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原諒你」弟弟擁抱槍殺哥哥的美國警察 引發正反議論

by:泥仔
8313

「我不知道能不能這麼做,但我能給被告一個擁抱嗎?」本月 2號,在美國達拉斯的法庭上,布蘭特向法官問道。

「可以。」法官回應道。

於是布蘭特上前擁抱了蓋格,一名在一年前槍殺自己哥哥的白人警察。

post title

畫面中為基恩的弟弟布蘭特在獲得法官同意後,上前擁抱蓋格。他說蓋格如果是真心對自己的行為感到抱歉,那麼他原諒她。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一年前,她槍殺鄰居

2018年9月6日在德州達拉斯,白人警察蓋格(Amber Guyger)在下班回家後走錯公寓,卻以為「住處」遭竊,當場拔槍射殺她的鄰居、當時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吃冰淇淋的基恩(Botham Jean)。

還有哪裡安全呢?

整件事立刻引起熱議與示威。蓋格雖然在事發後已經被革職,但對黑人社群來說,無端坐在家裡也會被槍殺,實在很難讓人相信還有哪裡是安全的,基恩的家人也曾質問蓋格如果基恩不是黑人的話,她是不是就不會那麼快地扣下扳機。在法庭上,蓋格則不只一次表達出自己的後悔與抱歉。

謀殺罪、判10年

本月 2號,判決結果出爐,在陪審團一致同意下,法院判決蓋格的謀殺罪成立、入監服刑 10年。

而判決後出現了令人意外的畫面。

post title

畫面中即為被蓋格殺害的基恩。他們所住的公寓因為設計不良,導致這個走錯公寓所引發的悲劇。

美聯社/達志影像

「我原諒妳」

在受害人書面陳述(victim impact statement)的環節時,基恩的弟弟布蘭特(Brandt Jean)向蓋格說道:「我原諒妳,如果你問上帝的話,祂也會原諒妳。」

「我說的話只代表我自己,不代表我的家人。但我愛妳就像愛其他人一樣...我甚至不希望妳去坐牢,我希望妳一切安好。」

接著,布蘭特在獲得法官同意後上前擁抱了蓋格約莫一分鐘,蓋格則一邊哭一邊與對方低聲交談。

一個動容的瞬間

這觸動人心的一刻隨即在網路上引起熱議,不少網友稱布蘭特的舉動既動人又高尚。有人認為當這個社會被各種議題撕裂後,這樣的畫面正是大眾所需要的;也有人相信布蘭特的舉動是源自他家庭深深的基督教信仰,畢竟「原諒」在基督教裡是很重要的概念。

話雖如此,不是所有人都覺得這一刻值得動容。

post title

在判決後,法官坎普(Tammy Kemp)主動擁抱基恩的母親艾莉森。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法官坎普也擁抱了蓋格,隨後她給了蓋格一本聖經,建議蓋格可以閱讀特定的段落。但這個舉動因為涉及推廣宗教信仰遭到「自由宗教基金會」(Freedom From Religion Foundation)申訴。

美聯社/達志影像

那幾年  出面原諒的受害者家屬

其實類似的「原諒畫面」並不是第一次。2015年、發生 9人死亡的南卡羅萊納州查爾斯頓槍擊案後,許多罹難者親屬分別出面表示他們原諒該槍手。同年,史考特(Walter Scott)被白人警察開槍殺死後,他的母親也出面說「她的內心充滿寬恕」。

不是被迫,但被期待

不過兒子在 2012年被槍殺的富爾頓(Sybrina Fulton)沒有加入原諒他人的行列裡,她說:「我不認為黑人社群被迫出來原諒他人,但是他們被期待要這麼做...我們已經多次原諒那些對我們犯下卑鄙、邪惡、噁心之事的人。」

為什麼總是這種選擇?

富爾頓的談話隱含了「在遭遇這些暴力事件後,為什麼黑人社群總是得選擇原諒?特別是當攻擊者是白人」的質疑,這也是布蘭特與蓋格相擁的畫面出現後,許多人出現的情緒。

post title

謀殺罪可能被判 5-99年不等的刑期。因此有些聲援基恩一家的示威者認為 10年判太輕。圖為他們在法庭外高聲抗議。

美聯社/達志影像

問題沒解決  卻可能因此被忽略

對黑人社群來說,因為種族歧視導致他們受傷甚至死亡,是美國社會真實存在的問題,批評者指出,這些人選擇「原諒」只會讓白人在得到「救贖」後,就忘記這一切隱含著更深層的種族議題,甚至會否認種族歧視真的存在——畢竟他們已經獲得原諒。

不被允許生氣的他們

美國記者帕頓(Stacey Patton)就在 2015年投書《華盛頓郵報》批評黑人社群太輕易給出原諒的問題。她除了提到一旦種族反轉過來時,這種期待原諒的情緒似乎就不存在,也寫到:「黑人的痛苦只有在原諒白人犯罪者後才會被聽到。」

「當受創的黑人家庭用同情和愛來回應令人髮指的罪行時,媒體為這樣的行為歡呼,同時把表達出憤怒情緒的黑人視為不恰當且沒有幫助的。」

post title

離開法庭、準備入監的蓋格,手上拿著法官坎普送給她的聖經。

美聯社/達志影像

原諒跟赦免不一樣

不過一切也許不是那麼絕對。一如美國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副主席杜爾比(Joseph Derby)指出,當一個黑人家庭出面選擇原諒,不代表整個社會就可以忘記要改善現狀,他說:「原諒和赦免罪刑是不一樣的。」

基恩的父親在受訪時也抱持類似態度,他說自己認同布蘭特的想法,但他同時認為殺害兒子的人應該被處以更重的刑期。

post title

面對美國的種族困境是社會結構、司法制度、經濟階級等各層面交織而成的難題,該怎麼做多半很難有正確解答。圖為在法庭上,基恩的母親艾莉森。

路透社/達志影像

母親:我的兒子比10年還有價值

基恩的母親艾莉森(Allison Jean)則說:「我的兒子遠比這 10年還有價值,但我什麼都不能做。」

警察制度要改進

不過艾莉森隨後把重點擺在達拉斯警察局應該改善警察射擊與化解危機的訓練上,她說:「如果蓋格沒有被訓練成直接瞄準心臟的話,我的兒子就會站在這裡了,......我們必須繼續前進,但我們應該帶著改變前進。」

「10年對蓋格來說已經足以改變她的人生、讓她反省自己的行為,但達拉斯城還有很多事得做。」

替兒子的舉動感到驕傲

談起布蘭特的舉動,艾莉森表示當時是布蘭特堅持要做受害人書面陳述,而她和丈夫也同意了。艾莉森說:「自從基恩死後,布蘭特就變得很封閉,所以我覺得這是個讓他表達想法的好機會。我不知道他打算說什麼、也對他做的事很意外。」

艾莉森後來也在自己的臉書上說「她替布蘭特的舉動感到驕傲」,也相信如果是基恩的話,也會做出跟布蘭特一樣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