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在杜拜天上飛的男子 法國36歲「飛人」意外過世

by:泥仔
17072

以「飛人」聞名的法國男子瑞費在杜拜出了意外,結束了他追求刺激冒險的一生。

post title

圖為 2015年5月,身穿噴射器在杜拜海灘上飛行的瑞費。

歐新社/達志影像

「難以名狀的哀痛」

今日,「杜拜噴射飛人」(Jetman Dubai)公司表示,36歲的極限跳傘運動員瑞費(Vince Reffet)在訓練的過程中意外身亡,聲明中寫道:「我們感到難以名狀的哀痛......瑞費是一位才華洋溢的運動員,也是深受團隊愛戴與尊敬的成員。我們的思念與他的家人,以及所有認識他、跟他一起工作的人同在。」

聲明中沒有談到意外細節,僅提到他們「正在密切與有關單位合作」。

跟著飛機一起飛

對杜拜當地人來說,他們對「杜拜噴射飛人」或瑞費大概都不會太陌生,特別是瑞費常常穿著噴射器穿梭在杜拜城市之間,最知名的幾次包括和阿聯酋的空中巴士A380「並駕齊飛」,還有從平面往上飛 1,800公尺俯視杜拜、再用降落傘降落。

在影片裡,可以看到瑞費和羅西在A380飛行的紀錄片段。當時兩人是把噴射器載到一定高度後,再和飛機一起飛。

讓你自在飛翔的機具

他們所使用的噴射器Jetman是一個 180公分寬、配有 4個噴射引擎的碳纖維機翼,其最遠可以飛 50公里、時速最快為 400公里,且能飛達 6,100公尺的高空。

Jetman的一大特色是不用靠機械操作,僅靠身體轉向就能控制噴射器的方向,對此,設計出這款噴射器的瑞士人羅西(Yves Rossy)表示,他因為不滿足於每次跳傘都只能往下飛的高空體驗,才會設計出這款由人體控制飛行方向的噴射器。

覺得自己像隻鳥

後來加入羅西團隊的瑞費也抱持類似看法,談起穿著Jetman飛在阿聯酋班機旁邊的感受,他說:「那是一種自由的感受。要知道,當我在跳傘的時候,我總有種得到自由的錯覺,好似我可以到任何想去的地方,但事實上你只會往下降。」

「現在有了這台機器,我就可以像鳥一樣飛翔了。」

今年 2月,瑞費在穿著Jetman飛到 1,800公尺的高空後,再用降落傘降落。這是他們第一次讓噴射器從地面往上飛(之前都是從高空往下飛。)

想要往上飛  事前研究不可少

其實每次的飛行都會進行不少的訓練與評估。以瑞費最近一次從平面往上飛 1,800公尺的經歷為例,「杜拜噴射飛人」先是研究了飛行速度、引擎參數,以及飛行姿勢等細節,同時也配備了煙火式的安全降落傘,讓他就算飛行高度僅有 5-50公尺時也能順利降落。此外,瑞費還進行了至少 50次的試飛,以及超過 100次在有安全繩索的情況下起飛降落、旁邊還有直昇機待命。瑞費在起飛前的身心評估也一直都在考量之中。

當時瑞費在完成這趟飛行後,曾表示他們接下來正在研究可以在不用降落傘、直接用噴射器飛回地表的可能性。

走跳各地的瑞費

其實除了參與噴射器計畫,瑞費還曾經和跳傘夥伴富根(Fred Fugen)從世界第一高塔哈里發塔(828公尺)進行低空跳傘(BASE Jump,也稱定點跳傘),創下世界紀錄。

另外一個比較為人所知的飛行記錄則是在 2017年10月,瑞費和富根從比阿爾卑斯山少女峰略低的高度(約 4,062公尺)透過飛鼠裝(WingSuit)飛行,並在下降 3,200公尺後再飛入移動中的飛機。

2014年4月,瑞費和跳傘夥伴富根從哈里發塔進行低空跳傘,並創下了世界記錄。

每次跳傘  還是會緊張

在不同場合接受訪談時,瑞費不只一次談到他對極限運動的喜愛,其父母也是高空跳傘的愛好者。不過瑞費坦言就算是「走跳各地」的自己,在從飛機跳下去的那一刻總還是有「東西在胃裡翻攪」的感受。

「那是一個天人交戰的時刻,你會感覺全身都不好。但在你跳出飛機後、這個計畫就結束了,然後你會發現自己已經開始醞釀下一個計畫——你發現自己在追求某個瞬間。」

「畢竟我有這麼多夢想想達成,人生又是那麼的短暫。」

影片中是 2017年11月,身穿飛鼠裝的瑞費「飛入」飛機裡。當時的飛行活動是為了紀念 20年前的跳傘先驅戈亞爾頓(Patrick de Gayar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