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蒂岡博物館「密鑰守護者」:日行七公里、解上百道鎖

by:徽徽
6832

對梵蒂岡博物館的「密鑰守護者」克雷亞來說,每天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拎著上百支鑰匙,一一替觀光客、博物館工作人員、文物修復學家打開一道道門......

post title

在梵蒂岡博物館的西斯汀禮拜堂內,「密鑰守護者」克雷亞拎著一串鑰匙,看著眼前米開朗基羅的巨作《最後的審判》。

美聯社/達志影像

再次看到《創世紀》

2月1日這天,因為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蔓延、關閉了 88天的梵蒂岡博物館總算重新向觀光客開放,觀光客們總算能再次欣賞到西斯汀禮拜堂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所繪的《創世紀》穹頂畫,以及《最後的審判》壁畫。

每天依舊要開門

然而,對在梵蒂岡博物館擔任 23年「密鑰守護者」(clavigero)的克雷亞(Gianni Crea)來說,不管有沒有觀光客,他每天依舊要按時上班,替博物館工作人員、文物修復學家等人開門,讓大家可以趁著這段沒有觀光客的時間,好好整頓博物館內的展品、修繕建築。

「密鑰守護者」在做什麼?

然而,具體來說,「密鑰守護者」的工作內容究竟是什麼呢?

post title

在天還濛濛亮的時候,梵蒂岡博物館的「密鑰守護者」克雷亞已經來到博物館準備上班。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梵蒂岡博物館專門存放鑰匙的地方,克雷亞正在整理一串又一串能打開各種房間的鑰匙。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準備就緒後,克雷亞帶著他的鑰匙經過八角形的庭院,開始他一天的工作。

美聯社/達志影像

每天五點鐘開始  日行七公里開門

身為梵蒂岡博物館的首席密鑰守護者,克雷亞表示,他的一天從早晨 5點鐘開始,他要開啟博物館內的一道道門、打開一盞盞燈,每天在博物館內行走的長度加起來大約 7公里,而這 7公里間佈滿各種珍貴的大理石雕刻、壁畫和藝術文物。

叮叮咚咚掛上身

透過《美聯社》攝影團隊的鏡頭,我們跟著克雷亞在黎明前來到了梵蒂岡博物館的「地堡」,這裡設於牆上的保險櫃存放著通往梵蒂岡博物館各展間的 2,797把鑰匙,克雷亞會把這些鑰匙串在大型的鑰匙圈上,然後掛在自己的手腕上開始一天的工作,讓鑰匙叮叮咚咚碰撞的聲音響徹在無人的博物館走廊上。

post title

走在梵蒂岡博物館古地圖陳列走廊的克雷亞。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克雷亞打開電燈,讓梵蒂岡博物館的鎮館之寶《勞孔群像》出現在燈光下。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黑暗中,手電筒就成了克雷亞最棒的得力助手。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轉眼間,克雷亞一路開門來到了西斯汀禮拜堂前,只見他小心翼翼地從西裝取出純白色的信封,裡頭裝著西斯汀禮拜堂的鑰匙。

美聯社/達志影像

西斯汀禮拜堂不一樣

只見克雷亞通過了古地圖陳列館、經過了著名的大理石雕像《勞孔群像》,然後來到西斯汀禮拜堂前的窄小木門站定。緊接著,克雷亞從身上的西裝掏出了一個純白色的信封,將信封拆開後拿出了一把小小的銀銅製鑰匙,搭配著手電筒的燈光,克雷亞精準地將鑰匙插入鑰匙孔中,溫柔地打開了通往西斯汀禮拜堂的木門。

純白色信封加蓋章

此時的西斯汀禮拜堂伸手不見五指,但是等克雷亞一開燈,就能看到震懾人心的《創世紀》和《最後的審判》。因此,這把通往西斯汀禮拜堂的鑰匙不可以等閒視之,在使用上必須遵守一套規則:

在最後一個觀光客離開西斯汀禮拜堂後,密鑰守護者必須將鑰匙放回全新的純白色信封中,密封好後蓋章,最後放回地堡牆面上的保險櫃,凡是取用或放回都必須在厚厚的登記簿上寫下對應的資訊。

post title

西斯汀禮拜堂的鑰匙看起來很簡單,然而這把 19世紀打造的鑰匙是通往米開朗基羅偉大傑作的關鍵。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克雷亞對著鏡頭秀出裝有西斯汀禮拜堂鑰匙的白色信封。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西斯汀禮拜堂燈火通明的這一刻,負責開門和開燈的克雷亞獲得了短暫和《最後的審判》的相處時光。

美聯社/達志影像

永難忘懷的感動

克雷亞回憶道,當他總算受到大家的認可,可以單獨一人打開西斯汀禮拜堂,在黎明時獨自欣賞米開朗基羅的畫作時,那種感動令人永難忘懷。

「所有的雕像,所有的房間都有一段獨一無二的歷史,但唯有西斯汀禮拜堂能帶給人這種特別的情緒。」

展現歷史的一部分

現在,隨著梵蒂岡博物館重新對外開放,克雷亞可以將西斯汀禮拜堂帶給人的感動分享給更多人。他說:「這是一種特別的情緒,對我和同事們來說更是一項殊榮,能有機會將我們歷史的一部分,也就是這些非凡的藝術作品展示給來自世界各地的觀光客看。」

post title

未來有機會到梵蒂岡博物館參觀,說不定有機會遇見克雷亞等著在觀光客散去後替展間鎖門呦!

美聯社/達志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