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萊塢新興職業:親密協調員

by:徽徽
8552

在#MeToo運動的風起雲湧下,好萊塢正在尋找拍攝性愛場景時讓演員更安全也更自在的方法。其中,「親密協調員」這個新興職業也應運而生。

post title

幾年前,好萊塢還沒有「親密協調員」這個職業。現在,影視產業對「親密協調員」的需求日漸增加。

Photo: Dainis Graveris on SexualAlpha

歡迎來到「親密協調員」的世界

當蘿狄絲(Alicia Rodis)走進紐約的一間片場時,她有項任務在身:監督美國大型電視網正在拍攝的影集、確認裡頭複雜又大膽的團體性愛場面拍攝得宜。她的出現,是為了確保導演有注意到現場 30名演員對親密演出的界線。

蘿狄絲會不斷確認演員們的狀況,確保參與演出的他們每個人都感到自在。

同樣在紐約,佩斯(Chelsea Pace)正在幫助一對飾演情侶的演員編排親密場景的動作。她會使用比較中性不煽情的詞彙,來給予演員舞台指導,她會說:「在這裡你不是『摸』,你是和夥伴的身體進行肌肉層面的接觸。」

上述就是蘿狄絲和佩斯的日常,歡迎來到「親密協調員」(Intimacy Coordinator)的世界。

隨著#MeToo運動的出現

嚴格來說,「親密協調員」是一項新興職業,幾年前根本沒有這種工作。然而,隨著#MeToo運動的出現,好萊塢演員們紛紛站出來,表示曾在演出親密戲碼時有身心不舒服的經驗,但又不確定這是否是進入好萊塢必須適應的犧牲。因此,「親密協調員」的出現更為重要,拍攝現場對「親密協調員」的需求也激增。

post title

「親密協調員」負責擔任導演和演員間的橋樑,他們也負責把關任何裸露和涉及性愛的場景。

Photo: Jakob Owens

「親密協調員」在做什麼?

身為一名稱職的「親密協調員」,要懂得如何協助編排拍攝團隊需要的親密場景,這些場景往往包含性愛和裸露。在這個過程中,「親密協調員」得確保演員們都很自在,對於任何肢體上的接觸,像是擁抱、親嘴等戲碼沒有不舒服。

搭起導演和演員的橋樑

對於導演和演員來說,「親密協調員」是他們之間的一道橋,既能幫助導演達到他們想要的效果,也能讓演員在表演時更自在,就算拍攝較為激烈的戲碼,也能在受到尊敬的環境找到雙方都能接受的平衡。

就像特技協調員一樣

負責培訓「親密協調員」的親密指導國際組織(Intimacy Directors International,IDI)常務董事斯坦洛克(Jessica Steinrock)說:「我們有特技協調員,在拍攝特技場面時,我們真的有照顧到拍攝的演員。但是,在拍攝親密場景時卻沒什麼人在顧。」

「親密協調員」蘿狄絲是IDI的共同創辦人,她和斯坦洛克所見略同。蘿狄絲說:「當要拍攝親密或是裸露場景時,這些場景也算是高風險場景,但卻完全沒有深思,這點很令人震驚。」

post title

在沒有「親密協調員」的時代,照顧演員的重擔有很大一部分落在導演和服裝、妝髮造型師的身上。

Photo: KAL VISUALS

沒有「親密協調員」的時代

那麼,在沒有「親密協調員」的時代,劇組又是怎麼拍攝親密場景的呢?

曾經是演員的斯坦洛克回憶道,當時她的對手演員沒有把手擺在通常會擺在她身上的位置,而是稍稍往下擺了一點。

「當時我想,他這麼做是因為他喜歡我嗎?還是說他今天這個時刻情緒比較上來?雖然我飾演的角色可能對這樣的行為覺得OK,但我本身不是如此。可是,我發現要溝通這個真的很困難。」

很大一部分得仰賴導演

這時,有很大一部分得仰賴導演,但並非每個導演都能察覺出演員在上戲時的情緒。此外,有時導演下了基本指示後,剩下會交由演員自由發揮,這時要是覺得身體的界線被對手演員侵犯,往往必須主動溝通。

「親密協調員」佩斯說:「過去,我們會仰賴演員們的生活經驗,我們只得希望演員們對『熱情性愛』的詮釋符合導演的想法。」而在這樣的情況下,尤其是女演員,就算對手演員的詮釋令自己不舒服,往往也很難啟齒。

服裝和妝髮造型師也很重要

而在片場,演員們除了得仰賴導演的照顧,也得仰賴人在現場的服裝和妝髮造型師,他們在「親密協調員」這個職業還沒有出現時,負責幫演員瞻前顧後,當演員拍攝完裸露場景後趕快去拿袍子幫演員遮身體,以及確認鏡頭沒有露出演員不願露出的身體部位。

post title

圖為飾演《權力遊戲》中龍后一角的英國女演員艾蜜莉亞・克拉克,她在這部影集中有大量裸露畫面。

路透社/達志影像

現場狀況令人害怕

而演員們在拍攝親密或裸露場景時,除了要考慮對手演員外,現場狀況也很重要。

以出演《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影集女主角走紅的英國女演員艾蜜莉亞・克拉克(Emilia Clark)就說,她在拍攝《權力遊戲》某些場景時感到很害怕。

「我在某個場景和這些人一起全裸,我不知道我該做什麼,我不知道別人期待看到什麼,我不知道你想要什麼,我也不知道我想要什麼。」

覺得自己被性侵了

這種對裸露和親密場景的不自在,法國女演員瑪利亞·施奈德(Maria Schneider)感同身受。1972年,當時 19歲的她拍攝了義大利名導貝納多·貝托魯奇(Bernardo Bertolucci)的電影《巴黎最後探戈》(Last Tango in Paris)而聲名大噪。但數十年過去後,瑪利亞·施奈德出面表示,導演讓對手演員對她做出事前沒有溝通過的性愛動作,她覺得自己被性侵了。

在《巴黎最後探戈》這部電影中,擔任男主角的馬龍·白蘭度(Marlon Brando)和瑪利亞·施奈德有多場激情的對手戲。

劇本沒寫的事

一直到HBO在拍攝電視影集《墮落街傳奇》(The Deuce)時,「親密協調員」才終於被正式引入片場,監督每一場裸露和性愛場景。

擔任《墮落街傳奇》「親密協調員」的蘿狄絲表示:「我總是說:『我們來討論看看劇本中寫了什麼,還有那些劇本中沒寫的事。』這麼一來,當我們在拍攝時就不會出現意外。」

「我想要捍衛導演的觀點,但我也想確保我們待在演員(自在)的界線中。」

一部分是調解員,一部份是顧問

擔任Showtime電視網影集《婚外情事》(The Affair)「親密協調員」的布魯曼塔爾(Amanda Blumenthal)說,這個職業「一部分是調解員,一部份是顧問,一部份負責編排動作」。

「有的電視劇在拍攝時可能會因為這名演員拍過裸戲,所以覺得他/她在裸露上很OK,但並不一定是這樣。」

「我的工作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確認在拍攝過程中,演員們都持續同意(動作的安排)。」

post title

有的導演不喜歡「親密協調員」出現在拍攝現場,認為他們的出現不僅會拖慢拍攝進度,還會增加製作成本。

Photo: Avel Chuklanov

有的導演不喜歡  花錢又拖慢進度

然而,IDI常務董事斯坦洛克和演員工會-美國電視和廣播藝人聯合會(SAG-AFTRA)主席卡特里斯(Gabrielle Carteris)表示,有的導演反對「親密協調員」的存在,認為這會拖慢拍攝進度。此外,聘請「親密協調員」也是一筆開支,對某些小型製作的電影來說,其實是不小的負擔。

「我們不是性愛警察」

對此,「親密協調員」佩斯說:「我們不是性愛警察。有時導演會以為,我們會對他們想拍攝裸露場景時說『不』,但這並不是我們的工作。」

就像上了一道保險  分擔照顧演員的責任

不過,也有許多聘請過「親密協調員」的劇組表示,有「親密協調員」在現場就像上了一道保險,導演的壓力也會比較小,因為他們知道有人在幫忙分擔照顧演員的責任。

post title

隨著好萊塢劇組對「親密協調員」的需求持續成長,也讓許多人決定投入這個產業。

Photo: Nathan DeFiesta

回應演員的擔心

幾周前,SAG-AFTRA釋出了一份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文件,上頭規範了劇組在拍攝性愛場景時,需要聘請「親密協調員」。主席卡特里斯提到,之所以會做出這樣的規範,主要是基於演員的擔心,尤其是女演員。

包含前製作時期

不只如此,在SAG-AFTRA的指導守則中,還包含了前製作時期,也就是在排練前「親密協調員」必須和演員一對一見面,聊聊對裸露、性愛場景如何表演的想法。此外,「親密協調員」也得確保服裝造型部門提供適當的裸露防護布料,像是能夠遮住私密部位的道具等。

「親密協調員」需求成長

SAG-AFTRA主席卡特里斯表示,現在整個業界有太多需要「親密協調員」的劇組,但「親密協調員」的人數卻遠遠不夠。

熟悉「親密協調員」產業的專家評估,現在全球大約有 50名「親密協調員」,他們大部分待在美國和英國,而想要投入這個產業的人也越來越多。去年,負責培訓「親密協調員」的IDI開了 10個培訓名額,結果有 70人申請。

SAG-AFTRA主席卡特里斯說:「現實就是,現在沒有足夠的『親密協調員』,而對『親密協調員』的需求只會持續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