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不滿地鐵漲價到抗議「兩個智利」 智利火爆示威進行式

by:徽徽
7948

位於南美洲的智利,以 2萬美元的國民人均收入稱霸拉丁美洲,且今年的經濟成長可望增加 2.5%,同時通膨率只有 2%。然而,在「漂亮」的數字背後是一個貧富差距極大的社會,許多民眾為了支付基本生活開銷負債累累,而在當局宣布調漲尖峰時刻的地鐵票價時,蓄積已久的民怨終於爆發了。

post title

在首都聖地亞哥街頭,一名抗議民眾張開雙臂面對當局出動的水車和鎮暴警察。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不平靜的街頭  8人死亡、上千人被拘留

過去幾天,智利首都聖地亞哥和各大城市街頭充滿暴動、水柱、催淚瓦斯和熊熊火焰。在警民衝突越演越烈的同時,銀行、公車、地鐵站、超級市場、服裝工廠、能源公司總部等地都遭到示威民眾破壞和縱火,造成至少 8人死亡,1,462人被警方拘留。

引爆點:調漲地鐵尖峰時刻票價

而引發民眾暴動的原因要回到本月月初,當時政府宣布因為油價升高的關係,不得不調漲地鐵在尖峰時刻的票價,從原本的 800披索調漲到 830披索(折台幣約 34.3-35.6元),讓智利的地鐵票價成為拉丁美洲國家中最高的。在得知票價調漲的消息後,反政府的示威民眾開始組織一系列的逃票行動,並且開始破壞聖地亞哥各大地鐵站。

從影片中可以看到,大批穿著制服的學生湧入地鐵站抗議,他們呼喊著示威口號,要求政府收回調漲地鐵票價的決定。

面對示威學生,智利警察衝入地鐵站逮人不手軟,上傳這段影片的網友就寫到:「這整件事一定不會善了。」

學生加入逃票行動

周五(18),上千名中學生和大學生加入了逃票行動,他們湧入地鐵站中破壞剪票閘口,並且在站內呼喊抗議口號。其他抗議民眾則拉起地鐵車輛的緊急煞車、破壞地鐵站內設施等,總計影響超過 250萬名通勤乘客。

地鐵損失破六十億元

根據聖地亞哥地鐵營運商的統計,抗議民眾造成的損害超過 2億美元(折台幣約 61.7億元)。

交通部長:理解不能

面對聖地亞哥地鐵站的龐大損失,智利交通部長赫特(Gloria Hutt)說:「我理解為何公民暴動存在,人們在抗議特定狀況,但他們選擇的方式卻是破壞我們在這個城市中,為了社會團結最偉大的工具之一。」

「他們破壞對許多人有益的公共服務,這點令人無法理解。」

其實不會影響到學生

此外,赫特指出調漲的地鐵票價不會影響到學生,畢竟學生無論在什麼時刻搭乘地鐵,都只要付均一價 230披索(折台幣約 10元)。

post title

在智利中部城市康塞普西翁(Concepcion),當地一間超級市場遭到了暴徒趁亂打劫,現場一片狼藉。

路透社/達志影像

眼看情勢失控  總統決定凍漲票價

無論如何,眼看情勢越來越失控,智利總統皮涅拉(Sebastián Piñera)在周六(19)晚間宣布,他會取消調漲地鐵票價,並且成立工作小組來處理人民對社會貧富不均的擔憂。然而,皮涅拉也宣布智利進入國家緊急狀態,並且在六大城市實施宵禁,規定民眾在晚上十點到隔天早上七點間不能無故上街。

服裝工廠遭暴徒縱火

對於當局的軟硬兼施,示威民眾並沒有離開街頭,期間也出現了許多混在示威場合中趁亂打劫的暴徒。周日(20),一間位於聖地亞哥郊外的服裝工廠就被暴徒縱火,造成五人死亡。

post title

19號晚間,在智利立法首都瓦爾帕萊索(Valparaiso)的一間超市遭暴徒縱火,熊熊火焰立刻吞噬了建築物。

路透社/達志影像

智利進入緊急狀態  實施宵禁、派軍人上街

周日晚間,智利總統皮涅拉再次發表電視演說,捍衛自己讓國家進入緊急狀態的決定,並且宣布派出超過 9,000名軍人上街維安,這也是自軍事獨裁者皮諾契特(Augusto Pinochet)在 1990年下台後,當局首度在街頭布署軍隊。

智利總統皮涅拉說:「民主不只有權利,還有利用所有民主提供的手段來捍衛民主的義務,以及利用法律來打擊那些想要摧毀民主者的義務。」

「我們現在正處於一場對抗強大敵人的戰爭中,敵人打算不受限地使用暴力。」

呼籲上街民眾和平抗議

此外,皮涅拉也呼籲上街抗議的民眾保持冷靜,他說民眾絕對有好理由上街抗議,但他希望民眾可以和平示威,畢竟「沒有人有權採取殘忍的犯罪行動」。

post title

在首都聖地亞哥街頭,示威民眾高舉雙手面對前來驅離他們的武裝部隊。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不只是在抗議票價調漲

然而,智利獨立新聞網站《智利今日》(Chile Today)的創辦人史派克(Boris Van Der Spek)說,皮涅拉總統的介入來得太晚。史派克表示:「民眾抗議的對象不只是地鐵票價調漲而已,而是在抗議智利的生活成本和不平等。在智利有太多民怨,就算不是以今天這樣的情形爆發,也會用另一種方式爆發。」

「我們有兩個智利」

力促皮涅拉凍漲地鐵票價的執政黨「民族革新黨」(RN)參議員歐沙登(Manuel Jose Ossandon)表示,現行的政治體制無法滿足人民的需求,讓整個社會的貧富差距拉大。他說:「我們有兩個智利,這點很嚴重。」

post title

在首都聖地亞哥街頭,一名抗議民眾朝著在街頭維安的軍人下跪,希望可以傳達民眾不滿貧富差距和政府貪腐的心聲。

路透社/達志影像

社會貧富不均越來越大

除此之外,智利民眾不滿政府讓教育和醫療在實質上私有化,再加上生活成本的上升和退休金的下降,社會貧富不均越來越大。

在聖地亞哥抗議的人類學學生賽普爾維達(Karina Sepulveda)表示:「這不是一場單純抗議地鐵票價調漲的示威活動而已,而是一場多年來遭受打擊的窮人的宣洩。」

「對智利經濟模型的想像已經結束了。低薪、缺乏健康照護、差勁的退休金讓人們感到疲累。」

政壇菁英不懂一般百姓

今年 27歲、有兩個小孩的超市員工阿斯圖迪洛(Francisca Astudillo)表示,她可以同理抗議民眾,因為那些政壇菁英不會了解一般民眾的生活有多難過,但她希望暴力事件可以盡快落幕。

「暴力事件會變成人民對抗人民,這麼做是不對的,這已經失控了。」

就好像回到軍事獨裁時代

看到大街上出現的軍車和軍人,今年 74歲的阿拉亞(Carmen Araya)則說:「我經歷過這些,看著軍人出現在大街上讓我發抖,這一切就好像回到 1973年。」

接下來要召開國際會議

現在,智利政府要面對的不僅是民眾的怒火、失序的街頭以及失能的大眾運輸系統,接下來即將在智利召開的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以及 2019年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5)恐因民眾示威蒙上陰影,對民調直直落的皮涅拉總統來說,要怎麼扭轉情勢、讓社會恢復秩序將會是一場嚴峻的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