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多瑪120天》:法國政府號召企業幫忙買「史上最敗德故事」手稿

by:徽徽
11581

近日,法國政府公開向企業求援,希望企業能出錢幫忙買下「史上最敗德故事」──《索多瑪 120天》的手稿給法國政府,願者可減稅。

post title

圖為《索多瑪 120天》的手稿,全長共 12公尺,寬 11公分。薩德侯爵因為人在監獄的關係,取得羊皮紙不易,因此他在書寫時特別將字體縮小,好節省紙張。

美聯社/達志影像

手稿要價破億 號召企業幫忙買

近日,法國文化部的焦點都擺在《索多瑪 120天》(Les 120 journées de Sodome ou l'école du libertinage)這本由法國貴族薩德侯爵(Marquis de Sade,1740-1814)創作的小說上,當局希望企業們能伸出援手,替法國國家圖書館買下要價 455萬歐元(折台幣約 1億5,688萬元)的小說手稿,願意出錢的企業將可獲得減稅

寫在羊皮紙卷軸上

《索多瑪 120天》的手稿跟一般的小說手稿很不一樣,全文寫在長 12公尺、寬 11公分的羊皮紙卷軸上,字體非常的小,足以一窺 1785年薩德侯爵在創作時的處境。

post title

《索多瑪 120天》曾被改編成電影和舞台劇。圖為 2015年5月在德國柏林人民劇院的《索多瑪 120天》舞台劇彩排照。

美聯社/達志影像

留在監獄牆裡的手稿

當時,薩德侯爵因為一系列的性犯罪醜聞被關在巴黎巴士底監獄內,這段沒有外界打擾的時期成了他的創作高峰期,直到 1789年7月3日的深夜,薩德侯爵被移送到一處庇護所關押,《索多瑪 120天》的手稿則留在了牢房的牆裡。

1789年7月14日,參與法國大革命的抗議民眾攻佔了巴士底監獄,《索多瑪 120天》的手稿也跟著消失。薩德侯爵認為,闖入監獄的民眾拿走了他的手稿,為此他還大哭了一場,而他有生之年都沒有再見過這份手稿。

從貴族、收藏家再到性學專家

在手稿被帶出巴士底監獄後,輾轉來到了普羅旺斯貴族之手,並且在這裡待了超過一百年,直到這戶人家將手稿賣給一名德國收藏家,並且在 1904年由德國皮膚科、精神科醫師兼性學專家布洛赫(Iwan Bloch)出版。

post title

圖為薩德侯爵 19歲時的肖像,由 18世紀知名肖像畫家范盧(Charles-Amédée-Philippe van Loo)所繪。

Photo: Charles-Amédée-Philippe van Loo 

後代買下手稿,隨後遭走私

1929年,薩德侯爵的後代──諾瓦耶家族(the Nouailles family)買下了手稿,並且在 1982年把手稿交給出版商格魯埃(Jean Grouet)鑑價,沒想到格魯埃偷偷把手稿走私到瑞士,並且將它賣給了瑞士情色收藏家諾曼(Gérard Nordmann)。

眼看即將被拍賣

2014年,一家私人基金會用 700萬歐元(折台幣約 2億4,136萬元)的價錢買下手稿,並且在巴黎展出。不久後,該基金會負責人被以詐欺罪定罪,旗下收藏的藝術品紛紛被拍賣,《索多瑪 120天》的手稿也在拍賣品之列。

指定為國寶 不能賣也不能出口

2017年,法國文化部將《索多瑪 120天》手稿指定為國寶,不僅不能帶出法國,也不能被放上拍賣場;相反的,法國政府自己要拿錢出來買下手稿。然而,該手稿要價高達 455萬歐元,沒有多餘經費的法國政府只得在近日祭出減稅優惠,希望藉此吸引企業協助出資。

post title

圖為薩德侯爵被關在監獄中的畫面。薩德侯爵因為放蕩的行徑和性犯罪的經歷被打入大牢,最後更在精神病院中過世。

Photo: Wikimedia Commons

高潮迭起的一生

綜觀《索多瑪 120天》手稿顛沛流離的際遇,和作者薩德侯爵本人高潮迭起的一生很相似。在薩德侯爵寫下這部作品的時候,他已經被關在監獄裡關了八年,他一開始被關在巴黎東部近郊的萬塞訥(Vincennes),最後被移送到巴士底監獄。

性侵、施虐樣樣來

除此之外,薩德侯爵曾遭槍擊、人像被焚燒,並且過著逃亡的生活,而這一切都和他驚世駭俗、放蕩不羈的性犯罪經歷有關。

在薩德侯爵 20-30多歲時,他曾性侵一名名叫凱勒(Rose Keller)的年輕女子;他曾為了狂歡,在馬賽(Marseille)餵食四名妓女外層包有巧克力的春藥,造成她們陷入病痛;最令人難以想像的則是某年冬天,他和妻子在自己的城堡中找來了數名少男少女擔任傭人,並且以虐待他們為樂。

在精神病院中過世

在替女婿掩蓋罪行多年後,薩德侯爵的岳母蒙特勒夫人(Madame de Montreuil)受夠了,她跑去找國王簽署了一份皇家手諭,憑著這份命令可以無限期監禁薩德侯爵。最終,薩德侯爵在 1777年2月被捕,接下來 13年都被關在監獄內。出獄後,薩德侯爵又遭人指控精神出問題,反覆被送往精神病院中,最後於 1814年在精神病院中過世,享壽 74歲。

post title

就算以現代的眼光來看,《索多瑪 120天》描繪的故事仍然驚世駭俗,堪稱一部靠著文字「攻擊」讀者的作品。

Photo: MohammadO Shokoofe 

「有史以來最敗德的故事」

在監獄被關押時,薩德侯爵開始寫《索多瑪 120天》,他自己形容這部作品承載著「有史以來最敗德的故事」,或許正因如此,薩德侯爵並沒有完成這部作品,只有導言和第一章有完整的文字,剩下的三章只有非常詳盡的大綱而已。

《索多瑪 120天》在寫什麼?

以現今的眼光來看,《索多瑪 120天》依舊是一部挑戰禁忌和性愛疆界的作品,裡頭描繪了四名住在義大利縱情聲色的男子──公爵、主教、法官和銀行家──綁架了一群少男少女,將他們關在黑森林的一座城堡中滿足各種性愛狂想和施虐。

凌虐、吃穢物、人獸交

其中,這群男子指定了四名老鴇來講故事,並且逼迫少男少女重演這些故事,裡頭不乏性侵、凌虐、吃穢物、人獸交等情節。正因該書內容太過變態,讓它被某些國家列為禁書。舉例來說,這本書一直到 1950年代都還被英國列為禁書。

一部攻擊讀者的作品

負責將本書翻為英文的譯者麥克莫倫(Will McMorran)表示:「這本書的作者將和那些世界文學中偉大的作家們排在一塊──不用懷疑,許多作家聽到這個新聞,一定會從墳墓中爬起來。」

「《索多瑪 120天》不是一部誘惑讀者的作品:它是在攻擊讀者。或許值得慶幸的是,閱讀這本書是一種獨一無二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