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 code榮光再現 保持距離要靠它

by:徽徽
6169

在行動支付盛行的中國,QR code掃碼支付隨處可見;然而對西方國家來說,QR code是個快被歷史洪流淘汰掉的技術,直到COVID-19(武漢肺炎)的出現......

post title

不要問,掃就對了!

地球圖輯隊

保持社交距離的技術

在歷經數十年來的人情冷暖和嘲笑後,QR code總算在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蔓延的現在,重新在西方國家站穩腳步,因為它是一種能夠讓人保持安全社交距離、減少接觸的技術。

舉例來說,現在無論是餐廳菜單、旅館訂房、藥局付帳等等,各大商家無不要求顧客掃QR code,就是希望能降低傳染COVID-19(武漢肺炎)的風險。

一掃就知道健康狀況

除此之外,更有製藥公司開發出COVID-19檢測應用程式,將使用者的檢測結果和健康狀況記錄進該程式中,外人只要一掃程式QR code,就能得知使用者現在的情況,藉此決定是否讓使用者進入建物、回公司上班或是搭乘大眾交通工具。

沒料到QR code捲土重來

今年八月,英國科技商業顧問媒體Econsultancy副主編宣蓓佳(Rebecca Sentanc)在一篇文章中寫道,她在八個多月、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還沒有蔓延前,曾經提及QR code在走下坡,並且稱QR code「可能是最令人印象深刻,也最常被拿來嘲笑的 2010年代早期潮流,QR code將會被當作驚人的失敗在行銷史中記上一筆」、「我們可能不會看到QR code在 2020年代捲土重來」。

然而,宣蓓佳坦言,當時寫下這些分析的她,怎麼也沒想到QR code居然再現往日榮光。

post title

今年 6月5日,在防疫記者會上,台灣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拿出QR code供記者和民眾掃描,好獲取台灣在防疫上的表現。

歐新社/達志影像

為了追蹤汽車零件而開發

回顧QR code的歷史,QR code是「快速反應碼」(Quick Response code)的縮寫,它在 1994年由日本豐田汽車(Toyota)旗下的Denso Wave實驗室開發出來。當時,豐田汽車需要在汽車生產線上快速追蹤汽車零件,有了QR code讓它們如虎添翼,比只能儲存少量資訊的一維條碼(Barcode)來得好用。

2010年是個分水嶺

在 2010年以前,QR code大部分只出現在製造業的環境下;一直到 2010年後、智慧型手機興起,QR code才出現在民眾的日常生活中,讓人可以一掃就快速連到指定網站。

連結實體和虛擬世界

對當時的人來說,QR code就像擴增實境技術,連結了實體和虛擬世界,標榜自己走在時代最前線的公司紛紛推出帶有QR code的廣告,鼓勵消費者掃QR code拿優惠或是認識公司。

post title

1994年,日本豐田汽車旗下的Denso Wave實驗室開發出了QR code;2020年,QR code因為COVID-19(武漢肺炎)的關係,成了能助人維持社交距離的防疫工具。

美聯社/達志影像

QR code「爛透了」

然而,QUARTZ科技線記者里維羅(Nicolás Rivero)表示,這個時候的QR code「爛透了」,主要有兩個原因:

1. 使用者要下載特定app才能掃QR code,不像現在用智慧型手機的內建相機掃QR code就可以了。

2. 出來的頁面沒有量身訂做成手機版頁面,使用者看到的是縮小版的桌機頁面,非常難看。

使用率一路往下

有鑑於此,2011年12月,美國媒體測量和分析公司Comscore在調查中發現,全美只有 20%的智慧型手機用戶使用過QR code;加拿大只有 16%;西班牙和英國則是 12%,而且從這個時候開始,QR code的使用率就一路往下,讓QR code成了行銷毒藥和眾人嘲笑的對象。

搞屁壓QR codes

舉例來說,有網友就成立一個名為「WTF QR CODES」(搞屁壓QR codes)的部落格,記錄那些被當作笑話的QR Code,像是印在球鞋上的QR Code、告訴你香瓜成熟了沒的QR Code,還有掃了會跟你說你是不是站在鐵軌上的QR Code。

科技媒體Gizmodo則用「收集QR Code這個可悲和可怕科技集大成的部落格」來形容「WTF QR CODES」。

post title

在中國杭州一間傳統市場內,消費者可以用掃QR code的方式消費。

歐新社/達志影像

中國電子支付不能沒有它

隨著QR code逐漸消失在西方國家的視線中,在世界另一端的中國倒是將QR code用得淋漓盡致,讓它成了電子支付的必要技術。

掃QR code加好友

2014年,社群媒體Snapchat的CEO斯皮格(Evan Spiegel)去了中國一趟,看到QR code在中國的發展後,斯皮格立刻成立一支團隊開發Snapchat版的QR code──Snapcodes,使用者只要掃Snapcodes就可以輕鬆地互加好友,這種使用QR code的方式因而在社群媒體間流行開來,現在Facebook、Twitter、LINE等都能透過掃QR code的方式加好友。

手機相機內建掃QR code功能

2017年,QR code有了爆炸性的突破,iPhone和Android手機的相機內建了掃QR code的功能,使用者不用另外下載app就能掃QR code。當時,《連線》雜誌大幅報導了這項突破,並且寫道「QR code再也不是來自過去的失敗發明,它們是未來,這一次是真的」。

post title

QR code因為疫情蔓延的關係,迎來了它的黃金年代,更在 18號這一天獲頒美國電機電子工程師協會里程碑獎。

路透社/達志影像

COVID-19來襲,迎來黃金年代

然而,QR code並不如《連線》雜誌的預期,它們並沒有迎來爆炸性的成長。根據QR code管理公司Scanova提供的數據,2018-2019年美國家戶在使用QR code上只成長了 7%。

一直到今年,隨著COVID-19(武漢肺炎)全球肆虐,QR code才在西方國家迎來了它們的黃金年代。而在 18號這一天,QR code更獲得了美國電機電子工程師協會(IEEE)頒發的IEEE里程碑獎(IEEE Milestone award),表彰QR code對全球的貢獻。

沒有任何科技是完美的

然而,QR code真的那麼好用嗎?其實,QR code的資安問題一直受到大眾的討論,因為它有「偽裝QR code」的問題。

無論如何,英國科技商業顧問媒體Econsultancy副主編宣蓓佳寫道:「沒有任何科技是完美的。如果QR code可以克服它們過去的失敗和被人當作只是個噱頭,它們有潛力成為品牌和企業有用的工具。」

「目前看來,QR code的前景越來越樂觀。」


上線時間:2020/10/19
增修時間:2020/10/30  修正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