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血禍」吹哨人過世 揭露中國賣血經濟下的愛滋危機

by:徽徽
16292

近日,一名來自中國的醫生在美國過世,引起了國際媒體的關注,除了她在醫學的成就外,還因為她不屈於威權的勇敢拯救了成千上萬的民眾免於愛滋病毒的感染,她就是「河南血禍」的吹哨人王淑平。

post title

2000年,在北京的一間商場前停了一台捐血車,攝影師拍下了人們上車捐血的景象。

路透社/達志影像

「河南血禍」吹哨人過世  享年59歲

上周六(21),揭露中國「河南血禍」的王淑平醫生在美國過世,享年 59歲。她是在猶他州鹽湖城峽谷爬山時,因心臟病發而過世。

過去 18年來,王淑平都住在美國、歸化為美國公民,並且時不時得對抗來自中國政府的威脅,因為她在 1990年代揭露了「河南血禍」──大量農民因賣血罹患愛滋病。

故事改編成舞台劇  在倫敦劇院上演

此外,王淑平的事蹟最近被改編成舞台劇《地獄宮殿的國王》(暫譯,The King of Hell's Palace),在倫敦漢普斯特德劇院(Hampstead Theatre)上映,再次引發中國政府的關注。

「即使如此,我仍不會噤聲」

本月 3號,王淑平在聲明稿中提到,她住在河南省的親友和前同事遭到中國公安的施壓,希望他們可以力勸王淑平放棄這齣舞台劇。王淑平說:「唯一比對抗中共共產黨員和公安還難的事,就是不要因為那些遭到威脅的親友施壓而投降,而這一切只是因為你站出來發聲。」

「即使如此,我仍不會噤聲,就算我真的很傷心,沒想到這樣的威脅又再次上演。」

「我尤其擔心我的女兒,她非常害怕公安找上門...他們(中國政府)的理由是這齣舞台劇會羞辱和破壞中國政府和官員的名聲。」

上面這支影片,就是改變自王淑平事蹟的舞台劇《地獄宮殿的國王》的預告片。

不顧自身安危的女英雄

在全球對抗愛滋病的運動人士中,王淑平被視為一名不顧自身涉險的女英雄,她的無私暴露了中國政府試圖隱瞞的真相──大批農民因為賣血感染到C型肝炎病毒和愛滋病毒。

城市鬧血荒  政府鼓勵農民賣血

在 80年代後期,中國政府因為城市中鬧血荒,決定在農村大肆鼓勵農民賣血,農村也出現了大量採血站,各式各樣的宣傳標語也應運而生,像是「胳膊一伸,露出青筋,一伸一拳,五十大元」(賣血者一次可領人民幣 50元)、「要想奔小康,趕緊賣血漿」、「不賣血就是不愛國」等。

不知不覺感染上病毒

受到鼓勵的貧窮農民紛紛跑到採血站賣血,採血站的工作人員會把抽到的同型血混合在一起,分離之後提取血漿,再將混合後的血液加上生理食鹽水,重新輸回不同的賣血者體內,讓他們不至於貧血。在這樣輸血的過程中,許多人不知不覺就感染了C型肝炎和愛滋病毒。回家後,這些賣血的農民又將身上的病毒傳染給另一半,造成病毒大量擴散。

圖為「河南血禍」的吹哨人──王淑平醫生。

發現採血方式有問題

1991年,王淑平醫生被分配到河南省周口地區主管血庫。不久後,她就發現了當地採血站的採血方式不對勁,容易造成交叉感染,許多賣血者在不經意間從其他賣血者身上感染了C型肝炎病毒。

不能改,因為「成本會增加」

於是,王淑平上報主管,希望主管可以改變採血站採血的方式,然而主管忽視了她的建議,表示這樣「成本會增加」。她沒有就此放棄,反而上報中央衛生部。不久後衛生部就宣布,所有賣血者都要先經過C型肝炎病毒的篩檢,確定沒問題才可以賣血。然而,因為王淑平舉報的關係,她被迫離職,她的主管稱她的行為「破壞了整個產業」。最後,她被調到衛生部門工作。

愛滋病毒篩檢呈陽性還繼續賣

1995年,王淑平揭發了另一起醜聞,那就是愛滋病毒篩檢呈陽性的賣血者還繼續賣血。她立刻通知上級,請上級下令河南省所有採血站先對賣血者做愛滋病毒篩檢。然而,她再次因為「成本太高」被拒絕。

前往北京舉報河南情況

於是,王淑平決定自己來做,她買了檢測愛滋病毒的設備,並且隨機從採血站收集了超過 400份的血液樣本。最後,她發現裡頭呈愛滋病毒陽性反應者佔了 13%,她也立刻帶著這份數據前往北京告知中央主管單位。

篩檢設備被砸爛  人也被攻擊

然而,在王淑平返回河南後,她成了當地官員的目標,有一名自稱是當地衛生部門退休的首長來到她的愛滋病毒篩檢中心,把她的篩檢設備砸了個稀巴爛,還拿棒子攻擊她。

post title

2002年,一名在「河南血禍」中因賣血而感染愛滋病毒的男子拿著大聲公,呼籲大眾要重視預防愛滋病毒的擴散。

路透社/達志影像

全國整頓採血站

1996年,當局宣布暫時關閉全國的採血站「好好整頓」。待採血站重新開張後,裡頭加入了愛滋病毒檢測這一項。

回憶起政府的決定,王淑平說:「我覺得非常滿意,因為我的工作能保護那些貧苦的人家。」

「就是我舉報的」

同年,在一場衛生醫療會議上,當一名高官抱怨道「有個在地區診所檢測中心的男人,居然直接向中央政府舉報愛滋病毒流行這件事」。王淑平從座位上起身說:「我不是男人,我是女人,而且就是我舉報的。」揭露了自己的吹哨人身份。

離婚、丟工作、遠走美國

隨之而來的是地方部門的報復,王淑平丟了工作,她在衛生部工作的丈夫受到排擠,最後王淑平與丈夫離婚,在 2001年孑然一身飛到美國,並且取了個英文名「陽光」(Sunshine),這一輩子再也沒有回到中國。

post title

2003年,在廣州一間醫院內,工作人員正在張貼愛滋病宣導海報。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中國政府坦承愛滋病危機

2001年,中國政府坦承國內面臨嚴重的愛滋病危機,有超過五十萬人因為賣血感染了愛滋病毒。其中,王淑平服務的河南省最嚴重。不久後,河南省政府宣布設立專門診所,照顧那些深受愛滋病所苦的患者。

期盼有天還能服務中國人

來到美國的王淑平,跑到猶他大學裡繼續從事醫學研究。她在 2012年曾提到:「從到美國開始,我每天都工作超過十個小時,雖然很辛苦,但我學到很多新科技和新技術。我仍希望有一天可以利用我的經驗和技術服務中國民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