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崛起歐美制裁 俄國轉低調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全球中央文/ 林祈深 

2014年克里米亞「脫烏入俄」公投後,歐美對俄羅斯實施經濟制裁,讓俄羅斯與中國關係更趨緊密;但中俄友誼背後,仍然存在著競爭關係,特別是在中亞諸國與俄國遠東地區,讓俄國感受到威脅。

文章插圖

歐美制裁衝擊經貿 俄中友好成為主旋律

在首都莫斯科,新景點中、英、俄文並列的標示漸成常態。今年9月市中心新建公園開放, 吸引遊客到訪,標示牌都是三語並列,只是中文標示翻譯品質粗糙,著名景點「紅場」誤寫成「紅腸」更是喧騰一時,成為俄國中文圈茶餘飯後的笑點。

這樣的笑點並不會阻止中文繼續在折扣季海報和標示牌蔓延。不只民間向「錢」看,用中國術語來說─民間跟著官方的「主旋律」一起唱和,俄國官方近年唱的就是「中俄友好」。

中國和俄羅斯與前蘇聯的關係可說是愛恨交織。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兩國簽署《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隨後一起「抗美援朝」,蘇聯也在接下來十年給予中國軍事和經濟援助。後來兩國關係破裂、交惡,直到蘇聯解體前後,雙方關係才逐漸回溫。

中俄關係近幾年再攀高峰, 緊密程度比以往有過之而無不及。在經濟方面,當前中俄貿易快速發展,自2010年起,中國成為俄羅斯第一大貿易夥伴。根據俄羅斯官方最新資料,去年1 月至8月,俄羅斯對中國貿易額為401.86億美元,今年同期則為543.87億美元,雙方貿易持續成長,如同中方宣示的「中國要繼續保持俄羅斯第一大貿易夥伴的地位」。

文章插圖

除了經貿往來,兩國領導人互動也相當頻繁,每年都保持五次以上的會面。中國力推的「一帶一路」,還有許多投資計畫,俄國都積極參與。

值得一提的是,中國北京理工大學與俄國莫斯科國立大學在中國廣東合辦的「深圳北理莫斯科大學」也在今年對外招生, 這是中俄戰略合作的第一所高校,目標是「為一帶一路發展提供人才培養」。

中俄關係近幾年變得如此緊密,很大的推力是2013年底的烏克蘭政爭和2014年的克里米亞「脫烏入俄」公投事件,兩件事讓歐美對俄羅斯實施經濟制裁至今,使其不得不轉往亞洲尋找出路,而中國正是亞洲諸國中, 既強大又讓俄羅斯感到熟悉親切的國家。

俄羅斯總統蒲亭受訪時也表示,西方制裁加速了與中國合作的進程。

去年美國總統大選,蒲亭原寄望川普當選後能改善俄美兩國關係,然而川普政府在對俄方面延續了前總統歐巴馬的政策,在希望落空下,俄國對於中國這個「盟軍」就抱得更緊了。

文章插圖

莫斯科高唱友誼背後 感受南方巨龍潛在威脅

然而,國際間談友好,利益和戰略永遠是考量重點,中俄友誼背後,仍存在競爭關係。

俄羅斯與一些國家有軍事和能源的連繫,如印度和越南,這兩國都是中國的競爭對手。印度在俄國協助下,成立了約170家的軍事企業;目前俄國軍事技術合作的出口訂單逾15%是針對印度。中印軍隊今年夏天在邊境對峙的同時,俄國卻積極向印度提供S-400導彈系統合約,後來也積極競標對印度提供戰機的案子。

此外,俄國在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的中亞向來有較多的話語權,近年卻因國際制裁、油價大跌,經濟受到重創,自顧不暇下減少對中亞的關注和控制;而中國資金卻不斷進入中亞,就像在非洲一樣,建設電網和交通基礎設施,改變當地景觀,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也長期在中亞操盤能源,使中國成為俄國在中亞潛在的最大威脅。

文章插圖

當初中國提出「一帶一路」構想後,曾引起俄方猜疑,擔心中亞的主導地位會被中國取而代之,直到後來中方同意將「一帶一路」與俄方主導的「歐亞經濟聯盟」(Eurasian Economic Union)框架對接後,雙方才達成合作意願。

另外,俄羅斯遠東地區也是焦點,這裡天然資源豐富,卻是俄國力量最薄弱的區域。中國移民正在穩步北進,進入地廣人稀的俄國東部西伯利亞領土,對俄國來說,也是一大潛在威脅。當年中蘇友好,蘇聯對扶持脆弱不堪的中國功不可沒;反觀現在的中俄友好,卻是建立在俄國經濟實力不振之上。另外,共同應對美國的壓力,也是維繫中俄友好的驅動力。

對中國而言,俄國目前明顯屈居於下風,蒲亭領導的北方大國當然不甘於此,但是在恢復自身經濟實力以及國際制裁壓力緩解之前,這隻橫跨歐亞大陸的北極熊也只能低調過冬。

文章插圖
全球中央 logo

全球中央

《全球中央》是高水準、具備國內強大國際訊息來源的雜誌。這本定位為以台灣角度看國際的雜誌,動員遍布全球近三十名的海外資深特派員,就國際間重要新聞事件,作深入淺出的分析報導,被各界視為客觀中立,有助於豐富國人國際視野的優質刊物,深獲好評。

arrow_forward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