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償還債務而家破人亡 柬埔寨微型貸款服務引發惡性循環

by:波波
8484

本周三,柬埔寨非營利組織發布的調查報告指出,原本應該用來幫助貧窮人口的微型貸款服務,竟成了讓借貸人失去土地、被迫移民、推動童工的兇手。

post title

圖為兩名柬埔寨小男孩,在貧民窟棚子附近的空地上玩耍。

美聯社/達志影像

柬埔寨的未償貸款為全球最高

從 1990年代開始,柬埔寨引入了微型貸款(Microfinance)制度,讓經濟能力較差的貧窮人口也能從銀行獲得小額貸款,進而提高經濟基礎。至今為止,柬埔寨已經擁有全球最高的平均未償貸款金額,全國共有 240萬人,欠下了高達 54億美元(折台幣約 1,691億5千萬元)的貸款。

微型貸款無法幫助人民

揭發此數字的是柬埔寨非政府組織,「柬埔寨人權促進及維護聯盟」(LICADHO)與推動土地正義的非政府組織Sahmakum Teang Tnaut (STT),他們在周三(7)公開了一份針對柬埔寨國內微型貸款現況的調查報告,指出微型貸款不但沒有幫助到柬埔寨人民,反而將他們推入更加貧窮的困境。

高利率、土地抵押、討債壓力

高利率、用土地作為抵押以及催討債務的壓力,讓微型貸款成為了「極具侵略性的借貸選項」。

「微型借貸機構的運作方式,對柬埔寨數百萬名人民的土地所有權形成直接的威脅。」該報告表示:「通常,借貸人必須仰賴遭抵押的土地來取得收入。失去土地就等同於失去養家的資源和對家的認同。」

post title

對許多柬埔寨人而言,土地不只是居住的地方,而是賴以為生的收入來源。

美聯社/達志影像

讓人民陷入貧窮的惡性循環

在 1990年代中期,柬埔寨經歷了紅色高棉共產政權(Khmer Rouge)的種族屠殺和內戰後,柬埔寨國內的銀行推出微型貸款服務,幫助受戰亂而擾的人民購買農具、建立小型企業。原本立意良好的措施,現在被專家認定會讓人民陷入債務惡性循環。

人民欠下高額債務

柬埔寨的微型貸款大致上由九間機構承辦,政府於 2007年推出更加正式的微型貸款政策後,微型貸款金額飆升了四倍。到 2013年,柬埔寨人民已經欠下了 13億美元(折台幣約 407億2,100萬元)的微型貸款,2018年,柬埔寨全國的未償貸款金額等同於該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的三分之一。

銀行卻賺進破億美元

事實上,到了 2018年年底,柬埔寨平均每人的未償貸款金額是 3,370美元(折台幣約 10萬5,562元),而該國 2017年的平均每人所得卻只有 1,384美元(折台幣約 4萬3,352元)。相對地,2017年,柬埔寨最大的七間微型貸款承辦機構賺取了超過 1億3千萬美元(折台幣約 40億7,200萬元)。

post title

一名柬埔寨女性抱著孩子,走過貧民窟的巷弄。

美聯社/達志影像

國際組織曾提出警告

事實上,今年年初,世界銀行(World Bank)就曾對柬埔寨的經濟狀況提出警告,表示微型貸款可能會影響當地經濟。2017年,聯合國也指出:「對許多柬埔寨人而言,微型貸款只會將他們推往更貧窮的方向。」

政府規範沒有效果

即便 2017年起,柬埔寨政府就對微型貸款實施最高利率不得超過 18%的規範,但柬埔寨的兩個人權倡議團體LICADHO和STT在調查報告裡表示,這項規範「毫無影響力」。

微型貸款協會:一切依法辦理

對此報告,柬埔寨微型貸款協會(Cambodia Microfinance Association)表示,該協會所有會員機構都遵從法律和協會守則的規範。

「柬埔寨微型貸款協會與其他利害關係人都在關注該產業的成長,並隨時實施適當的措施,以確保永續且長期的發展。」該協會代理執行總監謝沙崙(Chea Saren)表示。

post title

除了被迫變賣土地外,無法如期償還貸款的家庭也會被迫讓孩子去當童工賺錢。圖為一名柬埔寨孩童在首都金邊的街頭,向外國遊客販售瓶裝水。

美聯社/達志影像

孩子變成童工、被迫移民賺錢

LICADHO和STT公開的調查報告包含了在柬埔寨首都金邊(Phnom Penh)以及其他四個縣區中的 10個社區的田野調查。在他們採訪的 28個家庭中,有 22個家庭被「脅迫」賣土地,13個家庭讓孩子去當童工賺錢還債,18個家庭則有至少一位家庭成員被迫移民去外地工作。

還貸款還到一半,房子無預警被賣

在其中一個案件調查中,一名受訪的女性表示,她被迫移民到泰國去工作賺錢,償還從柬埔寨銀行Acledar借來的小額信貸。儘管她在泰國的工作期間一直有固定還款,但她回國後發現她的房子居然還是被賣掉了。現在,她與五名孩子一起住在一個擁擠的棚子下,雖然有一個孩子生病了,她也不敢再申請小額貸款來給付醫療費。

「銀行根本不管,他們只想要錢。」她告訴《半島新聞》的記者。

承辦經理:施壓賣土地是常見手法

「這些微型貸款機構仰賴不完善的政府規範與當地政府人員的共謀,來迫使、要脅客戶販賣土地,從柬埔寨最窮的人身上榨取數百萬美元的利潤。」該報告指控道。

該報告中,兩名專門承辦微型貸款的經理匿名承認,「定期對客戶施加賣土地的壓力」和利用當地政府「在需要的時候增強壓力」是微型貸款產業中常見的手法。

post title

柬埔寨有 10到15%的農夫因償還微型貸款的壓力,不得不售出自己的農地。圖為一名柬埔寨女性在田裡採收稻米。

美聯社/達志影像

柬埔寨經歷土地所有權混亂

在紅色高棉政權為了建立共產社會而摧毀所有土地所有權紀錄後,擁有 1,600萬人口的柬埔寨就陷入了重建檔案的困難裡。過去二十年間,政府為了幫助人民脫貧,投入大量心力讓人民擁有土地。

一半以上的貸款都由土地抵押

不過,根據LICADHO和STT的報告,柬埔寨有超過一半的微型貸款都以土地做為抵押。「對於經濟能力本來就相對脆弱的人而言,抵押型貸款會帶來很高的風險。」正在研究柬埔寨微型貸款、威斯康辛大學(University of Wisconsin)的格林(Nathan Green)告訴《路透社》:「這個風險在柬埔寨又更大,因為柬埔寨的微型貸款市場十分飽和,政府也沒有在監管。」

還不出錢就失去農地

加拿大聖瑪麗大學(Saint Mary’s University)的教授貝特曼(Milford Bateman)也指出,大約有 10到15%的柬埔寨農夫因為償還不出貸款而失去了土地。

對於此議題,柬埔寨國家銀行(National Bank of Cambodia)並沒有回應。


上線時間:2019/08/09
增修時間:2019/08/11  增補漏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