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卡出現求救訊息 中國工廠否認強迫囚犯勞動

by:徽徽
7490

如果有一天,你在寫聖誕卡時發現了求救訊息,你會怎麼做呢?

post title

2004年的聖誕節,上海青浦監獄外籍囚犯的牢房外被掛上了聖誕裝飾,獄方也替他們舉辦了聖誕派對。

美聯社/達志影像

「我們被強迫勞動」

周日(22),當今年 6歲、住在英國倫敦的佛蘿倫斯(Florence Widdicombe)拆開在Tesco買的盒裝慈善聖誕卡,準備開始把祝福化為文字時,她發現有一張卡片上被人寫了字:

我們是中國上海青浦監獄的外國囚犯,我們被強迫勞動。請幫助我們,通知人權組織並聯繫韓飛龍(Peter Humphrey)。

韓飛龍是一名英國調查記者,他曾經被關進青浦監獄。出獄後,他回到英國披露了外籍囚犯在中國監獄的勞動生活而受到矚目。

聯絡調查記者韓飛龍

看到了卡片上的文字,佛蘿倫斯的父親威迪肯(Ben Widdicombe)立刻透過LinkedIn聯絡了韓飛龍。威迪肯表示:「一開始我想這可能是某種惡作劇,但思考後發現這可能是很嚴肅的一件事。」

報導源頭:《星期日泰晤士報》

威迪肯也把相關事情解釋給佛蘿倫斯聽,佛蘿倫斯除了表示震驚,她也覺得很傷心。而韓飛龍則把整件事情寫成報導登在《星期日泰晤士報》上,整件事情才曝了光。

圖為發現聖誕卡求救訊息的英國小女孩佛蘿倫斯,她手上拿的就是寫有求救訊息的Tesco聖誕卡。

Tesco:停止銷售,進行調查

在事件發生後,Tesco表示會對供應商浙江雲廣印業有限公司展開調查,且在調查期間會先停止銷售該款聖誕卡片。根據Tesco的資料,該供應商在上個月才接受過查核,「沒有任何證據顯示他們違反了我們禁用監獄勞動力的規則」。

「我們厭惡使用監獄勞動力,並且永遠不會允許供應鏈使用。對於這些指控我們感到震驚,我們也立刻要求生產卡片的工廠停工,並且展開調查。」

Tesco補充道,他們在這個星期會跟供應商和工廠代表開會。此外,他們從今年 10月開始就沒有向該工廠下過任何新訂單了。

印刷公司:背後有政治因素

對於Tesco的聲明,浙江雲廣印業有限公司表示,他們沒有直接收到Tesco的通知,他們之所以會知道這件事,是因為外媒紛紛想採訪他們。

工廠經理舒雲佳(音譯,Shu Yunjia)在接受BBC採訪時說,他們並沒有把生產卡片的工作外包給上海青浦監獄,公司推測這整起事件背後有政治因素在操弄。

圖為出現囚犯求救訊息的Tesco聖誕卡。對於韓飛龍的報導,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斥為鬧劇。

中國外交部:記者編造的鬧劇

周一(23),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例行記者會上,也被問到是否對聖誕卡事件知情,以及中國當局的回應。耿爽說:「這是韓飛龍先生自己編造出來的一齣鬧劇。」

「韓飛龍先生總是耐不住寂寞,時不時地要跳出來自我炒作一番,生怕人們把他遺忘了。但是他這次編造出來的鬧劇實在是有些老掉牙了。我奉勸他,如果希望博眼球,至少搞出一些新花樣。」

「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你,經向有關部門瞭解,上海青浦監獄根本不存在外籍罪犯強制勞動的情況。」

韓飛龍:中國否認不意外

對於中國當局的否認,韓飛龍在接受CNN採訪時說,中國的回應是「可預期的」,每每只要發生中國侵犯人權等爭議,中國當局就會這樣回應。韓飛龍說:「當我看到聖誕卡上的訊息時,我立刻就知道這絕對是真的,因為這完全符合我對青浦監獄和那兒勞工的了解。」

外囚過著悽慘的生活

韓飛龍補充到,他知道是誰寫下了這段求救文字,但為了保護當事人,他不會公開撰文者的身分。韓飛龍說,現在大約有 250名外籍囚犯被關在青浦監獄「過著悽慘的日常生活」。每間牢房大約關押 12名囚犯,裡頭放著生鏽的雙層鐵床和只有大約一公分厚的床墊。

過去是自願勞動,現在是強迫勞動

當韓飛龍被關在青浦監獄時,獄中的勞動工作是自願的,囚犯們會為了賺幾毛錢買肥皂、牙膏、餅乾等物品而參與勞動。然而,韓飛龍表示現在青浦監獄的勞動變成了強制。

post title

圖為英國調查記者韓飛龍,他曾在 2013年遭中國當局以「非法獲取公民個資」的罪名送入青浦監獄關押,在服刑完畢後於 2015年出獄。

美聯社/達志影像

類似事件不是第一次

無論如何,中國囚犯被強迫勞動的新聞不是第一次。

2011年,住在奧勒岡州波特蘭市的奇絲(Julie Keith)在為女兒準備的萬聖節裝飾組中找到了中國囚犯的求救信。

2014年,來自北愛爾蘭弗馬納郡的維辛斯卡(Karen Wisinska)在從英國平價服飾店Primark買回來的褲子找到了求救訊息,中國囚犯寫道:「我們在監獄的工作是生產供出口的流行服飾。我們每天工作 15個小時,而獄方給我們吃的食物甚至連豬狗都不吃。」

無法獨立驗證事件真偽

然而,針對這次的聖誕卡求救事件,包含《紐約時報》在內的多家媒體皆表示無法獨立驗證事件真偽。過去,這類在包裹中找到中國囚犯求救訊息的事件往往能吸引國際關注,然而這類求救訊息難以查核,中國當局也總是嚴厲否認指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