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跨11個時區、過百城市響應 俄國反政府示威要求釋放反政府領袖

by:山謬
2827

上周六,從俄國的東部到西部、從首都莫斯科到人跡罕至的西伯利亞,超過 100個城市的民眾在同一天走上街頭,要求政府盡速釋放俄國的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

post title

上周六,許多俄國民眾走上街頭,要求俄國政府釋放甫康復歸國,隨即被俄國政府逮捕的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

路透社/達志影像

零下50度也要示威

上周六(23),從俄國首都莫斯科,一直到俄國東部、當天氣溫攝氏零下 50度的雅庫次克(Yakutsk),這天俄國境內總共有超過 100個大大小小的城市響應俄國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Alexei Navalny)陣營的號召,上街要求政府立刻釋放他。

不顧警告也要回家

去年 8月,納瓦爾尼在俄國機場突然傳出昏迷不醒、疑似遭到下毒,他的家屬、支持者連忙動員起來,與政府斡旋,最終才得到許可,讓他轉往德國接受治療,直到康復。

然而,17號這天納瓦爾尼卻做了一個跌破眾人眼鏡的決定:即使明知俄國政府會在他落地後立刻逮捕他,他仍決定返回俄國。隨後也如他所料,他幾乎是一完成入境手續,就立刻被一旁的警察逮捕。

post title

面對大量的示威者,俄國派出鎮暴警察拿著警棍朝示威者揮舞,許多示威者也在示威中被警察逮捕帶回警局。

歐新社/達志影像

釋放納瓦爾尼!

從他被帶走、關押後,各方都在呼籲俄國政府盡速放人,納瓦爾尼陣營也因此號召支持者們在 23號這天一起上街示威。

根據路透社的報導,示威當天光是俄國首都莫斯科就有高達 4萬人上街,高喊著「釋放納瓦爾尼!」、「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下台!」等口號,並與揮舞著警棍的鎮暴警察發生肢體衝突。

警方也毫不留情,每當一有示威者倒下,一群警察便會一湧而上,將示威者給帶上警車。

不過這個數據遭到俄國當局的懷疑,聲稱上街民眾只有約 4,000人,因而大力質疑路透社數據的真實性。

「局勢改變了」

「我一直有種沉重的感覺,好像俄國公眾意見已經被埋在硬掉的水泥裡一樣,卡在一個死氣沉沉的球裡。」上街參與示威的律師伊萬內斯(Vyacheslav Ivanets)說道:「現在,我覺得局勢改變了。」

post title

在示威現場,很多人當場就被警方逮捕。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聖彼得堡街頭,一名響應納瓦爾尼陣營號召的民眾舉著一張寫著「我為人人,人人為我」的海報走上街頭。

美聯社/達志影像

不放人,就會有下次

上周六的示威後,納瓦爾尼陣營宣稱各地的示威顯示「俄國人民有能力守護俄國民眾的自由,以及納瓦爾尼的安全」,呼籲民眾再接再厲,下周繼續發動示威。

他們在Telegram裡寫道:「如果納瓦爾尼沒有被釋放,我們就不會放棄,仍會持續走上街頭。」

近10年最大宗

總計下來,俄國長期關注國內各種示威的非營利組織OVD Info表示,全國共有約 3,711人遭到逮捕,其中莫斯科就佔了超過 1,455人,也讓這場多點開花的示威成為俄國過去近 10年來規模最大的反政府示威。

post title

對普亭而言,釋放或是繼續關押納瓦爾尼背後各有政治風險。

路透社/達志影像

普亭的心腹大患

對俄國的政治菁英來說,納瓦爾尼無疑是他們的心頭大患。今年 9月俄國就要舉行國會大選,但去年 11月的民調顯示普亭的支持度已經下降至 65%,現在關押納瓦爾尼又引發一系列抗爭,未來要如何處置他,很可能會成為左右 9月國會大選的關鍵。

放也不是,關也不是

如果放走納瓦爾尼,他肯定會全力組織反對勢力以影響 9月的國會大選,尤其是他一直提倡的投票策略「聰明投票」(smart voting,註),很可能會讓執政黨的國會席次大失血;但如果不釋放他,俄國街頭很可能會出現更多場示威,反政府勢力也可能藉此團結起來,全力衝刺大選。

註:聰明投票是納瓦爾尼一直提倡的投票策略,他建議選民將選票集中投給選區內最有希望贏得選舉的非執政黨候選人。在 2019年的莫斯科市議會選舉中,這招曾讓執政黨統一俄國黨(United Russia party)的席次大減 1/3。

普亭沒有多少好選擇

俄國政治顧問兼前普亭文膽加利亞莫夫(Abbas Gallyamov)因此說道:「普亭沒有多少好選擇,現在的局勢看起來就像納瓦爾尼在攻擊、俄國政府在防守一樣。」

post title

對納瓦爾尼而言,是否能繼續延續上周六這場示威的氣勢,將成為他們是否能成功左右 9月國會大選的重要指標之一。

路透社/達志影像

西方國家不爽

不僅國內輿論要求釋放納瓦爾尼的壓力節節上升,西方世界也在呼籲俄國政府盡速釋放納瓦爾尼。先前西方國家早已對俄國逮捕剛回國的納瓦爾尼一事感到不滿,現在俄國政府又大力打壓示威民眾,更是引來美國、德國等國家的譴責。

納瓦爾尼陣營的挑戰

乍看之下,一切對納瓦爾尼十分有利,但納瓦爾尼及反政府陣營也有自己的隱憂。《華爾街日報》指出,先前俄國反對勢力間已經浮現內鬥跡象,近年俄國政府也著手培植在它們容忍範圍內的反對派政黨,藉此稀釋納瓦爾尼陣營的影響力。

因此,如果俄國政府堅持不放人,那麼納瓦爾尼陣營就得在沒有他的情況下保持團結,努力延續上周六的抗爭氣勢,直到 9月的國會大選投票日來臨當天。

「這場示威是反對派勢力的勝利,但也只是一場勝利而已,」俄國政治顧問加利亞莫夫說道:「未來,還有更多戰役在前方等著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