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點燃審美權之戰 舊金山的美麗與哀「醜」

by:山謬
4450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全球中央文/ 周世惠 (中央社駐舊金山記者) 

「把5G設備架在舊金山的電線桿上會奪走觀光魅力,對城市的美扣分。」舊金山的美在30年前沒有成為科技發展的阻力,但在變與不變之間,可以肯定的是,以「醜」來挑戰舊金山人的美感神經,那絕對是全民公敵。

post title

舊金山街頭一角有密密麻麻的電線交錯。

Photo: (中央社周世惠)

去年,電信公司第一批5G設備進駐街頭時,舊金山上科河谷(Upper Cole Valley)社區的居民非常反感,要求市政府拆除。

北加州5G浪潮 點燃美的公權力之戰

發展中的5G聽起來敏捷飛速,但科技界人士形容,驅動5G電網的相關設備至少像一個大型背包,一點也不輕巧。

「與街景完全違和,與(我們這個)獨特的社區不搭,影響到我們的家,以及我們整個社區的⋯⋯價值」,當時超過百位居民連署請願。

「若不是太重傾倒,就是等著被風吹倒」,居民除質疑其安全性,抱怨相關設備很糟糕地依附在電線桿上,還佐證大大小小有害健康的研究,堅持機器很「礙眼」,因為「房間窗戶看出去正對著5G基地台」。

舊金山市政府拒絕這項申訴;然而,美感的訴求獲得其他人的回應。

非營利組織地方自立研究所(Institute for Local Self-Reliance)社區寬頻網路主任密契爾(Christopher Mitchell)說:「這些東西蠻醜的。」

剛巧,加州最高法院去年4月通過一項前衛的決定,以「美感」駁回另一家電信公司控告地方政府越權州政府法令,限制5G設備不能掛在公有電線桿。法官認同的論點是,「把5G設備架在舊金山的電線桿上會奪走觀光魅力,對城市的美扣分」、「容許創新與更好的科技,同時要確保醜陋的桿子和設備不會遮蔽色彩鮮豔的維多利亞式房屋風景以及金門大橋的美」。

post title

一隻郊狼站在舊金山的地標—金門大橋(Golden Gate Bridge)前。

路透社/達志影像

又名「彩繪女士」的維多利亞式建築風格全美都有,在舊金山尤指阿拉莫廣場(Alamo Square)被暱稱為六姐妹的連排房屋;金門大橋則是舊金山專屬的紅色地標。

有權遮蔽舊金山的只有「霧」,詩人桑德伯格(Carl Sandburg)關於舊金山《霧》的小詩這麼寫:「霧來了,踏著貓咪的小腳步。蹲坐,俯望港口與城市。在拱腰間的靜默後,離開遠走。」

霧散時,可以看到面積不到半個台北市的舊金山市三面環海,東與北臨舊金山灣,西迎太平洋,形塑大文豪馬克吐溫筆下「舊金山夏天是最冷的冬天」之獨特天氣。

海港城市的漁人碼頭風景如畫;媲美紐約中央公園的金門公園周邊沒有大樓屏蔽;為1915年萬國博覽會而建的藝術宮,多添歐洲風情;丘陵地形讓城市裡呈現各異其趣的社區文化;長長短短幾百座階梯就是散步道;有名的九曲花街不只是住宅展示,更是競賽場。

你的家不只是你的家 摩登原始屋太醜遭舉發

舊金山的大場景得天獨厚,不過這城市亦苦於全美最嚴重的遊民問題,人口密布、住宅供給不足、房價高漲,讓舊金山人「護房心切」。

「礙眼」加上「別在我家後院」的心態,訴說著人們在乎城市的「景觀」,也關心房子代表的「價值」。

post title

舊金山的「摩登原始屋」,曾經因為太醜,鄰居受不了而被鄰居舉發。

美聯社/達志影像

從舊金山往南驅車半小時,在希爾斯伯勒(Hillsborough)社區,一棟建造於1970年代的「摩登原始屋」(Flintstone House)因為新屋主在前院加建一群恐龍和蘑菇的雕塑裝置,與低調豪宅社區的風格太違背,鄰居「眼睛看了很痛」而舉發。

《聖馬提歐每日報》(San Mateo Daily Journal)去年3月報導,市政府調查後,以「公害」(public nuisance)形容之,對華裔女性屋主開罰,理由是2017年沒有取得合法改建許可,要求拆除,全案進入訴訟。

「這是我家,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不適用社區感強烈的地方,「你的前院雜草叢生」、「你的報廢車停在門前」,都構成鄰居指指點點、公權力介入的理由。社區感的一體兩面是不准有人壞了一鍋粥或變成害群之馬。

聯手藝術家美化電路箱 找到科技與美麗平衡點

舊金山不全然典型郊區、也不全然大都會的複合性城市風格,讓許多人著迷;拜科技業之賜,當地不乏前瞻性的創新。

在1990年代,電信業者AT&T為了興建網際網路,在舊金山街道設置700多個像小冰箱的電路箱,非營利機構舊金山之美(San Francisco Beautiful)曾為此控告市政府。後來,AT&T聯手舊金山的藝術家美化電路箱,找到科技與美麗的平衡點。

舊金山的美在30年前沒有成為科技發展的阻力,今年初,美國5G的先驅城市中,舊金山榜上有名。在變與不變之間,可以肯定的是,以「醜」來挑戰舊金山人的美感神經,那絕對是全民公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