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裡,我做主」參加俄國遠東大拓荒的他們

by:徽徽
5459

在天寒地凍、人煙稀少的俄國遠東地區,一群人參加了俄國總統普亭提出的「遠東拓荒計畫」,決定在這塊荒蕪的大地上實現自己的夢想。

post title

在位於俄國遠東地區阿穆爾州的首府布拉戈維申斯克,可以看到一尊男子與狗的巨型雕像。

路透社/達志影像

雖然天然資源充沛,但是......

在距離首都莫斯科 5,000多公里遠的俄國遠東地區,這裡雖然天然資源充沛,但因為天寒地凍而人煙稀少,無論是交通還是農業都不發達,也讓當地與西伯利亞地區雙雙並列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口中國家發展的「首要任務」。

普亭的遠東拓荒計畫

2016年,俄國總統普亭提出了《公地放領法案》(The Russian Homestead Act),也就是所謂的遠東拓荒計畫,該法案模仿美國在 1862年號召民眾到西部大開墾的方式,答應免費給移居到遠東地區開墾的俄國公民一公頃的土地,如果是外國公民的話,必須要在當地住滿五年才能拿到土地所有權。

佔全國土地面積41%,人口卻不到 5%

如果是 20多人相約組成團體到遠東地區一起開墾,俄國政府還會提供基礎建設,這一切都是為了拯救遠東地區不斷外流的人口和疲軟的經濟。畢竟,遠東地區雖然佔了俄國土地總面積的 41%,但人口卻只有 620萬人,低於全國總人口的 5%。

小心中國投資人

此外,俄國發現有越來越多中國投資人看上遠東地區豐富的木材、礦產和石油資源,紛紛來到這裡插旗,連帶讓俄國政府開始警戒,大力推廣遠東拓荒計畫,希望能在 2025年讓遠東地區的俄國人口成長到 870萬人。

post title

圖中紅色區域為俄國的遠東地區,這裡佔全國土地面積的 41%,人口卻不到全俄人口的 5%。

地球圖輯隊
post title

圖為俄國遠東拓荒計畫的宣傳手冊。

Newscom/達志影像

超過7.8萬人參加

目前,已經有超過 7.8萬名俄國公民參加了遠東拓荒計畫。然而,其中包含不少當地官員,他們申請這項計畫不是為了開墾,而是想要打造自己的度假小屋。

異議分子的天堂

除了當地人參與和政府的本意背道而馳,當局也沒有想到遠東地區會成為異議分子的天堂,不乏大力批評普亭者申請這項計畫,來到遠東地區避風頭,他們嘲笑這項計畫對當局來說根本是個錯誤。

過去遭流放之處

其實,遠東地區一直以來就充滿了當局不見容的異議分子,這裡是他們遭到流放、驅逐的落腳之處,轉念一想也是各種自由新思想可以落地生根的地方。

「在這裡,人們不怕大聲說話」

1890年,來到遠東地區旅行的俄國劇作家契訶夫(Anton Chekhov)就在給家人的信裡提到,這塊土地跟他位於俄國西部的家鄉有多麼不一樣。「在這裡,人們不怕大聲說話,」契訶夫寫道:「在這裡,沒有人會逮捕他們,而且也沒有地方可以放逐他們。你可以隨心所欲。」

post title

2014年5月22日,俄國總統普亭來到阿穆爾州的首府布拉戈維申斯克,巡視當地水力發電廠的建設狀況。去年,俄國總統普亭提到遠東地區的人口持續下降,縱使移入人口增加,但還是無法與外流人口匹敵。

路透社/達志影像

政府迫害的庇護所

從年輕時就反對普亭的俄國異議分子魯寧(Sergei Lunin)對遠東地區的好再清楚不過。2016年,俄國總統普亭提出遠東拓荒計畫後,他馬上就報名參加,來到了遠東地區阿穆爾州(Amur Oblast)首府布拉戈維申斯克(Blagoveshchensk,簡稱布市),準備開墾附近的土地。

「在這裡,我可以當我自己的獨裁者,」魯寧表示,他計畫把取得的免費土地打造成避免俄國政府迫害的庇護所。

「這兒將成為我自己的小國家,我會成為這個小國家的普亭。沒有人會因為我的統治而受苦。」

不是支持,是利用

然而,魯寧的做法遭到部分異議分子的批評。去年,他在自由派人士支持的「莫斯科迴聲」(Ekho Moskvy)電台上受訪時,他就被許多人質疑像他這樣的反普亭人士,為何反倒支持普亭的遠東拓荒計畫。

對此,魯寧回應道:「我不是支持普亭的計畫,我是在『利用』它,我這麼做是為了我自己。」

post title

在俄國遠東地區的海參崴,一到冬天大地就成為銀白色的一片,難以開墾。

路透社/達志影像

開墾沒想像中簡單

和反普亭的異議分子不一樣,俄國房地產律師庫奇瑪(Oleg Kuchma)是真心想要開墾遠東地區,他也成功獲得了一公頃的免費土地。然而,他很快就發現開墾沒有他想像的那麼簡單。

基礎設施要自己建

原本,庫奇瑪想要在充滿樹木和草叢的土地上打造裝瓶工廠或運動中心,但當地的工程師跟他說,光是要架設供電的基礎設施就要將近 6萬美元(折台幣約 183萬元)。此外,他還必須鑽井才能有乾淨的水可以用。

土地使用有限制

不只如此,庫奇瑪發現他的土地在使用上有限制,當局規定這一塊地只能開發成警察局、救生基地或是垃圾場等場所,限縮了庫奇瑪的選擇。

成本太高太累人

今年 44歲的庫奇瑪表示,他考慮乾脆留在同屬遠東地區的海參崴(Vladivostok),放棄開墾距海參崴兩個小時車程的免費土地。庫奇瑪說:「我不知道將來會不會去開發我的那塊土地,對只想要個能BBQ和游泳地方(的我)來說,開發的成本實在太昂貴也太累人。」

「雖然土地本身不用錢,但所有的一切都讓人頭痛。」

post title

圖為阿穆爾州的首府布拉戈維申斯克一景。想要在俄國遠東地區落地生根,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路透社/達志影像

沒有照顧到當地人

對於當地人來說,他們不滿政府給這些千里迢迢來到遠東的拓荒者那麼多好處,卻沒有照顧到原本就在當地經營農場的人民。

給拓荒者太多好處

舉例來說,阿穆爾州提供給 27名祖先因為 1917年十月革命逃到烏拉圭,隨後重返俄國參加遠東拓荒計畫的俄裔人士 500萬盧布(折台幣約 206萬元)在當地設立農場。當局還幫這些人修路和架設電線,甚至提供老師去教導這批拓荒者的孩子,而阿穆爾州的州長甚至邀請他們喝茶聊天。

務農村民無人幫助

上述行徑都讓位於阿穆爾州的諾夫哥羅德卡(Novgorodka)村的村民們不滿。在這裡,農場裡沒有新的拖拉機、沒有新的道路、也沒有新的電線,村民們沒有人和州長喝過茶。

住在這裡的村民卡蒂亞(Baba Katya)抱怨道:「這裡什麼都沒有開發,也沒有人幫助我們。我們無法生產任何東西。過去,我們有養牛,也有一些不錯的回憶,但隨著集體農場解體後,人們把所有能帶走的東西都拿走了。」

在諾夫哥羅德卡務農的農夫科謝列夫(Yury Koshelyov)表示:「其他國家都試著要幫忙農夫,但在這裡一切都相反,他們(當局)自己賺得飽飽的,還想要強迫我們屈服。」

post title

參與遠東拓荒計畫的一家人,在俄國堪察加邊疆區(Kamchatsky krai)成立了雪橇犬育種中心。

Newscom/達志影像

當局:我們是為了幫助當地人

對於當地人的指控,阿穆爾州的官員堅稱遠東拓荒計畫的中心目標是為了幫助當地產業改善經濟,「我們的目標是為了幫助當地人,還有幫助阿穆爾州的創業家們填補那些利基市場,」阿穆爾州對外經濟聯繫、觀光和創業部長德米特連科(Sergei Dmitriyenko)說。

「這是專門為遠東地區人民設計的計畫,」德米特連科部長接著說:「裡頭包含了給像斯沃博德內市(Svobodny)這樣的單一產業城市開發新生意的貸款,斯沃博德內地區的企業家應該對遠東拓荒計畫有興趣。」

只給錢是不夠的

人在斯沃博德內市,只願給出名字的眼科醫師安德烈(Andrei)說:「這個計畫不會改變任何事。只給錢是不夠的,你需要創造相關條件,讓人們可以預先計畫,如此一來他們才會對未來有信心,這正是我們今天所欠缺的。」

帶著一對雙胞胎的母親葉卡捷琳娜(Yekaterina)同意安德烈的說法,她說:「他們(當局)不該把錢給那些來到遠東拓荒的人,他們應該把錢給像我們這種住在這裡的人。再說,就算他們給了一百萬盧布又怎樣?給歐元才算是真正的錢,給盧布你可能花光了都還沒注意到,有鑑於我們面臨到的通膨,盧布很多年來都不算是真正的錢了。」

每個月都有上千人申請

無論如何,海參崴遠東拓荒計畫辦公室專員費拉蓬托夫(Dmitri Ferapontov)表示,每個月都有大約 1,000到1,500人申請到遠東地區拓荒,「該計畫的需求旺盛,並且以穩定的步伐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