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名女子在這被性侵 波赫血腥飯店被當景點推廣

by:徽徽
54454

位於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境內的「維利納弗拉什飯店」,乍看跟一般歐洲的SPA水療度假飯店沒什麼兩樣,然而它背後卻充滿血腥的歷史,這段歷史至今仍是性侵倖存者心裡的痛......

post title

圖為維利納弗拉什飯店,這間飯店位於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境內的維舍格勒市,隸屬於塞族共和國,就坐落於德里納河上。

Photo: Aleksandar Bogicevic

飯店作為指揮總部  在這裡性侵、殺人、施虐

1992年,當波士尼亞戰爭的戰火正烈時,塞爾維亞人在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簡稱波赫)境內大舉屠殺波士尼亞人。塞爾維亞「白鷹」準軍事組織領導人盧基奇(Milan Lukić)將維舍格勒市(Visegrad)的維利納弗拉什飯店(Vilina Vlas hotel)當作指揮總部,在這裡和一干軍人犯下令人髮指的性侵、殺人、施虐犯行。

小補充:波士尼亞戰爭(1992-1995)

在南斯拉夫聯邦解體的過程中,波赫在 1992年宣布獨立,當時境內 430萬人口中,有 33%塞爾維亞人、17%克羅埃西亞人和 44%波士尼亞人。針對「波赫獨立」這個議題,克羅埃西亞人和波士尼亞人都支持,但塞爾維亞人堅決反對。

於是,克羅埃西亞人和波士尼亞人組成聯邦,與塞爾維亞人開戰,波士尼亞戰爭就此開打,造成約 20萬人死亡、200萬人淪為難民。

一直到 1995年,交戰各方簽訂《岱頓和平協定》(The Dayton Peace Accord)才為長達三年多的血腥戰爭畫下休止符,波赫境內在行政和管理上則出現兩個政治實體:波赫聯邦(又稱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 Federation of Bosnia and Herzegovina),以及塞族共和國(Republika Srpska)。

post title

圖中黃色區塊是波赫聯邦,橙色區塊是塞族共和國,這兩個政治實體組成了獨立國家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

Photo: PRODUCER
post title

圖中紅色地標處,就是波士尼亞戰爭時,被塞爾維亞「白鷹」準軍事組織領導人盧基奇當作指揮總部的維利納弗拉什飯店。

地球圖輯隊

每一間房都有人被性侵

波士尼亞戰爭女性受害者組織(Women Victims of War,WVW)主席哈塞西奇(Bakira Hasecic)說,在維利納弗拉什飯店裡,每一間房都有女性在裡頭被性侵或被殺害,有的受害女性才只有 14歲,少於 10人活著從飯店出來,其中一人就是哈塞西奇。

至少有200名女性受害

根據統計,至少有 200名波士尼亞女性被抓到維利納弗拉什飯店供軍人性侵,她們的丈夫、兄弟和兒子也被帶到飯店內殺害和虐待。多年來,少有倖存者願意在媒體前受訪,公開在這座飯店內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唯一鬆綁的時候,就是性侵的時候

不過,其中一名倖存者願意匿名受訪,她在接受新聞媒體《巴爾幹洞察》(Balkan Insight)訪問時談到,塞爾維亞「白鷹」準軍事組織領導人盧基奇當著她的面用刀殺死她 16歲的兒子後,在她家性侵了她,最後把她帶到維利納弗拉什飯店。

在飯店內,這名女子多次被盧基奇性侵,她回憶道:「當時有許多女人被關在飯店內,飯店內到處都是血跡,所有房間都被上鎖。」

「每天,他們會丟麵包給我們吃,我們因為雙手被綁住的關係,只能想辦法用嘴去接。他們唯一鬆綁我們的時候,就是性侵我們的時候。」

河中飄滿波士尼亞人的屍體

當時,塞爾維亞人在維舍格勒市殺了太多波士尼亞人,他們把一具具屍體往德里納河(Drina river)丟,還造成德里納河下游的水力發電廠被屍體塞住,廠長還因此寫信給維舍格勒市的警探,要求他們想辦法注意一下。

時過境遷,維舍格勒觀光局為維利納弗拉什飯店拍攝了宣傳影片,影片中絕口不提這間飯店背後的黑歷史。

被當作旅遊景點來推廣

而現在,這個充滿血淚的地方,在今年暑假被維舍格勒市當作「旅遊景點」來推廣,並且搭配優惠券和廣告標語:「我們在維舍格勒等你。」

空中SPA  標榜能放鬆身心

不只如此,在官方觀光網站上,維利納弗拉什飯店被標榜是一間「空中SPA」,有鑑於它的高海拔、優美的自然環境和溫泉,遊客來此能好好休息、放鬆身心。

盛讚水質有回春功效

波赫公共廣播電台BHRT更盛讚維利納弗拉什飯店的水質有回春的功效,它們在報導中寫到:「幾世紀來,無論是生病還是健康的人都會來這裡,有的是為了健康問題,有的是為了休息和找樂子。」

對飯店黑歷史絕口不提

然而,無論是官方觀光網站或是公共廣播電台的報導,都對過去發生在維利納弗拉什飯店的一切絕口不提,宛如波士尼亞女性在這裡遭性侵的歷史不存在。

post title

2012年5月26日,波士尼亞人來到位於維舍格勒市德里納河上的石橋,將 3,000朵玫瑰拋進德里納河中,悼念當地在波士尼亞戰爭中身亡的 3,000名受害者。

路透社/達志影像

Trip Advisor、Google照樣列為觀光景點

在著名旅遊評論網站Trip Advisor上,維利納弗拉什飯店依舊被列為房源,上頭也沒提到飯店的血腥歷史;Google搜尋引擎也照樣把維利納弗拉什飯店列為觀光景點。

波士尼亞女子發起網路請願活動

正因如此,當維舍格勒市政府大動作推廣觀光的同時,反對者也在網路上發起請願活動,呼籲Google不要把維利納弗拉什飯店在Google search和Google maps列為觀光景點。目前該請願活動已經獲得超過 2萬人連署。

如果,今天換成納粹集中營......

發起請願活動的波士尼亞女子特羅基奇(Amela Trokic)在請願書上寫到:「親愛的Google,如果有人決定把納粹德國建設的奧斯威辛集中營(Auschwitz-Birkenau)變成供人周末放鬆一下的健康養生中心,你會讓他們在Google上這麼宣傳嗎?你會讓集中營作為旅遊設施出現在Google maps上嗎?」

「自從 1990年代波士尼亞戰爭發生以來,這座飯店沒什麼大改變,客人可以在眾多房間中挑一間來住,可以睡在 160張床中的其中一張,這裡的房間和床鋪都是當年受害女性遭性侵、受害男性遭折磨、毆打和殺害的事發地點,這裡擺放的傢俱都沒變。」

「雖然我們不能阻止知道當年歷史的瘋子造訪此處,並且待在這棟令人噁心的建築內,但我們可以阻止有人積極宣傳這座飯店。」

post title

圖為 1992年5月,波士尼亞戰爭塞族戰犯盧基奇當時的照片。

歐新社/達志影像

睡在性侵受害者的床上

波士尼亞戰爭女性受害者組織主席哈塞西奇表示,許多造訪維利納弗拉什飯店的遊客根本不知道他們睡在當年受害女性遭性侵的床上,也不知道他們在人們被處刑的游泳池游泳。

受害者跳樓自殺

其中,年僅 24歲的受害女性阿麥斯佩克(Jasmina Ahmetspahic)在連續被性侵和虐待多日後,從飯店三樓縱身一跳自殺身亡。

「所有住在維利納弗拉什飯店的遊客,縱使他們過去對飯店的歷史不知情,他們現在也知道了,」哈塞西奇接著說:「當局不想談論發生在飯店的犯行,飯店的員工不想告訴顧客這些房間內發生的真相。」

哈塞西奇表示,為了悼念受害者之死,應該在飯店設置一座紀念碑。此外,連接飯店的街道應該重新被命名為阿麥斯佩克,以紀念這間飯店背後的血腥歷史。

Trip Advisor:不會將飯店下架

無論如何,對於特羅基奇發起的請願活動,Google尚未回應;Trip Advisor則表示,他們不適合就問題房源的歷史多作評論,只要飯店仍然在營運,他們就不會將飯店從網站上下架。

post title

1992年5月,波士尼亞戰爭塞族戰犯盧基奇留下了在維舍格勒市洗頭的照片。

歐新社/達志影像

「種族滅絕式強暴」

專門研究波士尼亞戰爭的塞拉耶佛大學學者貝西里維奇(Edina Becirevic)表示,發生在維利納弗拉什飯店的事情,正是「種族滅絕式強暴」(Genocidal rape)的例子:塞爾維亞人在戰爭中用性侵當作武器,針對波士尼亞人進行種族清洗,強制波士尼亞女性懷孕,無法懷孕的女性則被當作洩欲工具。

塞爾維亞人否認大屠殺

貝西里維奇說:「在波赫的政治實體塞族共和國內,塞爾維亞人否認大屠殺很常見,塞族共和國政府也不斷花錢將維利納弗拉什飯店包裝推廣成旅遊勝地,這些都證明了他們在波士尼亞大屠殺中是共犯。」

post title

2006年2月24日,波士尼亞戰爭塞族戰犯盧基奇來到位於荷蘭海牙的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庭受審。

歐新社/達志影像

戰犯遭判無期徒刑  但不是因為性侵

2009年,位於荷蘭海牙的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庭(ICTY)總算作出判決,殺人如麻的塞爾維亞「白鷹」準軍事組織領導人盧基奇被判無期徒刑,然而他的罪名並沒有包含性侵他人這一項。

負責起訴盧基奇的國際檢察官格羅姆(Dermot Groome)表示,雖然他們手上握有大量維利納弗拉什飯店性侵案的證據,但最後卻未能將盧基奇以性侵罪名定罪。

害怕出庭  不願配合起訴加害者

對於在維利納弗拉什飯店內遭性侵和虐待的女性,格羅姆說:「她們是我當檢察官以來,見過受創最深的人。」格羅姆補充道,有的受害者因為害怕出庭,所以不願意配合起訴性侵加害者。

post title

2006年10月5日,在波士尼亞戰爭中遭到強暴的女性受害者來到塞拉耶佛的聯合國大樓前,抗議負責起訴盧基奇的檢察官沒能將盧基奇以性侵罪名定罪。

路透社/達志影像

市長:不知道飯店內發生了什麼事

即使ICTY證實了維利納弗拉什飯店作為性侵營的黑歷史,飯店所在地的維舍格勒市依舊否認聽過飯店內發生任何性侵、虐待和謀殺案。

維舍格勒市長朱雷維奇(Mladen Djurevic)說:「我不知道飯店內發生了什麼事,我也對回溯過去一點興趣都沒有,如果我連興趣都沒有,我又為什麼要讀相關資料?」

永遠會是一間帶著黑歷史的飯店

對於想要隱藏飯店黑歷史的當局,波士尼亞戰爭女性受害者組織主席哈塞西奇說,她怎麼也想不透飯店發生這麼可怕的犯罪事件,當局居然還有勇氣提供房間給遊客。

對我們這些活下來的受害者來說,維利納弗拉什飯店永遠都會是一間帶著黑歷史的飯店。我們不會放棄,我們會告訴大家真相,並且為真理和正義而戰。波士尼亞戰爭女性受害者組織主席 哈塞西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