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鬥牛的西班牙:COVID-19成終結爭議產業的最後一把劍?

by:山謬
4610

「鬥牛」究竟是西班牙寶貴的文化傳統,還是個應該讓它在COVID-19(武漢肺炎)打擊下,隨風消失的動物虐待活動?

post title

圖為一場鬥牛活動。受到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影響,西班牙的鬥牛活動才剛進入旺季,就馬上迎來另一個寒冬。

歐新社/達志影像

沒有鬥牛的西班牙

今年的西班牙,沒有了往年熱鬧喧囂、人山人海的鬥牛活動。

受到西班牙國內嚴重的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影響,今年多數大型的鬥牛活動都已經取消,往年這個時節本是鬥牛產業的旺季,如今卻已早一步踏進漫長的景氣寒冬。

「COVID-19在最糟糕的時間來襲」

每年 4-9月是西班牙鬥牛的旺季,各種相關活動加總起來有時可以多至 2萬場。

但是今年春季適逢COVID-19(武漢肺炎)爆發,政府下達的封鎖令,讓才剛走出淡季的鬥牛產業,馬上進入下一個冬天。

這讓鬥牛育種牧場第二代主人馬丁(Victorino Martín)不禁感嘆:「太可怕了,COVID-19(武漢肺炎)在最糟糕的時刻爆發。」

post title

一頭在鬥牛活動登場的鬥牛一點也不便宜,育種牧場平均得在一隻鬥牛身上投入 4、5,000歐元左右

路透社/達志影像

動物和員工都要吃飯

不過比起疫情爆發,對育種牧場來說更可怕的是:不知道鬥牛活動何時能重新舉辦。

封鎖令期間,其他企業可以停工或是遠端工作,但牧場主馬丁表示:「我們仍然得繼續餵飽動物、照顧牧場的員工。」

當疫情看似毫無止境的同時,他已經在為最糟的情況——鬥牛季完全取消——做準備。根據他的估計,今年鬥牛產業可能會蒙受約 7億歐元(折台幣約 229億8,100萬元)的損失。

一頭鬥牛身價不斐

鬥牛場上重達半公噸、牛角鋒利的鬥牛,是無數張鈔票以及人們悉心照料的成果。鬥牛一般會在鄉間的育種牧場出生及飼養,一直到牠 4、5歲,符合鬥牛賽嚴格的年齡限制後,才會運至鬥牛場中進行表演。

直到賣出之前,一隻鬥牛平均得花上牧場 4,000至5,000歐元(折台幣約 13萬1,320至16萬4,150元)的成本飼養,但只要能成功在鬥牛旺季期間售出,通常都能回收 90%以上的成本。

鬥牛士羅蜜歐(Andres Romero)因此表示:「打從鬥牛出生起,我們就盡可能提供資源直到牠們咽氣,確保他們能過上美好的生活。」

在一間屠宰場內,一名員工仔細地檢視架上懸掛的肉。如果無法在鬥牛活動期間將牛隻賣出,育種牧場往往只剩將牛隻送往屠宰場一途。

路透社/達志影像

5,000歐元 VS 500歐元

倘若無法用好價格售出,牧場往往會將這些要價不斐的鬥牛賣到屠宰場,但屠宰場的收購價一般遠不及牧場飼養成本,大多在 500歐元(折台幣約 1萬6,145元)左右。

5,000歐元的成本,卻只用十分之一的價格賣出,這個選擇看似一點都不合理;然而,考慮到鬥牛活動對牛隻嚴格的年齡限制,以及牧場手上還有不少年逾退休或是已超過年齡限制的牛隻,牧場並沒有太多選擇。

另一名育種牧場的主人多梅克(Juan Pedro Domecq Morenes)預估,今年他的牧場大概有 30-40隻牛必須送進屠宰場。此外,他的牧場還有 8名員工要養。雖然近期他們已改做一些諸如養豬這類的工作,但他估計如果鬥牛季取消,損失將上看 60萬歐元(折台幣約 1,969萬8,000元)。

引起軒然大波的救助申請

嚴重的經濟打擊,讓鬥牛產業也比照其他產業向政府求援,牧場主馬丁表示:「我們希望政府能像對待其他文化產業一樣對待我們。」

然而,他們卻遇上動保人士的堅決反對,網路上已經有一份超過 10萬人共同參與的連署,不希望政府使用公共基金補助鬥牛業。

類似的情形也發生在葡萄牙和法國,一份反對政府援助鬥牛的連署書中寫道:「鬥牛業已經面臨了生死存亡的重要時刻,我們手握一個獨特的機會......可以建立一個沒有鬥牛的世界。」

post title

2018年奔牛節前夕,反對鬥牛活動的示威人士戴上面具,表達對鬥牛活動的不滿。

路透社/達志影像

「為數不多的好消息」

動物保護組織自然動物(AnimaNaturalis)是其中一個發起連署的團體,一名成員加斯康(Aïda Gascón)形容,目前鬥牛業的景氣寒冬是「疫情帶來的少數好消息」。

他進一步表示:「太離譜了,特別是在這個時候,有些家庭沒有足夠食物可以吃,醫院也必須縮減開支......公共基金不該被用來支付或促進這種建立在虐待動物之上的活動。」

西班牙沒辦法完全擺脫鬥牛,但能縮減規模

目前,西班牙的文化部已經與鬥牛業代表會面,研擬足以滿足他們需求的措施,如:銀行貸款保證、暫時性的裁員計畫等。

另外一方面,動保團體仍然持續努力,希望能將鬥牛產業排除在公共基金的補助範圍之外,他們的終極目標是讓西班牙完全廢止這項虐待動物的活動。

為了達成這個目標,加斯康希望政府取消給鬥牛業的補貼,他說:「雖然取消補貼不足以讓西班牙永遠擺脫鬥牛產業,但能將鬥牛產業的規模縮減到只剩下今天 5%-10%左右那也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