再想這件事了,」奧蘭迪的哥哥佩德羅接著說:「但我放不下,如果這件事不解決,我心裡無法獲得平靜。」

post title

多年來,奧蘭迪的哥哥佩德羅從未放棄尋找妹妹的下落。2011年,他和支持民眾在梵蒂岡聖彼得廣場前抗議,呼籲梵蒂岡加入查案。

路透社/達志影像

匿名信出現墓園天使照

今年三月,奧蘭迪一家收到了一封匿名信件,打開來是一張梵蒂岡條頓墓園的天使雕像照片,搭配上指示「看看天使手指的方向」。奧蘭迪一家認為,這一定和埋在墓園的石棺脫不了關係,或許奧蘭迪的遺骨就在裡頭,而這也表示他們必須尋求梵蒂岡的幫助。

拜託梵蒂岡查案  屢吃閉門羹

過去,奧蘭迪的家人曾尋求梵蒂岡幫忙查案,但都吃了閉門羹。

佩德羅說:「對他們(梵蒂岡)來說,這個案子已經結案了。在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掌權後,這道牆變得更高。我在方濟各當選教宗幾天後與他見過面,他當時跟我說:『奧蘭迪已經在天上了。』」

「我心想:好,教宗知道些什麼。然後我用各式各樣的理由想要再見上他一面、想要他解釋一下,但他再也不想見我。」

post title

圖為奧蘭迪的照片。失蹤 36年後,奧蘭迪的家人仍在尋找她的下落。

美聯社/達志影像

總算獲得法院允許

佩德羅提到,這一次申請條頓墓園開棺總算獲得梵蒂岡法院的允許,這是梵蒂岡第一次展現出他們可能要為奧蘭迪失蹤這件事負責。

超過梵蒂岡管轄權

但是,梵蒂岡新聞辦公室強調,這次梵蒂岡和警方的合作很單純,目的就是讓警方調查奧蘭迪有沒有可能被埋在條頓墓園。梵蒂岡不會調查奧蘭迪的失蹤案,畢竟這已經超過梵蒂岡的法律管轄範圍,而是歸義大利當局管。

爽快開棺有原因

義大利報紙Corriere della Sera的記者沙贊尼尼(Fiorenza Sarzanini)已經追了這個案子好幾十年,她對這次梵蒂岡這麼爽快地答應開棺有不同的看法。

沙贊尼尼說:「我擔心梵蒂岡之所以決定開棺,是因為他們早就知道石棺裡什麼都沒有,開棺後就能讓奧蘭迪一家停止相關主張。」

「透過用這樣公開的方式來滿足奧蘭迪一家的要求,有助於轉移外界對梵蒂岡國務樞機卿的懷疑,認為他其實知道更多關於這起失蹤案的訊息。」

post title

在義大利羅馬某處,可以看到奧蘭迪(右)和格蕾戈里(左)的壁畫。她們兩人一前一後在 1983年失蹤,至今兩人下落不明。

Newscom/達志影像

希望遺骨不在石棺內

在開棺前,佩德羅說:「要是真的找到奧蘭迪的遺骨,我的母親一定會非常悲痛。我的母親仍然著住在梵蒂岡,她離條頓墓園才 200、300公尺。要是讓她知道,她離我妹這麼近卻不曉得我妹就在那,這點讓我覺得很可怕。」

「事實上,我希望奧蘭迪不在石棺內。」

結果,石棺中空空如也,讓佩德羅鬆了一口氣,他還沒有放棄奧蘭迪還活在世上的可能。

去年的遺骨不是她

去年,梵蒂岡駐羅馬大使館的土地上,人們在一棟建築物的地下室發現了遺骨。當時,奧蘭迪一家認為這很有可能就是奧蘭迪,但經過科學鑑定後發現,這些遺骨並不屬於奧蘭迪,這也讓佩德羅鬆了一口氣。

「要是當時一起去......」

佩德羅表示:「奧蘭迪和我關係很親近,但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並不愉快。我們吵了架,因為她要我陪他去上音樂課,當時外頭很熱,再加上我手頭上又有其他事要做,所以我拒絕了她。於是,她甩了門就離開家了。」

「我常常在想,要是我當時和她一起去會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