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辭職」的教宗左右手 梵蒂岡財務醜聞餘波未了

by:山謬
5565

一夕之間,身處梵蒂岡權力核心的樞機主教貝丘宣布辭職。但他在周五召開的一場記者會,又讓外界對他唐突地離開有了更多不一樣的猜想......

post title

周四,梵蒂岡突然宣布一則重大消息:向來身居高位的樞機主教貝丘已經向教宗提出辭職,並已獲得教宗同意。

美聯社/達志影像

位高權重的樞機宣布辭職

上周四(24)晚間,梵蒂岡發表聲明,表示教宗方濟各(Francis)已經接受聖座封聖部部長兼樞機主教貝丘(Giovanni Angelo Becciu)的辭職,同時他也「放棄與樞機職相關的權利」。

身居梵蒂岡的權力中心,貝丘突發性地辭職已經十分引人注目,但接著又傳出他是在教宗的要求下才提出辭呈並放棄相關權利,讓這起辭職案在短時間內獲得媒體的大量關注。

「放棄與樞機職相關權利」,究竟放棄了什麼?

梵蒂岡的聲明並未指出貝丘究竟放棄什麼樣的權利,但以《路透社》為首的眾多外媒推測,對一名 80歲以下的樞機主教來說,最重要的權利莫過於教宗選舉中的投票權,放棄這份投票權,意味貝丘的辭職茲事體大。

依然保留樞機主教頭銜

不過貝丘雖然已經宣布要放棄樞機職相關權利之餘,外媒從聲明的用詞中推測,貝丘未來應該還是可以保有樞機主教的頭銜。

post title

在升任樞機主教的典禮上,貝丘(左,身穿紅衣者)從教宗方濟各(右,戴白色高帽者)手上接過樞機主教專屬的帽子。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2018年,教宗方濟各親自將貝丘擢升為樞機主教。

Newscom/達志影像

「我以為我是教宗的朋友」

「直到周四晚上,我都還以為我是教宗的朋友,是他忠誠的執行者,」周五(25)接受媒體採訪時,貝丘對媒體表示:「接著,教宗告訴我他獲得一份指出我涉及一項不恰當行為的報告,他不再信任我了。」

教宗的左右手

貝丘的離去之所以廣受矚目,是因為他是梵蒂岡舉足輕重的人物之一。在 2011-2018年,他擔任梵蒂岡最有權勢的聖座國務院副國務卿一職,這項工作使他幾乎每天都得以與教宗會面。

2018年,現任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親自將他擢升為主教,並讓他轉任梵蒂岡封聖部部長,直到昨日辭職為止。

post title

貝丘表示,他被迫辭職的原因與先前兩起涉嫌挪用公款、圖利家人的案子有關。

Newscom/達志影像

為何貝丘突然宣布辭職?

梵蒂岡的聲明並未說明貝丘辭職的原因,但根據貝丘本人及《衛報》等媒體的整理,他的辭職多半與挪用公款圖利家人,和近年讓梵蒂岡難以脫身的倫敦房地產投資醜聞有關。

涉嫌圖利自家兄弟

貝丘過往曾承認他將一筆約 10萬歐元(折台幣約 345萬4,000元)的資金,交給他管轄的教區義大利薩丁尼亞島,一個由貝丘的兄弟托尼諾(Tonino Becciu)經營的慈善機構,儘管貝丘堅稱所有的錢都已確實進入慈善機構的帳戶裡頭,這還是讓他身陷挪用公款、圖利家人的風波。

工程包給自家人

除此之外,當古巴、安哥拉兩地的梵蒂岡大使館需要修繕時,貝丘也被控聘請了他的兄弟所經營的門窗公司。對此,貝丘曾向外界澄清說這筆交易早已獲得梵蒂岡當局的同意,是一筆合法交易。

「我連一歐元都沒有偷...」貝丘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如果他們將我送進法院,我將為自己辯護。」

post title

圖為英國倫敦雀兒喜區一景。這裡是倫敦的高級住宅區,梵蒂岡也有在這裡投資房地產。

Photo: Ewan Munro

倫敦房地產醜聞可能是原因

除了上述挪用公款、圖利家人的指控外,外界認為貝丘擔任副國務卿期間發生的投資倫敦房地產醜聞,也是造成他這次辭職的潛在原因之一。

2014年,梵蒂岡花費約 2億美元(折台幣約 59億200萬元)的資金,購買位於英國雀兒喜區(Chelsea)的房地產。這筆投資後來被爆料部分資金來自全球天主教徒捐給梵蒂岡,本應用於慈善事業的「彼得獻金」(Peter Pence)。

2019年,梵蒂岡警察突襲國務院辦公室,帶走部分文件和電腦,5名國務院的職員也因而被停職。今年 6月,梵蒂岡警察進一步逮捕在這筆投資中扮演要角的義大利商人托齊(Gianluigi Torzi),指控他犯下詐欺、挪用公款、洗錢等罪名。

過程中,教宗一度用「貪汙」一詞,形容這樁醜聞的嚴重性。直到今天,梵蒂岡都還飽受其擾。

post title

周五,貝丘召開記者會,說明突然辭職一事背後的經過,並向教宗尋求為自己辯護、自證清白的權利。

美聯社/達志影像

貝丘:投資一切合法,資金並非來自彼得獻金

雖然在一系列調查中,貝丘都沒有出現在警方的調查名單裡,但是作為當時國務院的副國務卿,倫敦房地產投資案自然與他脫不了關係。

直到今年年初,貝丘都還在為這筆交易辯護,強調他始終都以梵蒂岡的利益為最高優先,這筆投資案完全是依規定進行,並未對梵蒂岡造成任何損失,投資的資金也非來自彼得獻金。

他說:「梵蒂岡確實投資那棟建築。那是個很好的機會,今天很多人都還在羨慕我們。」

準備好證明自己的清白

貝丘形容,被教宗親自要求辭職一事「對他、他的家人、母國的民眾來說都是很大的打擊」,但是出於順從以及愛教會、教宗的心,他願意辭職離開。

「但是我會證明我是清白的」,貝丘說道:「我要求教宗賦予我為自己辯護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