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馬基金1MDB弊案判決出爐 前首相遭判12年有期徒刑

by:徽徽
4098

周二,馬來西亞「一馬基金」弊案首起判決出爐,前首相納吉被以濫權、違反信託和洗錢求取 12年有期徒刑,並且需繳納將近 5,000萬美元的罰金。

post title

在準備離開吉隆坡高等法院時,馬來西亞前首相納吉拿掉口罩擦汗。

美聯社/達志影像

12年有期徒刑+超過14億元罰金

周二(28),馬來西亞吉隆坡高等法院的判決出爐,前首相納吉(Najib Razak)在「一馬(1MDB)基金」弊案中濫權、違反信託和洗錢,遭判 12年有期徒刑,併科將近 5,000萬美元(折台幣約 14億7,900萬元)的罰金。

承審法官加扎利(Mohamad Nazlan Ghazali)表示,法院判納吉濫權需服 12年有期徒刑、另外六項違反信託和洗錢的罪行則需各服 10年有期徒刑,並且繳納將近 5,000萬美元的罰金。然而因為刑期合併執行的關係,納吉最高只需服 12年有期徒刑。

辜負人民的信任

加扎利法官說,考量到納吉身處受人民信任的首相之位,居然還犯下貪汙、洗錢等罪行,這樣的判決結果「適當且符合比例原則」,且能殺雞儆猴,讓其他人不要犯下一樣的罪。

不服可以上訴

加扎利法官表示,納吉要是對判決結果不服可以上訴,上訴期間也會暫緩執行刑期和罰金,不過他將納吉的保釋金額調高,並且要求納吉每月兩次向警察報到。

post title

在獲知納吉被判有罪後,他的支持者在法院外哭泣。其中一名支持者頭上綁著寫有「我們支持你」字樣的頭巾。

美聯社/達志影像

納吉誓言上訴到底

判決出爐後,今年 67歲的納吉表情平靜,身為馬來西亞首位被定罪的首相,納吉說他對判決結果感到失望,他也誓言要上訴到底。納吉表示:「這絕對不是世界末日,因為還有上訴程序。我想對支持我的人說,我希望他們可以繼續相信我,並且相信我們的奮鬥。」

現任首相:尊重納吉

對於納吉誓言上訴,馬來西亞現任首相慕尤丁(Muhyiddin Yassin)表示,當局尊重判決結果,也尊重納吉的上訴權。他說:「讓我們給司法程序一點空間,確保司法公正。」

支持者淚流滿面

守在法院外的納吉支持者則淚流滿面,他們高喊「釋放bossku」、「bossku萬歲」,希望法院還納吉清白。其中,支持者高喊的bossku是對納吉的暱稱,意為「我的老闆」,納吉在社群媒體上廣用這個暱稱拉近與民眾的距離,並且標榜自己是勞動階級民眾的領導人。

post title

在 2015年「一馬基金」弊案爆發後,民眾身穿黃衣上街要求納吉下台。

路透社/達志影像

22歲就踏入政壇

過去 45年來,納吉是馬來西亞政壇上的關鍵人物,他的父親和姨丈都曾擔任過首相,他在年僅 22歲時就被選為議員踏入政壇。

成立「一馬基金」

2009年,納吉成為馬來西亞首相後,他立刻成立「一馬基金」:這是馬來西亞的主權基金,由馬來西亞國庫出資,相關投資、開發賺到的錢必須用於促進國家發展。

出現債務問題  啟人疑竇

一直以來,民眾都對「一馬基金」不疑有他,納吉政府也說他們投資的石油業前景大好有賺錢。然而,2015年「一馬基金」出現債務問題,付不出錢給銀行和債券持有人。

流入首相的帳戶

最後,在馬來西亞和美國政府的窮追不捨下發現,其中有 45億美元(折台幣約 1,331億元)被拿來資助和納吉有關的人士。《華爾街日報》調查後表示,有大約 26億令吉(折台幣約 180億元)最後出現在納吉的銀行帳戶中。

拿來買房、珠寶和畫作

美國司法部也提到,從「一馬基金」流出的非法資金輾轉在美國多個金融機構中洗錢,並且被花在購買諸如房地產、珠寶、畫作上,還有拿來製作電影。舉例來說,由好萊塢影星李奧納多狄卡皮歐(Leonardo DiCaprio)主演的《華爾街之狼》有部分的製作費就和這筆資金有關。美國負責調查的官員表示,牽涉這起貪汙案的人士「驚人地貪婪」。

post title

圖為今年三月納吉在家中接受《路透社》訪問的照片。納吉表示他對流入自己口袋的金錢來源並不清楚。

路透社/達志影像

2018年國會大選變天

「一馬基金」弊案爆發後,雖然納吉一再否認涉案,但民心早已向背,他的政黨巫統黨(UMNO)在 2018年的國會大選中落敗,結束從馬來西亞獨立以來都由巫統黨把持朝政的局面,納吉也黯然離開首相之位。

以為是沙國王室的禮物

承審法官加扎利表示,納吉說自己被無良的銀行家和商人給騙了,以為流入帳戶的錢是沙烏地阿拉伯王室的捐款,他並不知道這筆錢來自「一馬基金」。其中,納吉口中無良的商人包含劉特佐,他被視為籌畫整件「一馬基金」世紀貪汙案的幕後黑手,由他擔任中間人將人民的納稅錢透過洗錢的方式從「一馬基金」洗進納吉和自己的帳戶中。

幕後黑手在逃中

目前,劉特佐被馬來西亞和美國列為通緝要犯,但仍在逃中。

post title

檢察官表示,納吉的判決結果可以提醒當政者「無人能凌駕法律」。

路透社/達志影像

讓外界看到馬國司法

在判決結果出爐後,分析師表示這樣的結果讓外界知道馬來西亞的司法體系有能力處理國際金融犯罪,但他們也擔心隨著巫統黨重新成為國會執政黨,判決可能會翻轉。

「沒人能凌駕於法律之上」

檢察官則認為,納吉的所作所為是竊盜統治(kleptocracy,註)的體現,判決結果可以提醒政府高層「沒人能凌駕於法律之上」。

註:竊盜統治(kleptocracy)指的是當權者濫權侵占人民的財產與權利為己用。

post title

2016年,一名在吉隆坡的工人走過印有「一馬公司」字樣的建築工地。

路透社/達志影像

正義總算獲得伸張

面對判決結果,國會反對黨領袖安華(Anwar Ibrahim)拍手叫好,並且稱正義總算獲得伸張。安華說:「十多年來,『一馬基金』醜聞重創我們國家的聲譽,並且成為許多馬來西亞民眾的痛苦來源。」

「本來應該用在開發和幫助窮人的錢卻成了前首相和他朋友的非法收益。」

馬來西亞諾丁漢大學分析師威爾士(Bridget Welsh)表示,這起判決對馬來西亞來說當然是好事一樁,他說:「我認為在大部分馬來西亞民眾間瀰漫著一股正義獲得伸張的痛快感。」

「要記得大部分的馬來西亞人在 2018年國會大選時投票求改變,『一馬基金』弊案可說是催化劑,這個案子損害馬來西亞聲譽,我認為今天的判決開始朝重拾聲譽邁進。」

不能高興得太早

然而,澳洲塔斯馬尼亞大學亞洲研究教授詹姆斯(James Chin)沒有那麼樂觀,他說:「人們現在真的不應該慶祝...我們知道在馬來西亞許多這類涉及政治的案子一到上訴庭就被翻案。」

「所以我們今天獲得的有罪判決不代表事情會改變,納吉仍然是國會議員,我們必須等上訴後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