橄欖樹瘟疫大流行 傳遍南歐三大產區的「橄欖樹痲瘋病」

by:山謬
10118

正當人類為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而急破頭時,地中海地區的橄欖樹們也跟著傳出「疫情」。

post title

圖為一名西班牙的消費者正在選購橄欖油。科學家發現,一種早在 2013年就發現的橄欖樹疾病,可能對西班牙、義大利、希臘等三大橄欖油產區造成嚴重威脅。

路透社/達志影像

橄欖樹生病了

近日,人類世界的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讓世界各國忙的團團轉,但是南歐各地的橄欖樹,現在也傳出傳染病盛行的消息。一種被《衛報》比喻為「橄欖樹痲瘋病」的植物疾病,在各大橄欖油產區攻城掠地,讓許多研究植物病理的科學家非常擔心。

傳播範圍大 南歐各國皆中鏢

這種對橄欖樹造成重大影響的「橄欖快速衰落綜合症」(Olive quick decline syndrome,OQDS),最早發現於 2013年,科學家估計到目前為止,義大利已經有 17%的橄欖油產區淪陷,可能有至少 100萬棵橄欖樹死亡,其他包括西班牙、希臘、葡萄牙及法國等橄欖油的產區,都沒能倖免於難。

科學家預測,接下來 50年內,義大利、西班牙及希臘這三個佔歐洲 95%橄欖油產量的國家,可能會因這項疾病損失高達 210億美元(折台幣約 6,285億3,000萬元)。

防疫得當 就能減少巨額損失

在義大利國家研究委員會(CNR)轄下的永續植物保護研究所(Institute for Sustainable Plant Protection)工作的薩波納莉博士(Dr Maria Saponari)表示:「橄欖樹染病後,土地的價值及觀光吸引力都會下降,對在地經濟及農業相關的工作造成嚴重影響。」

不過好消息是,只要防疫得當,比方說橄欖園願意配合改栽種抗疫樹種,單義大利就能把損失控制在每年 1,000萬歐元(折台幣約 3億2,420萬元)內。

post title

在希臘的列斯伏斯島(Lesbos)上,西荷斯(Ignatius Psiouxlos,左)及特拉克利斯(Vasilis Trakellis,右)合力將一袋橄欖抬上開往榨橄欖工廠的卡車上。希臘、義大利及西班牙是歐盟中的三大橄欖油產區,如果防疫政策實施不當,很有可能蒙受鉅額損失。

美聯社/達志影像

三個產區 氣候絕佳

這種疾病最初是發現於義大利的普利亞大區(Puglia),是由於橄欖樹被葉緣焦枯病菌(Xylella fastidiosa)感染而造成,最主要的感染途徑是經由沐蟬(spittlebug)傳染,橄欖樹在染病後會逐漸失去運輸水及養分的能力,造成葉子枯萎、生長速度減緩、結果能力變差,最終死亡。

進一步研究後發現,西班牙、希臘、義大利三個國家的氣候特別適合葉緣焦枯病菌傳播。目前,這種焦枯病菌是最危險的植物傳染病之一,尚無有效治療方式,除了橄欖之外,櫻桃、扁桃仁及李樹都有可能感染。

雖然無法治療 但延緩疫情仍有希望

科學家們指出,希臘、義大利及西班牙三國,總計約 85%-99%的產區都位於適合細菌生長的氣候區內。

目前,這種細菌的傳染速度約為每年向外拓展 5公里,但若是防疫得當,可以降至每年約 1公里左右。

防疫成本高昂

目前,許多科學家都已經投入對抗這種細菌的研究中,包括用防蟲黏土、綠籬、及使用基因分析技術分析為何某類植物比其他種類更容易感染。

然而,科學家指出,即便找出治療方法,防治成本也非常高。舉例來說,為了區隔出一個緩衝地區,農夫們必須砍下所有感染區域內的橄欖樹,因為有些樹木可能已經被感染,卻沒有出現外在症狀。

但科學家們指出,採取這些措施時,「可能會在受影響區域內造成嚴重的社會動盪」。

post title

圖為一名農夫摘下橄欖樹的葉子。科學家們發現,有些橄欖樹雖然早已感染,卻不會馬上表現出外在症狀,因此,最好的防疫策略還是在新樹種研發完成後,馬上汰換舊樹種,改種植新的樹種。

美聯社/達志影像

防疫最佳解:樹種汰舊換新

長期而言,科學家認為最好的做法還是在具備防疫基因的樹種研發出來後,淘汰舊樹種,改種新樹種。目前,科學家們已經找到兩種橄欖樹樹種,具備些許抗疫能力,他們也呼籲學界投入更多資源研究它們。

科學家們認為,只要能採取適當的防疫措施,將能減少未來 50年的經濟損失。但無論如何,他們都預測未來橄欖油的產量會減少、價格會上升。

植物防疫不容易

參與研究的荷蘭瓦赫寧恩大學(Wageningen University)施耐德教授(Kevin schneider)說道:「即使是重要的農作物,為植物疾病做準備是『出了名的困難』。」

「目前,(我們)有清楚的指南及協議可以實施,盡可能為傳入的有害植物疾病作準備。但是,有些物種可以改變環境、有些會產生經濟影響力,有些(措施)無法實施,一點影響都沒有。」

政府、農夫們重視科學意見

他更補充道:「受(植物疾病)影響地區的農夫及政府們應該注意科學意見,農夫們必須遵守並實施減緩疾病散播的措施。另外,考量到經濟因素,政府的干預是必要的,而政府對替代性策略,如:研發抗疫品種等,也十分重要。」

post title

在義大利中南部一座家傳橄欖園,負責經營的亞諾塔(Lucia Iannotta)正在檢查橄欖樹的狀況。雖然科學家們估計出了可能的金錢損失,但對許多在家傳橄欖園裡工作的農夫而言,砍掉橄欖樹背後的文化價值卻是科學家無法估計的。

美聯社/達志影像

文化價值難以估計 損失可能更高

然而,先前的損失只包含了經濟損失,還未包含潛在文化遺產價值,因此施耐德教授指出損失可能更高。在歐洲,有些橄欖樹已經好幾百歲了,農夫們甚至可能是在祖父母們曾工作過的橄欖園中工作。

他說:「(有些)農夫們是在祖父母們耕種過的同一座橄欖園中繼續工作。所以,你要如何為這些事物給出一個數字?這些文化遺產的價值已經遠遠超過我們的計算能力了。」

產區網絡複雜 一次根除有困難

科學家們表示,目前想要一次根除這種疾病很困難。

由於感染區域大,部分植物雖然有受到感染但沒有外顯症狀,再加上義大利普利亞大區緊密的橄欖園生產網絡,讓此區形成一個細菌傳染的溫床,難以一次根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