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萬人走上莫斯科街頭抗議 俄政府同天舉辦美食音樂節、警車追逐賽

by:波波
5967

上周六,五萬人走上莫斯科街頭抗議選舉不公,而俄國政府如此回應:「我們會在同天舉辦美食音樂節、警車追逐賽,要來嗎?」

post title

8月10日,5萬人走上莫斯科街頭,抗議政府以不當手段取消數名莫斯科市議員獨立參選人的參選資格。

路透社/達志影像

8年以來最大的抗議行動

上周六(10),近五萬名反對派人士與其支持者走上俄國首都莫斯科的街頭,抗議俄國政府以不正當手段干預 9月市議會選舉,撤銷多名莫斯科市議會獨立候選人資格。這已經是莫斯科人民連續第五個周末為此議題號召抗議活動,也是俄國自 2011年後最大型的示威活動。

百名抗議者遭警方拘捕

除了莫斯科外,包含聖彼得堡(St. Petersburg)在內的其他俄國城市的居民也響應了這場抗議行動。獨立監督團隊OVD-Info的資料指出,這起行動中,8位莫斯科抗議者、 86名聖彼得堡抗議者以及 11名頓河畔羅斯托夫(Rostov-on-Don)抗議者遭警方逮捕拘留。

post title

在 8月10日的合法抗議行動之前,莫斯科市民已經連續五周走上街頭。

路透社/達志影像

事件起因:市議會參選審核不公正

英國《衛報》指出,在俄國,執政黨比人民更有權力決定哪些候選人可以參選。今年 7月,數名反對派人士收集了數千份連署書,以獨立候選人身份參選莫斯科於今年 9月舉辦的市議會選舉,卻被政府以「連署無效」、「偽造簽名」等理由取消資格。

連續五個周末走上街頭

原本,外界預期不太有話題的莫斯科市議會選舉今年應該也會波瀾不驚地落幕,但這起選舉不公正的爭議讓這場地方選舉瞬間成了政治風暴中心。從七月中開始,莫斯科反對派人士和居民在每個周末走上街頭進行和平抗議,屢屢創下俄國歷年最多的示威遊行人數。

post title

反對派領袖納瓦尼因「組織非法抗爭集會」的罪行,被判 30天有期徒刑。圖為 6月12日,納瓦尼出席一場支持俄國調查記者戈盧諾夫的抗議活動時,被警方拘捕。

路透社/達志影像

警方陸續拘捕反對派人士

此舉很快地引發了俄國政府的反擊。英國《衛報》於 7月27日的報導指出,俄國政府在七月針對數名反對派領袖實施了一連串的「執法行為」。

出門就被抓、半夜「被敲門」

反對派呼聲最高的政治家納瓦尼(Alexei Navalny)在七月底的某天早上出門慢跑、買花給妻子當生日禮物時,被警方拘捕到案,並以「組織非法抗爭集會」的罪行被判 30天有期徒刑。其他反對派人士也遭執法人員於半夜「敲門」,強行進門搜查,並被冠上「阻礙選舉委員會工作」的嫌疑犯身份。

俄認為有外國勢力介入

俄國媒體的消息來源顯示,俄國聯邦安全局(FSB)已經接手處理針對反對派人士的法律案件,當局也認為這些抗議是受到了外國勢力的操弄,企圖瓦解俄國的完整性。

8月10日,警方拘捕了數名抗議者。

路透社/達志影像

8月10日,警方拘捕了數名抗議者。

路透社/達志影像

8月10日,警方拘捕了數名抗議者。

路透社/達志影像

8月10日,警方拘捕了數名抗議者。

路透社/達志影像

警方暴力鎮壓和平示威

同時,俄國警方也不遺餘力地鎮壓以和平訴求為主的抗議遊行活動。過去的幾個周末,超過萬人走上莫斯科街頭,參與了三場未申請的非法集會,以及 7月20日的合法遊行活動。儘管俄國警方聲稱這些參與抗議活動的群眾使用暴力,英國《衛報》卻指出,遊行中大部份的暴力行為都來自俄國警方。

「毫無顧忌地使用警棍」

英國《衛報》統計,抗議活動延燒至今,已有超過 2千名抗議者遭警方拘捕,11名抗議者被以暴動的罪名起訴,數名反貪腐研究人員也被控洗錢、被迫接受調查,警方更威脅一個家庭要帶走他們仍是嬰兒的兒子。不只如此,警方還會肆意地翻閱抗議者的債務紀錄與服役紀錄,甚至在和平抗爭行動中毫無顧忌地使用警棍執法。

被拘捕者恐面臨15年有期徒刑

俄國國家通訊社《俄塔社》的報導也指出,8月2日至少有 9名反對派人士以「組織或參與群眾暴動」的罪行被警方拘捕,可能面臨高達 15年的刑期。目前已經有 3名被拘捕者出庭,法官判決他們需在檢調期間繼續關在監獄中兩個月。

莫斯科市長:感謝警方阻止暴動

英國《衛報》進一步表示,記者拍攝到最嚴重的「抗議者暴行」,只是一名男子向警察的方向丟出一個垃圾桶。然而,莫斯科市長索比亞寧(Sergei Sobyanin)仍在電視上感謝警方依職責執法,聲稱警方阻止了「預謀且策畫完備的群眾暴動」。

post title

8月10日,抗議者與警方在抗議現場對峙。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反對派參選人之一索波爾從 7月13日起開始絕食抗議,並在八月初遭到警方拘捕。

路透社/達志影像

反對派參選人絕食上訴

另一方面,被取消參選資格的數名反對派獨立參選人在參與抗議活動的同時,也紛紛上訴要求重審決議。任職俄國反貪腐基金會(Anti-Corruption Foundation)律師的反對派獨立參選人之一索波爾(Lyubov Sobol)從 7月13日就開始絕食抗議,在納瓦尼和其他反對派人士被拘捕後,她也隱隱成為了反對派勢力的領袖人物。

俄選委會正式拒絕申訴

8月7日,俄國選舉委員會正式拒絕包含索波爾在內的數名反對派獨立參選人的申訴,再度重申這些反對派人士不得參選莫斯科市議員。該消息一公布,反對派群眾便決定持續在每周末舉辦抗議行動,直到 9月8日市議員選舉當日。

「政府在選民臉上吐了口水」

「數千名莫斯科選民要求他們支持的政治代表獲准參選,而政府在他們的臉上吐了一口口水。」索波爾說。8月10日,反對派群眾走上莫斯科街頭進行合法抗議遊行,在遊行開始之前,警方就拘捕了索波爾,但她仍在社群媒體上聲援抗議活動如期舉辦。

7月27日,警方揮舞警棍驅散抗議者。

路透社/達志影像

7月27日,警方拘捕抗議者。

路透社/達志影像

政府在抗議日舉辦美食音樂節

8月10日的抗議活動前夕,在俄國居民籌備抗議活動時,莫斯科政府也祭出另類的反抗議策略。他們宣布市政府即將在抗議日舉辦「肉與節奏」(Meat & Beat)美食音樂節,試圖分散市民的注意力,吸引年輕市民參加音樂節,減少響應抗議活動的人數。

演出者沒同意邀約

事實上,8月2日當周的抗議活動也與政府突然舉辦的「俄國搖滾烤肉音樂節」(Shashlik Live)「湊巧撞期」。抗議日的前幾天,莫斯科市政府宣布舉辦「俄國搖滾烤肉音樂節」,不過他們的籌備過程也不甚順利。數名被放上演出名單的音樂人表示,他們並沒有接受政府的演出邀約,並以「與抗議活動衝突」為原因婉拒演出。

聲稱吸引30萬人參加

即便如此,俄國國營媒體「RT電視台」的主編西蒙尼(Margarita Simonyan)在報導中寫道:「參與俄國搖滾烤肉音樂節的群眾比抗議者多出了 100倍。由此可見,從 20年前至今,網路上延燒的政治爭議和現實完全是兩回事。」主辦單位也宣稱,該活動吸引了 30萬5千人參加。

一名女性示威者獨自坐在成排的鎮暴警察前,平靜地大聲朗讀俄國憲法規章,被Twitter網友稱作「俄版天安門事件坦克人」。

分析師:政府試圖分化群眾

政治分析師與外界指出,這些派對活動只是俄國政府用來模糊焦點的策略,更是他們對現況毫無退讓之意的象徵。「政府試圖用這種正面的節慶活動分散群眾的注意力。」政治學家史坦諾娃亞(Tatiana Stanovaya)表示:「反對派可能會認為政府的作法很沒用,當然上周不可能有 30萬人去參加烤肉音樂節,但許多莫斯科居民仍對抗議的民眾保持中立或反對的態度,這就是會受音樂節吸引的對象。」

「這也代表政府完全不承認抗議行動背後的衝突原因。」她說:「政府裝得像是完全沒有問題發生。」

比國際知名音樂節還要多人?

許多俄國部落客很快地指出,如果該數字為真,那俄國政府臨時舉辦的音樂節就比美國科切拉音樂節(Coachella)、英國格拉斯頓柏立當代表演藝術節(Glastonbury)等國際知名音樂節還要熱門。

攝影師兼城市議題專欄作者瓦爾拉莫夫(Ilya Varlamov)指出,莫斯科政府常常虛報市府活動的參與人數,之前他們還聲稱一個漢堡美食節吸引了 57萬人參加。

抗議日當天還有「警車追逐賽」

除了音樂節之外,俄國聯邦監獄機構(Federal Penitentiary Service)也宣布他們會在 8月10日抗議日當天,舉辦「警車追逐賽」,警車駕駛將在賽事期間「表演如何在城市中高速駕駛、閃避障礙物,展現他們對交通規範的知識,並秀出射擊技術」。

post title

7月27日,一名乘坐輪椅的女性獨自停在成排的鎮暴警察前。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8月10日,抗議者高舉之前被拘捕的反對派人士的照片。

路透社/達志影像

五萬人上街 警方:只有兩萬

儘管政府試圖阻止抗議民眾增加,非政府組織「白色計數器」(White Counter)統計,8月10日抗議日當天有 4萬9千900人參與遊行。該組織接著又更新數據,表示許多抗議者從巷弄支道抵達抗議現場,因此抗議人數突破 5萬人。相對地,警方公開的抗議者人數只有 2萬。

群眾訴求:選舉公正

抗議期間,抗議者高舉「還給我們投票權」、「不要再騙了」等各式標語,以及在過去抗議行動中被拘捕的抗議者照片,要求政府還給人民一個公正、公開的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