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長高,他們選擇鋸斷大腿

by:徽徽
29338

每年,世界各地有成千上百人都希望自己的身高能再高一點,然而這些人不只是許願,他們還付諸行動......

post title

2005年5月15日,人在中國的王小姐花了 8萬人民幣(折台幣約 35萬元)做了斷骨增高術,為自己的身高多加 5公分。圖為她在北京一間診所接受治療時的照片。

美聯社/達志影像

「女生不會想跟比她矮的男生約會」

今年 30歲、住在紐約的貝克(Sam Becker)回憶到,國中的時候,他是全班最高的孩子,然而到了高中,他的身高遠遠落後於其他同學。

「當我上大學時,我發現我比許多男生都矮,甚至比女生還矮,」貝克接著說:「身高真的會影響你的生活,老實說,女生通常不會和比她矮的男生約會,有時我會想,我會不會找不到另一半。」

「一直以來,我都覺得長得高和成功有關,我得替自己想辦法。」於是,貝克接受了斷骨增高術(Limb lengthening surgery),成功從 162公分搖身一變成為 170公分。

打斷雙腿  重新學走路

貝克說:「在第一次跟醫生諮詢時,醫生清楚地告訴我這門手術有多麼困難,我很擔心成功長高 8公分後,我能做些什麼。我還能夠走路嗎?我還能夠跑步嗎?」

「在我做完手術後,我每個星期要做三到四次的復健,每一次都要好幾小時,我就這麼做了六個月的復健。這是一次令人感到謙卑的經驗,做這樣的手術有點瘋狂...打斷你的雙腿然後重新學走路。這門手術看起來雖然像醫美手術,但我之所以決定要做有很大一部分是為了我的精神健康。」

post title

決定接受斷骨增高術的貝克表示,他很擔心自己的身高讓他無法找到另一半,因為女生通常不會和比她矮的男生約會。

Photo: Katrina Berban

長得高人生更成功?

誠如貝克所言,過往許多研究都顯示身高高的人賺更多錢、更有自信,在情場上也更無往不利。舉例來說,長得比較高的男性,自尊心比較高,人也活得比較快樂。相反的,長得比較矮的人比較容易對自己產生負面看法,通常對自己的身高不滿意。

長得矮生活很難過

住在加拿大的X小姐就是如此,她因為身高較矮的關係沒有安全感,她已經厭倦人們發現她脫下高跟鞋後居然這麼矮。

「我一直覺得,要是我可以改變自己身上任何一個地方,身高或許就是我想改變的地方。」

「在這個社會上,長得矮生活很難過,我覺得會有權力不對等的感覺,就算你是女性也一樣。我仍然覺得,自己長得矮會有被輕視的感覺...說到外表,我覺得高一點的女生比較有吸引力。」

post title

1999年3月1日,美國侏儒症患者沃恩(Joanna Vaughn)在洛杉磯錫安山醫學中心接受了斷骨增高術,身高多了將近 30公分。一開始,斷骨增高術的出現是為了幫助小兒麻痺、先天性肢體缺損和侏儒症的患者,並不是用在單純讓人長高上。

路透社/達志影像

求診人數年年增長

每年,像貝克和X小姐這樣前來求做斷骨增高術的人不計其數,且患者的人數更是一年比一年多。根據BBC的調查,在美國、德國和南韓,平均每年會開 100-200台斷骨增高術;西班牙、印度、土耳其和義大利等國則是每年平均開 20-40台;在英國,數字稍微低了點,每年只有 15台。

一開始不是為了長高

然而,這門手術一開始並不是為了滿足人們長高的欲望,而是為了治療那些在戰場中受傷的士兵,以及那些罹患小兒麻痺、先天性肢體缺損和侏儒症的患者,讓他們可以擺脫脊椎側彎和輪椅。

post title

圖為正在測試外固定器的蘇聯整形外科醫生伊利札羅夫(圖中坐在椅子上的人)。

Photo: Christian Jürgens 

斷骨增高術怎麼開?

1954年,蘇聯整形外科醫生伊利札羅夫(Gavril Ilizarov)發明了執行斷骨增高術需要用到的固定器,他也是當時執行該手術的先驅,至今許多手術的原理仍和當年一樣。

首先,患者會被全身麻醉,然後醫生會執行截骨手術(Osteotomy),並且在被鋸斷的股骨(femur,大腿骨)安裝金屬棒和固定器,在股骨一邊增生的同時一邊拉長金屬棒,讓股骨跟著拉長的金屬棒一起生長,直到達到患者預定的高度為止。

罹患併發症風險高

隨後,患者需要好幾個月的復健才能恢復行動能力,整個過程充滿了發生併發症的風險,不管是神經受損、血塊淤積或骨頭沒辦法增生癒合都有可能。

改變身材比例  影響跑步速度

除此之外,本來可以跑很快的患者,在接受手術後可能會影響他們跑步的速度,因為手術改變了患者的身材比例。

在美國內華達州拉斯維加斯開整形外科診所的德比帕沙醫生(Dr. Kevin Debiparshad)表示:「你可能要用一些運動的能力來交換身高,你可以走也可以上健身房,但你可能再也無法在 9秒內衝刺 100公尺(編註)。」

編註:此為德比帕沙醫生的誇飾,用來凸顯手術後患者很難恢復到手術前最佳的運動能力。

post title

對某些人來說,要是身高可以再多個幾公分,那就太完美了,就算忍受手術和復健的痛苦也值得。

Photo: aliceabc0

「無處可逃的痛苦」

至於術後的復健有多痛苦,在 2015年於義大利做手術的巴尼(Barny)形容道:「彷彿雙腳的每根神經都被拉長,有時這樣的痛楚根本無處可逃,這是一種巨大的折磨。」

手術費用不便宜

即使如此,依然有許多人前仆後繼地捧著高額的手術費上門,希望醫生幫忙動斷骨增高術。在英國,由照護品質委員會(Care Quality Commission)監管的私人診所平均收 5萬英鎊(折台幣約 194萬元),然而在美國卻是 7.5萬到28萬美元(折台幣約 216萬元-805萬元)不等。

讓人生圓滿的手術

德比帕沙醫生就說,到他的診所求診的民眾人數每年都翻倍,有大約 90%的需求來自於男性。今年七月,就有大約 20-30人前來諮詢,並且有 7人做了斷骨增高術。

德比帕沙醫生強調,他的患者中不乏外科醫生、律師、創投家等社經地位高的人,然而一說到身高,這些患者就是覺得少了什麼。「他們認為要是可以改變身高,就可以在某方面讓他們的人生圓滿,」德比帕沙醫生補充道,有許多患者很感謝他,因為這門手術讓他們再也不會那麼沒有安全感。

post title

對醫生們來說,他們擔心患者會為了貪小便宜到沒保障的地方做手術,反而犧牲了自己的安全。

Photo: Piron Guillaume 

頗具爭議性的一門手術

然而,在加拿大蒙特婁執業的格達列維奇醫生(Dr. Marie Gdalevitch)表示,斷骨增高術在骨科醫生的社群內頗具爭議性,不過她還是幫患者做了,患者術後也恢復得不錯,而且他們真的很快樂。

擔心貪小便宜  到危險的地方作手術

格達列維奇醫生說,現在已經有更好的科技和技術,足以降低產生併發症的風險,也讓手術過程不會那麼痛苦,但她唯一擔心的是,有的患者會為了較低廉的價格,選擇出國到沒有保障的地方做手術,她說:「要是落在不對的人手上是很危險的。」

手術風險不容小覷

來自英國骨科協會的辛普森教授(Professor Hamish Simpson)強調,斷骨增高術的風險真的不容小覷,就算現行的科技和技術和過去幾十年相比已經大有進步也一樣,「當骨頭要增生,代表有更多的肌肉、神經、血管和皮膚要跟著一起長,這個過程仍然非常複雜,產生併發症的機率很高」。

post title

對身高比較矮的人來說,斷骨增高術是給他們重新創造人生的一個機會。

Photo: Virgil Cayasa

反對為了想長高而作手術

在澳洲墨爾本執業的柯利葉斯醫生(Dr. Carrie Kollias)和不少醫生一樣,反對把斷骨增高術用在單純想要長高的醫美路線,她說:「要考慮做斷骨增高術的原因,應該是長短腳導致走路有問題和背部、臀部和腿部疼痛才對。」

此外,柯利葉斯醫生說:「我們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避免併發症的發生,就算你是世界上最配合的患者、你的醫生是世界上最有天賦的醫生,你依然有可能會得到併發症。」

如果本身沒自信  就算長高了也一樣

除了擔心術後併發症,有的專家提到,如果人們本身沒有自信,就算做了斷骨增高術,依然會覺得少了什麼。美國健康心理學家馬基(Charlotte Markey)說:「人們要接受的不只是自己的外表,有數據顯示醫美手術對人們正面的身體形象和總體幸福沒有持久的影響。」

重新創造人生的機會

然而,對許多接受過斷骨增高術的人來說,手術帶來的風險、高昂的手術費和疼痛只是為了長高必須付出的小小代價。

舉例來說,術後承受巨大痛苦的巴尼表示:「我離復原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但對我來說手術很值得,這場手術給了我重新創造人生的機會,也讓我不用再去經歷長得矮時會受到的偏見。」

加拿大X小姐和巴尼看法類似,她說:「我現在變得快樂多了,而且我現在再也不像從前一樣那麼沒有安全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