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離奇因公殉職 菲律賓警察命喪雞爪

by:山謬
7322

誰都料想不到,一起單純的非法鬥雞檢查任務,居然會在一隻雞拚死抵抗後,變成一起犧牲一名警員的因公殉職案。

post title

最近在菲律賓,一名警察在突襲檢查非法鬥雞活動過程中,被一隻雞給劃破股動脈,成為當地唯一一名死在雞爪下的警察。

路透社/達志影像

死在雞爪下的警察

最近,菲律賓發生了一起離奇的因公殉職案,在沒有天災、沒有人惡意攻擊的情況下,接獲通報、前往查緝非法鬥雞活動的員警博洛克(Lieutenant Christine Bolok),最終卻因失血過多,在送醫的路上不治身亡。

殺害博洛克的真兇,是一隻鬥雞。

失血過多送醫路上身亡

原來,博洛克在查緝非法鬥雞的過程中,被一隻左腳上仍綁著刀片的鬥雞朝左腿揮了一刀,正巧割破他的股動脈,造成嚴重失血,在抵達醫院前就不幸身亡。

警察生涯25年來首見

「這是起不幸與我無法解釋的噩運所導致的意外。」北薩瑪省的總警察局長阿埔德(Arnel Apud)在向家屬致哀之餘說道。

「剛聽見時我也難以置信。這是我當警察 25年來,第一次因為一隻鬥雞而失去一名警察。」

post title

菲律賓人對鬥雞的熱愛無庸置疑,簡單在街頭巷尾召集一群人、大夥圍成一圈就能展開一場臨時鬥雞賽。

歐新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除了民間自行舉辦的鬥雞賽,菲律賓也有全球頂尖的鬥雞賽事「世界鬥雞盃」。

路透社/達志影像

熱愛鬥雞的國度

從另一個角度看這起新聞,博洛克的死也從旁印證了菲律賓民眾對鬥雞活動的熱愛。事實上,菲律賓的鬥雞早已走出「休閒娛樂」的層級,成為一項擁有精密分工、產值高達數億元的產業。

與世界上多數國家禁止鬥雞相異,鬥雞在菲律賓是一項合法的活動,但是只能由合法的鬥雞場在合法的時間舉辦,像是周日、民間節期或是國定假日等。不過,菲律賓還是有非法的鬥雞活動,只是這類鬥雞活動大多隱身於警方很難追查的地點。

鬥雞場比教堂還多

無論合法或是非法,大量的活動都顯示菲律賓對鬥雞的喜愛無庸置疑,境內有大大小小的鬥雞場,有人甚至會半開玩笑地形容「菲律賓的鬥雞場比教堂還多」,更是凸顯鬥雞之盛行。

在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菲律賓政府在防疫考量下,暫時禁止民間舉行鬥雞活動,但三不五時還是會傳出有人私下舉行鬥雞,這才導致這回員警遭鬥雞殺害的悲劇。

post title

在世界鬥雞盃的賽場上,裁判手中抓緊兩隻鬥雞,默默計算開賽的最佳時機。

歐新社/達志影像

年度鬥雞大賽

因為疫情的關係,原訂於今年舉辦的「世界鬥雞盃」(World Slasher Cup)大賽也遭到取消。

過往,「世界鬥雞盃」固定在菲律賓首都馬尼拉的阿拉內塔體育館(Smart Araneta Coliseum)舉辦,它又被譽為「鬥雞界的奧運」。在為期 5天的賽事中,觀眾們除了可以觀賞 600多場不同的鬥雞賽事,還能從中一窺國際級鬥雞產業的分工。

美國雞,鬥雞的第一首選

對尋求鬥雞買家的商人來說,一年舉辦兩次的世界鬥雞盃是不可錯過的好機會。多數人可能會很訝異,不少鬥雞賣家都是美國人。鬥雞業的顧問魯宗(Rolando Luzong)表示:「不少出現在世界鬥雞盃現場的美國人,都是來向在場的鬥雞大戶們推銷自己養的雞。」而菲律賓不少參與鬥雞賽事的人也確實偏好使用美國飼養的鬥雞,除了當地疾病問題較不嚴重,來自美國的鬥雞個性也普遍比較強硬。

經年累月的賽事經驗,讓菲律賓發展出了一套提升比賽可看度的技巧,像是在鬥雞腳上綁刀片、各種激怒鬥雞的手段等。(右滑看更多)

路透社/達志影像

經年累月的賽事經驗,讓菲律賓發展出了一套提升比賽可看度的技巧,像是在鬥雞腳上綁刀片、各種激怒鬥雞的手段等。(右滑看更多)

路透社/達志影像

經年累月的賽事經驗,讓菲律賓發展出了一套提升比賽可看度的技巧,像是在鬥雞腳上綁刀片、各種激怒鬥雞的手段等。

路透社/達志影像

吃好睡飽,就等上場一戰

為了盡可能提高鬥雞的戰鬥力,鬥雞的主人們用盡各種辦法給予鬥雞無微不至的照顧,從飲食規劃上就下足功夫,維他命、補品等從未少過,但是現在也有不少人會用針劑、抗生素等藥品進一步提升鬥雞的身體素質。

取勝無所不用其極

除了身體素質,鬥雞主人還會替這些鬥雞安排訓練,讓鬥雞們熟悉場上各種戰鬥技巧。通常,訓練師會教導鬥雞以循序漸進的方式戰鬥,先朝對手揮舞雞爪和腳上的刀片,最後才看準時機用鳥喙送上最後一擊。

然而,可別以為「循序漸進」意味著比賽節奏拖沓,鬥雞腳上綁的銳利刀片,為的就是要加快比賽節奏,提升刺激和緊張感,因此每回合幾乎都會在 10分鐘以內結束,有時甚至幾秒內就會分出勝負。

打造精彩賽事有一套

同時,長年的鬥雞經驗讓菲律賓人累積出各種創造精彩賽事的奇葩技巧。比方說在開賽前先讓雙方近距離接觸、怒目相視,有時還會朝鬥雞吐口水,以便徹底惹火兩隻雞;每回合間,只讓鬥雞有 15秒的時間休息、恢復體力,過去常會朝鬥雞的肛門灑辣椒粉刺激鬥雞,不過現在更常使用類固醇之類的藥物,以達到更好的效果。

鬥雞負傷離開後,部分飼主會帶著鬥雞到場外的鬥雞醫生處求診。

路透社/達志影像

負傷離場,就找鬥雞醫生報到

一場比賽結束後,部分飼主會帶著鬥雞到場外找「鬥雞醫生」報到。醫生們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檢查鬥雞的身體狀況,同時他們手邊也備有各式各樣的工具,可以替鬥雞們清理、縫合傷口。

「我們這行靠的是名聲。」一名鬥雞醫生在看診之餘,向採訪的記者說道。他表示,當年他是從縫合自己的雞開始練習起,數年後才開始對外收費。又過了好一段時間,穩定的雙手、足以令人信賴的醫術等,才讓他能以此為生,得以在鬥雞場駐點,等著鬥雞主人上門求診。

在世界鬥雞盃的比賽現場,一名鬥雞愛好者高舉手勢準備下注。(右滑看更多)

路透社/達志影像

在世界鬥雞盃的比賽現場,一名鬥雞愛好者高舉手勢準備下注。

路透社/達志影像

歐洲人賭馬,菲律賓人賭鬥雞

想當然耳,鬥雞場上肯定少不了博弈,每注的價碼從一般民眾的 10美元(折台幣約 292元)、100美元(折台幣約 2,915元)開始,到VIP席上富豪們的一注 1,000美元(折台幣約 2萬9,150元)甚至 1萬美元(折台幣約 29萬1,500元)都有。

觀眾們下注並不需要走到特定櫃台購買彩票,而是向散佈在鬥雞場內的賭注登記人比手勢和吆喝,登記人彼此之間再經由繁複但精確的手勢溝通賠率等資訊。

一注換來一台洗衣機

帝迪(Teody)是菲律賓的一名鬥雞愛好者,平時是一名計程車司機。在他豐富的鬥雞博弈人生裡,他曾一舉贏下高達 1萬2,000披索(折台幣約 7,870元)的彩金,比他一整個月的薪水都還要高。

「我買了一台洗衣機,」帝迪想了一會說道:「然後我留了一筆錢拿去喝啤酒。」

post title

在阿拉內塔體育場外,一名穿上黃色小雞裝扮的善待動物組織(People for the Ethical Treatment of Animals)成員被保全架離會場。

歐新社/達志影像

動保團體大肆批評

可以想見,鬥雞向來是動保團體重砲抨擊的活動之一,打從一開始培養鬥雞時的種種不人道對待,像是狹小的活動空間、砍下鬥雞的雞冠以減少對手攻擊目標等行徑,都讓鬥雞飽受批評。

除此之外,鬥雞場內血腥、暴力的場景,和場外時有所聞的毒品交易、搶劫甚至謀殺等刑案,加上環境衛生問題,使得動保團體一直努力遊說各地政府,應該立法禁止這項活動。

在菲律賓以外的地區,動保團體的倡議都有所成效,唯獨菲律賓是少數幾個動保團體費盡心思,卻舉步維艱的地區。或許部分原因與菲律賓廣大的鬥雞愛好者有關,畢竟在他們眼裡,鬥雞可不僅僅是一項休閒娛樂,而是他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