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人物有歧視?荷蘭掀傳統節慶存廢戰

by:阿咖
12813

隨著聖誕節越來越近,歐美現在處處都是開心的佳節氣氛,但荷蘭當地卻滿是議論的緊張情緒,因為當地一個與聖誕節相關的傳統角色引發種族歧視的問題,荷蘭當地的政治圈、學界、還有網路上都在爭論節日的存續。

post title
路透社

荷蘭近期因為「黑人彼得節」(Black Pete)鬧得沸沸揚揚,現在當地就陷入傳統佳節是否要保存還是廢除的爭論中。

post title
路透社

送禮物的聖人和他的隨從

傳說每年11月時,身穿紅白色大衣、蓄著白色長鬍子的聖尼可拉斯、就會和他的搭擋黑人彼得一同搭著蒸汽船抵達荷蘭,接著他們倆會在荷蘭的街區巷弄四處巡禮,直到12月5號才回打道返回西班牙。在這一個月中,表現好的小朋友,聖人尼可拉斯就會讓黑人彼得爬下煙囪將禮物送進家中。

編註:紅白大衣的聖人尼可拉斯,也是聖誕老人的源頭之一。

post title
路透社

鮮明角色引爭議

當然,時至今日,現代版的「黑人彼得節」(Black Petes)更有趣,因為每年在聖誕節來臨前,荷蘭最受歡迎的節慶就屬這個「黑人彼得節」,每年此時大街小巷、商店學校中的每個大人小孩,全會把臉塗黑、戴上捲髮、換上金耳環還有抹上紅唇膏,讓自己搖身一變成為送禮物的聖人助手彼得。

多年來,也就是「黑人彼得」鮮明的印象,讓節慶不斷受到爭議,今年更因為荷蘭想將這擁有數百年歷史的節日申請成為「世界無形文化遺產」更讓各界對這節慶的爭吵白熱化。

當地議論的程度激烈到有專家形容「這大概是繼2002年反穆斯林的佛圖平遭殺(註)之後,最大規模的抗議行動」。

編註:佛圖平(Pim Fortuyn)是荷蘭知名的激進右派分子,他曾談到伊斯蘭就是一種退步的文化,他於2002年荷蘭選舉時,遭到當地的環保團體分子暗殺身亡。

post title
路透社

回到奴隸時代

讓佳節成了唇槍舌戰的導火線,是聯合國非洲裔問題負責專家雪佛(Verene Shepherd)接受訪問時,說出黑人彼得節就像是是回到奴隸時代的言論,她接受荷蘭的電台訪問時,就說:「身為一位黑人,我覺得如果我住在荷蘭,我會反對彼得節。」

相對雪佛的反對,荷蘭境內也湧現「守護彼得節」的團體,Facebook上也吸引數百萬人讚加入,此事也延燒到荷蘭的政治圈,荷蘭總理鹿特(Mark Rutte)也說出:「黑人彼得是黑人這件事,我們無法改變他。」

對黑人或非洲人的刻板印象

阿姆斯特丹大學的荷蘭歷史教授甘迺迪(J. C. Kennedy)表示,從一位美國人的角度來看,這是個無傷大雅的節日,但是這源自17世紀的節日,源頭眾說紛紜不明之下,最後讓黑人彼得常常聯結到的想法多半是不聰明、卑躬屈膝的印象,這也是外界對黑人或是非洲人們的刻板印象。這也成了反對黑人彼得節人士們最在意的癥結點。

post title
路透社

騙自己的荷蘭社會

有名的表演藝術家蓋伊羅(Quinsy Gario)多年來大力反對彼得節,他認為自以為平等公正的荷蘭社會,其實是充斥各種排外的刻板印象:「我們騙自己對外來人口有包容心,還說不知道甚麼是歧視,但數十年來,社會每個階層還是有排斥少數族群的現象。」

白皮膚藍眼睛紅臉頰=荷蘭人

南美洲後裔、現在在荷蘭擔任IT產業諮商師的寇尼(Roomyla Choenni)也表示黑人彼得節讓種族主義的氣氛充斥在每一天的生活中,他曾寫道:「在許多人的眼中,荷蘭就是專給白皮膚、藍眼睛、紅臉頰的人所有。」

就算許多境外移民位居重要職位,大眾的刻板印象仍然存在,例如非洲人在荷蘭海牙的國際法庭(ICT)中擔任檢察官、法官或是律師的職位,他們也替荷蘭帶來經濟成長,但是私底下仍遭受種族歧視的對待。

一名非洲籍的律師就曾表示,她在搭計程車時,對司機說她在國際法庭工作,結果司機回答:「你是清潔工嗎?」

另一名非洲籍的資深律師,則因為膚色問題找不到房子,他說:「每次他們看到我是非洲來的時候,就會告訴我目前沒有房間可住了。」

post title
路透社

11%來自移民

自從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經濟蓬勃發展的荷蘭,也成了移民們的移居目的地,1950到60年代時,來自南歐、土耳其、摩洛哥等地的民眾湧入當地,時至今日,荷蘭成為一個擁有多樣族群的國度。

在2010年時,大約有11%的荷蘭人口多是在國外出生;荷蘭官方統計數據中,也顯示1600萬的國民中,有350萬荷蘭人是非荷蘭籍的境外移民,這些移民中又以曾是荷蘭殖民地的國度所來最多,例如土耳其、摩洛哥、還有蘇利南都是。

目前,在荷蘭境內的調查中,有9成的民眾表示要保有這個傳統節日,也有8成民眾表示不能接受把黑彼得變成其他顏色,荷蘭總理鹿特認為,荷蘭現在是一個移民社會,有這樣的辯論是無法避免的,但這也是一個好的現象。

「當國家有許多人移入時,緊張的氣氛是難以避免的,目前社會中的反彈聲音要求不要改變,但傳統習俗是可以在時代中變換。」

post title

反對節日的人認為彼得的膚色讓人聯想到奴隸和種族歧視,保護節日的人則認為彼得就是個爬完煙囪弄黑的人罷了。

路透社

守護傳統家庭節慶

對荷蘭民眾來說,他們感受到的是自己文化正遭受到侵蝕,阿姆斯特丹大學的社會學教授布伊斯(Laurens Buijs)就說:「這就好像是聯合國要拿走當地(荷蘭人們)的文化一樣。」

事實上,對許多荷蘭人來說,「黑人彼得」是個從孩提時代就存在的重要節慶角色,早年的彼得是個用來嚇小孩的人物,但現在比較像是小朋友們的好朋友。

研究歐洲民族學的瑪格麗教授(Peter Jan Margry)就說:「從當地人的角度來看,這就是一個和家歡聚的節慶,許多孩子從小都有彼得節的記憶,這些記憶中包含了找禮物的驚喜、或是可以用反諷方式對家族成員表達不滿…這是個屬於家庭的節日,這也是為什麼許多荷蘭人聽到節日可能會遭禁就大力反彈。」

因母親開始抗議

已經抗議黑人彼得節多年的蓋伊羅,他的反節日行動大約在6,7年前開始,原因是某天聽到他的母親在上班時,同事在客戶面前對他的母親說:「我們正在找我們今年的『黑人彼得』,看來我們找到了!」

母親當時的激動情緒激發他開始抗議行動,數年來他屢遭逮捕,也遭受不少人的言論攻擊,但他仍堅持要做點什麼。

接納異質性的社會

蓋伊羅表示:「對我來說,這不是在針對『黑人彼得』這個角色說它代表種族歧視,我是要傳達展現行動力還有賦予他人權利的重要性。荷蘭現在正處在一個有趣的時間點中,我們看到荷蘭人不再只是白皮膚,現在的重點是社會要接納異質性,因為荷蘭是一個由黑人、白人、東南亞、摩洛哥等地移民所組成的社會,也是由穆斯林、基督教徒、佛教徒和道教徒不同信仰的人們共組的社會,我們要接納這樣的事實並持續邁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