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隻腳變成四隻腳 英國紀念幣是出包還是別有用心?

by:山謬
5637

究竟,英國科幻小說家威爾斯紀念幣上頭的設計是「連串失誤」的結果,還是如設計師所言,是「以威爾斯的想像為基礎,別具當代感與原創性」的設計呢?

post title

在英國科幻小說家威爾斯逝世 75周年這一年,英國鑄幣廠為他推出專屬的紀念幣。(示意圖,非威爾斯紀念幣實品)

路透社/達志影像

萬眾矚目的紀念幣

聽聞皇家鑄幣廠(The Royal Mint)打算在 2021年,也就是英國科幻小說家威爾斯(H. G. Wells)逝世 75周年的時候,為他發行一枚 2英鎊(折台幣約 79元)的紀念幣的消息,所有威爾斯的書迷們都興奮了起來,引頸期盼這枚紀念幣亮相的日子。

擁有大批書迷的科幻作家

在科幻小說的發展史中,威爾斯是名舉足輕重的作家,他活躍於 19世紀末、20世紀中的英國文壇,以《世界大戰:火星人全面入侵》(The War of the Worlds)、《隱形人》(The Invisible Man)、《時間機器》(The Time Machine)等作品而聞名,這一系列科幻作品也為他累積出大量的書迷。

紀念幣的設計亮相後,威爾斯的書迷們立刻對上頭的四足火星戰鬥機等設計表達強烈的不滿。

從最有名的作品找靈感

紀念幣的設計師從威爾斯最膾炙人口的作品《世界大戰:火星人全面入侵》、《隱形人》取材,在紀念幣的正面設計了一具四足機器人,和一個頭戴高禮帽、身穿西裝,卻沒有臉的人向威爾斯致敬。

沒想到,紀念幣上好幾個一望即知的錯誤,立刻讓書迷們氣得臉紅脖子粗,網路上更是一片罵聲。

三隻腳變成四隻腳?

根據威爾斯在《世界大戰:火星人全面入侵》中的設定,火星人使用的火星戰鬥機(The Martian Fighting Machine)應該是個「三足機器人」(tripod),而非紀念幣上的「四足機器人」;除此之外,威爾斯為隱形人設定的帽子應該是頂柔軟、足以遮住整張臉的寬邊帽子,怎樣都不會是紀念幣上的高禮帽。

藝術家漢弗萊斯(Holly Humphries)在Twitter上氣得表示:「到底有多少人負責審查威爾斯紀念幣的設計稿?他們真的會數數嗎?他們知道英文字首『tri』的意思嗎?」

post title

圖為 1906年,插畫家科雷亞(Henrique Alvim Corréa)為法文版《世界大戰:火星人全面入侵》所畫的插圖。相較於威爾斯紀念幣的設計,科雷亞的設計確實更接近威爾斯的想像一點。

Photo: Henrique Alvim Correia

足關節應該比較軟

就算撇開紀念幣把火星戰鬥機描繪成四足機器人的問題不談,紀念幣用比較僵硬的線條描繪機器人的足部,也與威爾斯當初想像的「柔軟、宛如有生命一般」相差甚遠。

事實上,當初連載《世界大戰:火星人全面入侵》的報紙就曾因為採用足部較僵硬的火星戰鬥機插圖,而被威爾斯批評。

「好書就像好點子」

在紀念幣的側面,鑄幣廠引述了「好書就像好點子的倉庫」(Good Books are the warehouses of ideas)一語,可是威爾斯學會(H.G. Wells Society)的副會長羅伯茨(Adam Roberts)指出,很多名言佳句網站會誤將這句話視做威爾斯的話,其實都是誤用。

如果威爾斯在世......

威爾斯學會的另一名副會長巴克斯特(Stephen Baxter)在看到這枚紀念幣後,無奈地對媒體表示:「我認為威爾斯應該會非常驚訝自己也有一枚紀念幣,但是他肯定會對上頭的四足機器人感到非常火大!」

post title

科斯特洛表示,威爾斯紀念幣上的設計並不是要「依樣畫葫蘆」,而是打算在威爾斯的想像基礎上再做改編。(示意圖,非科斯特洛本人)

美聯社/達志影像

設計師:其實參考很多作品

隨後,威爾斯紀念幣的設計師科斯特洛(Chris Costello)便親自現身說法,表示他無意完全照著威爾斯的想像依樣畫葫蘆,因此他在設計過程中其實參考、融合了無數威爾斯作品中機器人的樣子,最後才設計出一個兼具各種機器人特點,又符合硬幣尺寸的設計。

他說:「《世界大戰:火星人入侵》中的火星戰鬥機已經被畫過很多次了,我想創作一些更具原創性與現代意義的作品。」

那高禮帽...?

至於右下方隱形人的那頂高禮帽,科斯特洛表示當初原版的寬緣帽子也在考慮之列,但為了反映維多利亞女王(Queen Victoria)時代的服裝風格,最終還是選擇了高禮帽。

不是第一次出錯

也許唯一可以讓威爾斯的書迷們感到比較消氣的是,威爾斯紀念幣並不是唯一一個英國皇家鑄幣廠曾經引發爭議的例子。

2017年時,鑄幣廠選擇了《傲慢與偏見》(Pride and Prejudice)書中的「我說呀,這世上沒有比讀書更快樂的事了!」(I declare after all there is no enjoyment like reading!)一語,做為新版 10英鎊鈔票(折台幣約 395元)設計的一部分。

但尷尬的是,這段話其實是來自《傲慢與偏見》不怎麼愛看書的角色賓利(Caroline Bingley),而珍奧斯汀的用意也非讚揚讀書的美好,而是藉此反諷賓利愛慕虛榮的作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