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環保官員救小熊丟官 法院怎麼判?

by:山謬
46993

當這頭母黑熊帶著兩隻小熊闖入民宅翻找食物時,牠也不知不覺闖入卡薩萬特的人生,帶給他一場長達五年的漫漫官司之路。

post title

五年前,一大兩小三隻黑熊闖入民宅覓食的案件,讓卡薩萬特的家庭及職涯迎來一場風暴。畫面為拍攝於 2012年加拿大賈斯皮爾國家公園(Jasper National Park)的黑熊一家。

Newscom/達志影像

一通電話,五年官司

2015年夏天,加拿大的環保官員卡薩萬特(Bryce Casavant)從未想過,一通打進辦公室,請求環保部門協助處理闖入民宅,並在冰箱四處翻找食物的黑熊的電話,會讓他弄丟飯碗,更帶給他一場長達 5年的官司。

一大兩小,三隻黑熊訪民宅

這通改變卡薩萬特生活的電話來自加拿大的哈迪港(Port Hardy),民眾表示家裡被一大兩小三隻黑熊入侵,正在家裡的冰箱翻找肉和鮭魚,請求環保官員派人到場協助處理。

post title

卡薩萬特到場後,毫不猶豫地解決母熊,當他再次舉槍瞄準小熊時,卻開始猶豫了。圖為 2017年攝於美國阿拉斯加的兩隻小黑熊。

Newscom/達志影像

政策要求,選擇槍殺

其實在加拿大鄰近郊外的地區,時常會聽聞人類處理不當的垃圾中的食物散發強烈氣味,引來飢餓的熊到此覓食的消息。有時候,這些熊甚至會一頭闖入民宅,遍翻冰箱、倉庫等地方尋找食物。而加拿大官員往往擔心熊可能會養成到人類居住區覓食的習慣,進而威脅居民安全,通常會下令將熊槍殺。

沒有翻東西的小熊,也該吃子彈嗎?

因此,當卡薩萬特所在的部門得知有三隻黑熊到人類居住區覓食時,卡薩萬特的上級便下令要他到場後槍殺三隻黑熊。

當時,抵達現場的卡薩萬特到場後毫不猶疑地槍殺母熊,但當他把槍口對準兩隻僅 8周大的小黑熊時,卻有些遲疑了。

根據附近居民表示,並沒有看過兩隻小熊跟著翻找垃圾,也沒有跡象顯示兩隻小熊已經習慣到人類居住的區域找食物後,卡薩萬特不僅尋思:「我還應該開槍嗎?」

post title

判決出爐後,法官並沒有讓卡薩萬特官復原職,而是撤銷原本開除的決定,讓各方重新檢視、協商,另行決定。

Photo: Bill Oxford

小黑熊的新生活

最後,卡薩萬特決定先替兩隻小黑熊打了鎮靜劑,並開車將牠們送往一間獸醫診所。幾經波折後,兩隻小黑熊被轉介給一間野生動物保育機構,最終回到野外,展開新生活。

只好打官司

當他決定把兩隻小熊送往獸醫院時,卡薩萬特也違反了上級「槍殺三隻黑熊」的命令。返回單位後,當局以「怠忽職守」為由將他留職停薪,最後卡薩萬特因此被免職。

然而,卡薩萬特認為自己並沒有做錯,不該受到免職的待遇而一狀告上法院,展開了長達五年的官司之路。

官復原職?各方自行協商決定

這個月稍早,法院公佈裁判結果,認定政府在將卡薩萬特免職的程序上有瑕疵,因此撤銷原本將他免職的決定,但並沒有讓卡薩萬特官復原職,而是交由「各方協商釐清頭緒後,另行決定」。

post title

對卡薩萬特來和他的家庭來說,這起判決就像陽光一樣,照亮了五年來處在層層陰霾下的一家人。

Photo: Chris Slupski

「烏雲漸漸散開」

卡薩萬特也終於舒了一口氣,「我感覺多年以來籠罩在我和我的家人頭頂上的烏雲終於漸漸散去。」

「這是個苦樂參半的時刻,我本來就不該被開除。」

改變的起點

其實在今年一月一起類似事件中,有關單位就曾與原住民、非政府團體的合作,成功避免用槍殺解決問題,將熊安置到荒野,重新展開生活。

而對動保人士來說,這次的判決結果對他們來說也無疑是另一劑強心針。動保法專家布雷德(Rebeka Breder)向加拿大的《星報》(The Star)表示,法院的這起判決將對未來產生重大影響。未來若是環保官員對當下槍殺動物有疑慮,他們將有機會做出不一樣的選擇。

「這起判決將定下先例,往後環保官員在適當情況下,將能選擇違反上級要求槍殺動物的命令。」

「卡薩萬特這麼做,需要非常大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