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分手專家 幫你離婚、挽回、棒打鴛鴦

by:徽徽
9912

在凡事不敢正面衝突的日本社會,你可以付錢請人幫你離婚、棒打鴛鴦,甚至讓外遇的另一半回到自己身邊,而提供這些服務的就是「分手專家」。

post title

在日本,有一種很特別的職業,專門幫不敢當面衝突的客戶達成分手或挽回的目的。

Photo: Uki Eiri

不敢正面衝突  需要中間人幫一把

在日本社會,人們避之唯恐不及的就是正面衝突,不管是離婚或是想要棒打鴛鴦,都需要「中間人」幫忙處理。

分手專家的崛起

東京立教大學精神醫學教授町沢靜夫(Shizuo Machizawa)說:「『中間人』在日本文化中非常重要,然而隨著社會轉變,許多『中間人』都不見了。因此,商業服務興起來填補這個空缺。」這個「中間人」,就是分手專家(Wakaresaseya,別れさせ屋)。

十年前遭到重創

然而,分手專家這個產業在 2010年受到了一次重創,讓這個遊走道德和法律邊緣的職業更加聲名狼藉。

post title

2010年,日本分手專家桑原武愛上了目標五十畑理惠,在五十畑理惠發現他的身分想要分手時,桑原武勒死了她。

Photo: congerdesign

分手專家情殺案件

2010年,桑原武拿繩勒死想要分手的女友五十畑理惠,這不僅是一件駭人聽聞的情殺案,更特別的是桑原武是一名受雇於五十畑理惠丈夫的分手專家,原本是為了引誘五十畑理惠與之相戀,進而留下證據供五十畑理惠的丈夫打離婚官司之用,沒想到桑原武愛上了五十畑理惠,釀成了這起悲劇。

分手專家產業改革

最後,桑原武遭判 15年有期徒刑,分手專家這個產業也因本案名聲跌入谷底,再加上本就圍繞該產業的詐欺事件,大眾對分手專家的信心全失,這也讓分手專家產業決定改革,包括與之合作的私人徵信社必須擁有執照、嚴禁分手專家在執行任務時與目標發生關係等。

十年後的今天

十年後的今天,分手專家這個產業並沒有消失,反而從谷底反彈後復甦,許多分手專家隸屬於私人徵信社底下,為客戶提供一條龍的服務。

post title

根據目標的棘手程度,分手專家的收費標準也會跟著調整。

Photo: Shutterbug75

費用不便宜  十多萬是基本款

來自「分手事務所」First Group的分手專家望月佑介(音譯,Yusuke Mochizuki)表示,聘請分手專家的費用並不便宜,因此他們的客戶通常非富即貴。望月佑介指出,如果已經有很多關於目標的資訊、案子看起來不太棘手的話,他可能只會收 40萬日圓(折台幣約 11萬元),但如果目標就像個隱士一樣,相關資訊少之又少,需要他們特別花心力調查的話,費用當然會往上加。

如果遇到政治人物或名人

再者,如果遇到像政治家或名人這類需要最高保密層級的大客戶,望月佑介有可能收到 2,000萬日圓(折台幣約 565萬元),這其中多少有給分手專家精神補償的意味在。

其實,所作所為不道德

在東京擔任分手專家的伊藤宏(音譯,Hiroshi Ito)表示:「如果我不是做這個的,我會覺得我們有很多所作所為其實是不道德的。」

post title

根據日本分手專家的觀察,如果想與另一半離婚,讓另一半愛上他人後,離婚的機率會提升。

Photo: djedj

戀上他人,比較願意離婚

分手專家遊走在道德和法律邊緣這點,挑起了住在倫敦的英國作家史考特(Stephanie Scott)的興趣,她也以桑原武情殺案為本,寫成了小說《我剩下的就是你的了》(暫譯,What's Left of Me is Yours)。

在寫書的過程中,史考特對分手專家做了十分深入的研究,她提到分手專家專門幫人避免衝突,「假使你的妻子戀上某人,她會比較願意離婚」。因此,要是另一半不願意離婚,派出分手專家去誘惑他可能是一招。

希望另一半回來

不過,望月佑介表示,他大部分的客戶都不是想要離婚,而是希望另一半可以回到自己的身邊,這之中的操作更加複雜。

分手專家操作大公開

舉例來說,如果一名妻子認為她的丈夫有外遇,分手專家A會先地毯性地研究丈夫這個人,包含他的生活習慣、他的朋友是怎麼樣的人等等。發現丈夫喜歡去健身房後,A會找來與丈夫一樣操著一口鹿兒島腔的男性分手專家B,讓B想辦法去健身房變成丈夫的好朋友,再進而認識丈夫的外遇對象。

了解第三者後,B會找來女性分手專家C,讓C去接近第三者並且成為第三者的閨蜜。在了解第三者喜歡怎麼樣的男性後,C會介紹男性分手專家D出場,讓這個符合第三者所有條件的「夢幻情人」擄獲第三者的芳心,進而讓第三者離開丈夫。

絕不能與目標發生關係

在這個過程中,D必須嚴守職業規範,絕對不能與第三者發生親密關係,也絕對不能公開自己是一名分手專家,並且事成後要逐漸退出第三者的人生。

post title

有的分手專家會提供事後服務,確定目標真的有離開客戶的配偶,並且鼓勵客戶好好對待回到身邊的另一半。

Photo: Sasin Tipchai

其實是勞力密集產業

要成功完成上述這一套,必須用上四名分手專家,因此形容這個產業是勞力密集產業一點也不為過。望月佑介說:「你必須非常熟悉日本法律。」包含與婚姻、離婚相關的法律,還有清楚知道哪些是絕不能跨過去的底線。

提供事後服務  確定目標真的離開

在事成之後,有的分手專家還會提供事後服務,確定目標真的有離開客戶的配偶,並且透過一些小手段,讓配偶重新愛上客戶,像是散播鄰居覺得太太很有吸引力之類的謠言,讓先生重新燃起對太太的興趣。

除此之外,事後服務還包括勸戒客戶停止抱怨、鼓勵客戶減重、好好打扮自己,讓自己在另一半面前更有魅力等等。

就像切除腫瘤一樣

分手專家樋渡聖(Kiyoshi Hiwatashi)說:「這就像是癌症手術一樣,你把腫瘤切除了,但你需要確定癌症不會再復發。」

post title

當生活充滿謊言,有的分手專家坦言,他們已經喪失了對人的信任感。

Photo: Roland Schwerdhöfer

分手專家的職業傷害

雖然分手專家薪水看似優渥,但他們面對的職業傷害令人難以承受。有的分手專家表示,他們這種與謊言為伍的生活讓他們喪失對人的信任感。伊藤宏說:「我不認為我能結婚,人與人之間的連結對我來說太不堪一擊了。」

喪失對人的信任感

負責經營分手專家公司的吉田弘之(音譯,Hiroyuki Yoshida)則提到,他雖然在財務上沒什麼煩惱,但他沒什麼朋友、永遠都在移動,並且越來越懷疑人性,他說:「這一切真的太難以承受了,你會不再信任人。」

有需求就不會消失

無論如何,只要人們有需求,分手專家這個產業就一定還會存在,凸顯出金錢和欺瞞交織的關係比人們以為的還要常見。

「這是一份非常有趣的職業,」分手專家望月佑介表示,他透過這個職業學到人們如何說謊、交談和詮釋:「看看人們是如何構成的,這非常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