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做美國國旗 伊朗國旗工廠生意好到爆

by:徽徽
8009

在美國和伊朗衝突日益白熱化的現在,伊朗一家國旗工廠的生意蒸蒸日上,因為他們專門出產美國國旗......

post title

在霍梅恩市的國旗工廠內,可以看到一面面的美國國旗。

路透社/達志影像

美國、伊朗衝突白熱化  工廠的生意也一樣

隨著美國和伊朗的衝突越演越烈,在伊朗抗議現場不時可以看到示威民眾焚燒美國和其盟友以色列的旗幟,這也造成美國和以色列國旗的需求大增,讓國旗工廠的生意蒸蒸日上。

位於伊朗首都德黑蘭西南方的霍梅恩市(Khomein City),就有一間國旗工廠生意好得不得了,吸引拍攝團隊前往一探究竟。

post title

在伊朗國旗工廠內,工作人員正在調整美國國旗的模具。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伊朗國旗工廠內,這裡沒有大量印製國旗的工業用印刷機,只有工人們的一雙雙巧手。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一名女子正在監督美國國旗的製作。

路透社/達志影像

從頭到尾都靠手工  每個月生產兩千面

一進入工廠內,就可以看到年輕的男男女女在印製國旗,這裡沒有機器,所有的刷色、晾乾、縫製再到包裝全都靠手工。根據工廠提供的數據,在他們生意最好的時候,每個月可以生產大約 2,000面的美國和以色列國旗,而這樣一年下來生產出的國旗面積早就超過 13萬9,338平方公尺。

焚燒美國國旗洩憤

而今年一月初,美國派出無人機空襲暗殺伊朗「二把手」蘇萊曼尼少將(Qassem Soleimani)更讓兩國衝突一觸即發,連帶美國國旗的需求也暴漲,憤怒民眾靠著在示威活動中焚燒美國國旗洩憤。

post title

刷好顏色後,一面面美國國旗被吊起來晾乾。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除了美國國旗,這間伊朗國旗工廠還有製作以色列國旗。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一進入工廠,映入眼簾的就是美國和以色列的國旗,讓人有一種不是在伊朗的感覺。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等國旗晾乾後,下一步就是收下來拿去縫製,接著就可以到市場上販賣了。

路透社/達志影像

「我們有意見的是美國政府,不是民眾」

伊朗Diba Parcham國旗工廠老闆岡賈尼(Ghasem Ghanjani)說:「我們對美國與英國民眾沒有意見,我們有意見的是他們的政府,我們有意見的是他們的領導人和他們錯誤的政策。」

「美國和以色列民眾知道我們對他們沒意見,人們之所以會在不同示威場合中焚燒這些國家的國旗,只是為了展現他們在抗議而已。」

燒國旗報復已經很輕微

不過,工廠品管經理拉札(Rezaei)有不同的看法,她說:「和諸如美國暗殺蘇萊曼尼少將的膽小行徑相比,燒美國國旗抗議已經算是很輕微地對付他們了,這是人們至少可以做到的。」

post title

結束印製國旗的工作後,一名工作人員拿水沖洗工作檯,為下一次的工作做準備。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1月27日,在伊朗首都德黑蘭的外交部前,民眾焚燒美國國旗反對伊朗外交部長札里夫(Javad Zarif)和美國談判。每當和美國發生衝突,伊朗民眾在示威活動中總會焚燒美國國旗洩憤。

路透社/達志影像

美國依然是「大撒旦」

對伊朗鷹派而言,反對美國永遠是必須的,也永遠是伊朗伊斯蘭革命流傳下來的核心,伊朗的宗教領袖依舊稱美國是「大撒旦」(the Great Satan),而前美國駐伊朗大使館的壁畫依舊以邪惡美國的衰敗為主題。

一反常態  轉而抗議伊朗政府

不過去年 11月,許多伊朗民眾一反常態,抗議的對象不再是美國,而是伊朗的當權者,民眾要他們為國家長久不振的經濟和暴漲的油價負責。當時的口號包含:「我們的敵人不是美國,我們的敵人就在這裡。」

拿出美國國旗但不破壞

上個月,在伊朗軍方坦承誤將烏克蘭國際航空班機當成美國飛彈擊落,造成機上 176人無一生還後,伊朗民眾也發起大規模抗議,並且故意拿出美國國旗但拒絕在上頭踩踏,藉此抗議當局的「人為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