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國經營線上圖書館 教你怎麼發動恐攻

by:山謬
6016

你以為各國與恐怖組織伊斯蘭國的戰爭已經結束了嗎?答案剛好相反,這場戰爭不過從現實世界,轉入一般人不容易注意到的虛擬世界。

post title

各國與恐怖組織伊斯蘭國的戰爭看似告一個段落,其實不過是從現實世界轉入虛擬世界。最近,研究人員就在網路上發現一個內含大量恐攻相關資料的線上圖書館。圖為一本阿拉伯語書籍。

Photo: Lexi T

散播恐怖主義的種子

在現實世界中,對抗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的戰爭看似告一個段落,但實際上,這場漫長的戰爭不過從現實世界,轉入虛擬世界。

最近,專門研究恐怖主義的智庫戰略對話研究所(Institute of Strategic Dialogue,ISD)的研究人員,就在網路上發現一個自稱伊斯蘭國的組織經營的線上圖書館,其中收藏的資料之詳盡,足以讓任何未來有心追隨伊斯蘭國腳步的人建立起下一個伊斯蘭國。

大量Twitter帳號都附上同一個連結

去年 10月,伊斯蘭國的領導人巴格達迪(Abu Bakr al-Baghdadi)驚傳身亡,消息在傳出後不久,立刻充斥主流社群平台。這時,ISD的研究人員注意到一件不尋常的事:很多支持伊斯蘭國的貼文中都包含一條短連結,通往一個由 9種語言編寫的線上圖書館。

post title

線上圖書館中收藏大量與過去恐攻案細節相關的文件,就連 2017年發生於英國的曼徹斯特體育館爆炸案的資料也在其中。圖為曼徹斯特體育館爆炸案發生後一年,民眾在案發地點附近獻上花束悼念遇難者。

歐新社/達志影像

9萬筆資料,每月1萬人瀏覽

經過一番研究後,ISD的研究人員發現,這座「線上圖書館」收藏超過 9萬筆資料,以影片、文字、圖片形式儲存。資料種類也非常多元,像是過往恐怖攻擊案的細節、爆裂物優缺點比較、製作教學,到不被維安人員發現的武器隱藏技巧等,任何人只要有心,都能從中找到符合需求的資料。

研究者估計,這座線上圖書館每個月共會吸引 1萬名不同的用戶瀏覽,大部分是來自阿拉伯世界、年齡介於 18歲-24歲的男性,40%的流量是來自社交平台,其中占比最高的是YouTube。

研究人員:就像恐怖主義的藍圖

研究人員形容,這座線上圖書館內容之詳盡,足以讓任何有心發起恐攻的人從計畫到執行,完成一場震驚世人的恐攻計畫。

ISD的副主任阿雅德(Moustafa Ayad)說道:「這座圖書館就像恐怖主義的藍圖一樣,連附註都一清二楚。」

post title

這座線上圖書館不只是一座恐攻圖書館,其中也有不少與伊斯蘭國日常生活、學校課綱、宗教文件等相關的資料。圖為 2017年時,攝影師於伊拉克大城摩蘇爾(Mosul)街頭發現的一幅遭損毀的伊斯蘭國國旗塗鴉。

美聯社/達志影像

「恐攻」不是唯一主題

如果因為上面的敘述,就將這座線上圖書館與「恐攻圖書館」畫上等號,那可就小看了這座圖書館的資料。

隨著研究人員深入資料海中,他們還在其中發現宣傳伊斯蘭國理念的文件,像是伊斯蘭國的願景、學校的課綱、宗教文件以及政治文宣等,也有不少關於伊斯蘭國統治下日常生活的紀錄。

不是伊斯蘭國專屬

雖然這座線上圖書館是由一個自稱伊斯蘭國的組織經營,但裡頭收藏的資料不只有伊斯蘭國一個組織,ISD的研究人員也在線上圖書館的其他分類中,發現其他極端團體的資料夾。

post title

有時候,這座線上圖書館背後的經營者會透過機器人帳戶或是駭客的協助,大量的散播與極端主義相關的內容。

Photo: Sara Kurfeß

機器人帳戶、駭客負責散播

這座線上圖書館主要透過兩個辦法觸及更多人群,第一個是機器人帳戶,第二個則是駭客。

每天,都有無數機器人帳戶會負責透過社群網站的留言功能,讓更多人有機會接觸這座虛擬圖書館中的資料。

利用名人相關帳號幫忙散播

另一個方法,則是透過與名人或是運動員有關的帳號來散播極端主義相關的資訊。

舉例來說:伊斯蘭國曾駭入一名知名歌手小賈斯汀(Justin Bieber)粉絲的帳號,用他的帳號散播該線上圖書館中的資料。

post title

ISD副主任阿雅德表示,在背後經營這個線上圖書館的人不僅清楚各個社群平台的遊戲規則,也十分清楚手上資料隱含的力量,才不斷透過各種方法,將手上的資料散播出去,觸及更多可能會成為極端主義分子的人。圖為一名聖戰士正在用手機,錄下眼前的一場遊行。

路透社/達志影像

背後力量玩弄平台於股掌之間

ISD副主任阿雅德認為,背地裡經營這座線上圖書館的人不只熟悉社群平台的經營規則、進而能將它們玩弄於股掌之間,也十分清楚線上圖書館中資料隱含的力量,才想找出各種辦法,將圖書館中的資料散播出去。

想要封禁不容易

正當研究人員開始構思如何才能徹底封鎖這座線上圖書館時,卻又遇上了新難題。研究人員發現,大部分線上圖書館內含的資訊都分散在不同的去中心化平台上,任何人都能輕易儲存、分享,但有心封鎖的人卻很難徹底封鎖它。

BBC的資深聖戰觀察家阿拉米(Mina Al-Lami)指出,去中心化平台兼具自由、隱私和加密等優勢,是吸引恐怖分子目光的主要原因,她說道:「去中心化平台的開發者們對存在平台上的資料沒有控制權,無法任意刪除資料,也無法對早已存在使用者自己的伺服器上、或是早已在使用者間散播的資料作任何更動,因而吸引了聖戰分子的注意力。」

post title

每天,網路上與極端主義有關的資料不斷增加,自然也讓負責監管、撤下內容的單位疲於奔命。

Photo: Richard Dykes

打一場看不見盡頭的仗

英國打擊極端主義委員會(Commission for Countering Extremism)的負責人薩拉汗(Sara Khan)感嘆道:「最令人震驚的是,現在極端主義者能以前所未有的簡單方式,就能將政治宣傳內容散播給龐大人群。」

「舉例來說,上一秒你才想辦法撤下一份資料或封鎖一個資料庫,下一秒你又會發現新冒出數百個檔案需要處理。我們正面對一場看不見盡頭的戰爭,而目前採用的應對方式無法一直持續下去。」

已經向有關單位示警

研究人員認為,這座線上圖書館的存在,形同讓極端主義有一條足以不斷在網路上散播更多極端資訊的管道。

目前,研究人員已經對美國紐約東區檢察官辦公室(US Attorney's Office for Eastern District of New York)、倫敦警察廳(Metropolitan Police)等單位提出警告,倫敦警察廳方面也表示相關專家已經開始評估這座線上圖書館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