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度闖關終成功 教宗故鄉阿根廷墮胎合法化

by:徽徽
3780

周三,阿根廷走了十五年的漫漫長路終於來到盡頭,墮胎終於不再違法,女性終於拿回身體自主權。

post title

當阿根廷參議院通過墮胎合法化的法案後,支持人士感動地在國會大廈外慶祝。

美聯社/達志影像

懷孕14周內能合法墮胎

周三(30),阿根廷參議院以 38票贊成、29票反對、1票棄權通過墮胎合法化,允許女性在懷孕 14周內合法墮胎,替過去 15年來的 9度闖關畫下句點,也有望讓這股綠色浪潮(註)席捲拉丁美洲。

註:在阿根廷,支持墮胎合法化的運動人士身上都會配戴綠色飾品或是身穿綠色衣物,而綠色手帕更是他們共通的象徵物。

過去 VS 現在

過去,阿根廷只有在女性遭性侵懷孕,或是懷孕會威脅母體健康時才可以向法官申請人工流產許可。然而,法官和醫生經常拒絕申請或是刻意拖延時間,讓懷孕女性無法適時接受人工流產手術。

現在,懷孕女性無論任何理由都可以在懷孕 14周內進行人工流產手術;14周後,則會依據懷孕女性是否遭性侵懷孕,或是懷孕是否會威脅母體健康而定。此外,在阿根廷墮胎合法化上路後,懷孕女性在任何公立醫院中接受人工流產手術都不用錢。

女性再也不是什麼都不是

贊成墮胎合法化的阿根廷參議員薩帕格(Silvia Sapag)說:「當我出生的時候,女性沒有投票權,我們也沒有繼承權,我們無法管理自己的財產,我們無法到銀行開戶,我們拿不到信用卡,我們上不了大學。」

「當我出生的時候,女性什麼都不是,」薩帕格接著說,現在時代不同了,對所有爭取權利的女性來說,「就該讓這些權利成為法律」,合法墮胎就是一項。

post title

在得知國會通過墮胎合法化法案後,支持者開心地呼喊口號。

美聯社/達志影像

過去接受密醫墮胎而死亡

研究人員表示,阿根廷每年都有成千上萬名女性因為墮胎不合法的關係,只能私下接受密醫墮胎而導致死亡或受傷。根據阿根廷衛生部的統計,2016年大約有 4萬名女性因為墮胎相關的併發症住院;阿根廷「接觸安全墮胎網絡」組織(Access to Safe Abortion Network)則表示,2016-2018年間至少有 65名女性死於不當人工流產手術引起的併發症。

再也不用偷偷摸摸做手術

阿根廷參議員杜蘭戈(Norma Durango)表示,讓墮胎合法化才能讓懷孕女性不用偷偷摸摸做危險的人工流產手術。她說:「墮胎是一項需要正視的現實,從遠古時代就有墮胎了。」

獻給那些無法在場的女性

今年 29歲,力挺合法墮胎的運動人士奧雷拉娜(Aracelli Orellana)表示,她有一名高中好友因為找了密醫墮胎而死。她說:「對於那些今天無法在場的人來說,我的內心百感交集。」

奧雷拉娜和許多運動人士一樣,她們花了好幾年的時間上街遊行、在網路上舉辦串連活動,慢慢地扭轉大眾對墮胎的負面看法,最終讓墮胎合法化,讓那些尋求墮胎的女性不用再以身試險,只能找密醫墮胎。

post title

然而,在國會另一頭的反墮胎團體表示,他們難以相信墮胎合法化法案真的通過了。

路透社/達志影像

反墮胎團體:這不是終點

然而,國會內反對墮胎合法化的參議員布拉斯(Inés Blas)表示:「中斷孕程是一場悲劇,墮胎粗暴地結束了一條正在發展中的生命。」

在國會外,反對墮胎合法化的團體表示他們不會放棄。反墮胎團體「青年陣線」(Youth Front)運動人士瑪摩拉(Ana Belén Marmora)說:「這還不是結局,我們不會容許我們的聲音被忽視。」

在瑪摩拉受訪的同時,一名孕婦手拿胎兒超音波掃描圖站上舞台,一旁的反墮胎人士齊聲高喊:「生命長存!」

post title

在國會外等待投票結果的天主教神父們,趁空舉行祝禱彌撒。

美聯社/達志影像

天主教會難以置信

在墮胎合法化的消息傳出後,阿根廷羅馬天主教會和快速發展的福音新教派都難以置信,雙方領導人在周一(28)的時候曾要求信徒替墮胎祈禱和齋戒,因為墮胎殺害了太多無辜孩童。這一年來,他們和支持墮胎人士互別苗頭,同樣舉辦了大型的遊行和活動呼籲大眾反墮胎。

每個邊緣人都是上帝之子

至於羅馬天主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對家鄉的這場墮胎辯論怎麼看呢?

其實,從方濟各的發言看不太出來,他在阿根廷參議院投票前發出了這一則Twitter貼文:「上帝之子出生時就是受到社會排擠的邊緣人,這件事告訴我們每個邊緣人都是上帝之子,就像每個孩子降生一樣,祂來到這個世界時也同樣渺小、脆弱,如此一來,我們才能學習如何用溫柔的愛接受我們的渺小。」

post title

圖為阿根廷總統費爾南德斯,自從他在 2019年12月走馬上任後,便把推動墮胎合法化當成主要的政見施行。圖為他在競選時和支持合法墮胎者合影。

美聯社/達志影像

總統力挺墮胎合法化

力挺墮胎合法化的阿根廷總統費爾南德斯(Alberto Fernández)則說:「我雖然是名天主教徒,但我要替每個人立法」、「今天,我們的社會變得更好,變成一個擴大婦女權利和確保大眾健康的社會。」

感謝草根團體的努力

費爾南德斯也提到這次墮胎合法化背後的大功臣──持續推動性別平權、婚姻平權、跨性別者權利的草根團體,他們改變了阿根廷的文化和政治地景,讓阿根廷成為拉丁美洲在人權議題上的領頭羊。

只是開始,不是結束

今年 29歲,花了 8年推動墮胎合法化的心理學家西庫蒂亞(Julia Cicuttia)說:「(墮胎合法化)只是地板而不是天花板。現在,我們必須繼續替擴大權利來奮戰。」

post title

在國會大廈外,可以看到成排支持墮胎合法化的海報。外界認為,這次阿根廷通過墮胎合法化法案,將引發拉丁美洲其他國家產生連鎖效應。

路透社/達志影像

拉美國家的領頭羊

與此同時,阿根廷在墮胎合法化上取得的成功,也有望引起拉丁美洲各國的連鎖效應,讓更多拉丁美洲國家修改墮胎相關法律。事實上,象徵墮胎合法化的綠色手帕早就從阿根廷飄揚到其他拉丁美洲國家。

人權觀察組織美洲副主任布羅納(Tamara Taraciuk Broner)說:「阿根廷將墮胎合法化對保護基本人權來說是一大勝利,而且這場勝利將引發拉丁美洲改變,這是可以預期的,然而,這也會引發反墮胎團體的動員。」

拉美墮胎合法化現況

目前,除了阿根廷以外,在拉丁美洲只有烏拉圭、古巴、蓋亞那和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市可以合法墮胎。而在薩爾瓦多、尼加拉瓜和多明尼加則全面禁止墮胎,就算是懷孕婦女面臨生命危險、遭性侵懷孕都不能墮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