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人喪生之後 加拿大宣布禁仿軍用突擊武器

by:山謬
10043

在上個月造成 23人喪生的大規模槍案後,加拿大決定推行更嚴格的槍枝管制措施,防堵下一個大規模槍案發生。

post title

圖為一間槍店中展示的AR-15型步槍。在經歷一場造成 23人喪生的大規模槍案後,加拿大政府將禁止民間持有這類專為「最短時間,殺害最多人」而生的武器。

美聯社/達志影像

大規模槍案之後

大約兩周前,加拿大新斯科細亞省(Nova Scotia)發生一起大規模的槍擊案件。 51歲的牙技師沃特曼(Gabriel Wortman)持槍身穿警察制服,駕駛著一台假警車發動攻擊,最後含他在內總共造成 23人死亡。

沒有擁槍執照,槍枝從哪裡來?

根據警方事後的調查,沃特曼犯案當時攜帶兩隻半自動步槍以及數枝半自動手槍。然而,沃特曼並沒有持有擁槍執照,警方推測,他手上的槍枝很可能是從美國非法走私進加拿大。

post title

加拿大總理杜魯道宣布將禁止民間持有仿軍用突擊武器,並公布一張包含 1,500款不同槍枝的禁止名單。

路透社/達志影像

加拿大不需要軍用突擊武器

上周五(1),為了避免下一場大規模槍擊案發生,加拿大宣布了新的槍枝控管措施:未來,加拿大將禁止販售與使用「仿軍用突擊武器」(military-style assault weapons,註)。

加拿大總理杜魯道(Justin Trudeau)形容這類武器是為了「在最短時間內殺害最多人」而生,他認為加拿大不需要,也沒有容納這類武器的餘地。

他表示:「從現在開始,加拿大不再允許購買、販售、運輸、進口或是使用這類仿軍用武器。」

哪些武器算「仿軍用突擊武器」?

不過杜魯道口中的「仿軍用」讓許多人感到疑惑,除了加拿大政府早在 1977年就已修法禁止購買與使用全自動武器(automatic firearm)之外,就加拿大的槍枝管制法案來看,也沒有對於「仿軍用」(military-style)或是「突擊式」(assault-style)的清楚定義,這意味著政府必須修法,並補上清楚詳細的規範說明。

雖然「突擊式」的定義隨著各國立法而有所差異,但大抵上都是具有手槍式握把(pistol grip),以及可拆式彈匣(detachable magazine)的半自動武器。

從加拿大政府新公布的清單來看,大約有 1,500種武器被視為仿軍用突擊武器,官方估計約有 10萬枝半自動步槍以及7萬名合法擁槍的加拿大公民會受到影響,但實際情況應該會比這個數字高上許多。

至於這份清單的列入考量,官方說是依據三個標準:

  • 可半自動持續快速射擊
  • 現代設計(modern design)
  • 在加拿大的普及度

不過加拿大體育運動槍械及彈藥協會(Canadian Sporting Arms and Ammunition Association)執行長格魯特(Alison De Groot)對名單的選揀標準感到不滿:「禁止民眾使用具有『現代設計』特性的武器,這就像是叫登山的人不要穿Gore-Tex改穿羊毛大衣一樣,根本就是沒什麼用又獨斷的命令。」

註:綜合美國槍枝網站Recoil及《紐約時報》的報導,政府通常藉由法律限制民用槍械的火力,在軍方背景、外型與軍用突擊武器相似及巧妙的行銷策略搭配下,讓「仿軍用突擊武器」廣受歡迎。

post title

在美國一間槍店中,一名顧客正向店主購買一把半自動步槍。在加拿大的新槍枝管制措施生效後,加拿大人將無法使用、銷售及運輸這類仿軍用突擊武器,政府也預備提出收購方案,回收民間持有的槍枝。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不能使用、進口、販賣 但有兩年緩衝期

從這項禁令的內容來看,持有這類槍枝的人未來無法使用、購買、銷售、運輸、進口這類槍枝,但仍可在取得許可的條件下販賣槍枝給境外買家,至於槍店則可以依法將庫存退還給製造商。

此外,加拿大政府也預留兩年的緩衝期,以便讓人民適應這項新命令,也準備提出總價約 6億美元(折台幣約 180億7,200萬元)的收購方案,向這些擁有者們收購手上的槍枝。

然而執行長格魯特表示,政府此舉將會致使供應鏈上價值高達上億美元的槍枝庫存受到影響而無法順利售出。

受害者滿意政府的控管措施

女兒曾在 2018年多倫多大規模槍案中受傷的普萊斯(Ken Price)表示,很開心看到政府推動進一步的槍枝控管措施。

他說:「(政府)允許人們手邊有可以造成巨大損害的武器並不是件好事,也沒有反應出加拿大人的平均需求,」他接著說:「新管制措施實施後,獵人、漁夫及射擊運動員仍然有足夠的選擇。」

他希望政府能進一步嚴格管制手槍,並制定紅旗法案(red-flag laws),允許政府移除潛在風險者的武器。

post title

圖為加拿大保守黨領袖希爾,他認為加拿大總理杜魯道在此時推動更嚴格的槍枝管制措施,不過是「把槍枝從合法持槍的公民手上拿走」,無助於解決根本問題。

路透社/達志影像

拿走守法公民的槍枝無助遏止罪犯

保守黨領袖謝爾(Andrew Scheer)批評道:「杜魯道利用當下的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及剛發生恐怖槍擊案後的情緒,推行自由派的主張,變更重大槍枝政策。」

他指出,把槍枝從合法持槍的公民手上拿走,無助於遏止非法持槍的罪犯持續行兇。 

問題在於非法使用、走私槍枝的人

安大略省省長福特(Doug Ford)認為,與其將錢用在槍枝收購,不如用在防堵加拿大邊境的非法槍枝走私,以及調整非法使用槍械罪犯與幫派分子的刑期上。他說自己樂於和聯邦政府合作,採取行動遏止加拿大邊境的槍枝走私問題。

福特指出,他沮喪地發現這類罪犯往往在被逮捕後幾天就重新回到街頭,被判刑的人大多只被關 1-2年就獲釋。

他說:「真正的問題不是那些合法使用槍枝的人,我們必須將目標鎖定在走私槍枝和外頭威脅街頭治安的幫派分子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