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只是在走回家」 英國女子夜行疑遭警謀殺引爆怒火

by:山謬
10458

今年 3月3日的晚上,剛拜訪完好友的莎拉正匆匆走在回家的路上,卻在兩天後,傳出失蹤、根本沒有到家的消息。在一連搜索了將近一周後,警方這才找到莎拉,但這時的她已經不是親友記憶中那個開朗、幽默的她,反而是一具冰冷、沒有生機的屍體......

post title

在英國首都倫敦的倫敦警察廳總部外,這裡聚集了大批抗議警方無力保護民眾的示威者,其中一名示威者手上拿著莎拉的肖像。

美聯社/達志影像

走著走著就消失

周三(3)晚上 9點,現年 33歲的莎拉·埃弗拉德(Sarah Everard)和朋友告別,離開朋友位於英國首都倫敦南部巴特錫(Battersea)的住處,打算獨自走上約  50分鐘,沿著克拉珀姆鎮(Clapham)的一條大馬路走回自己位於布里克斯頓(Brixton)的家。

然而,在當天晚上 9點30分最後一次出現在克拉珀姆鎮的監視攝影機畫面後,莎拉便就此失蹤。

只找到遺體

周五(5),倫敦警察廳(Metropolitan Police Service)決定集中資源調查這起失蹤案,他們先是在Twitter上發布協尋貼文,接著又派出大量警察敲了超過 750戶人家的門,希望能蒐集到更多的線索。

就這樣找了將近一周,上周五(12),警方總算在倫敦東南方的肯特郡(Kent)的一處廢棄休息中心,找到身亡多時的莎拉。

頭號嫌犯是警察

在四處尋找莎拉下落的同時,警方也逮捕了今年 48歲的英國警察卡曾斯(Wayne Couzens)以及另一名年約 30歲的婦女——他們是涉嫌綁架、殺害莎拉的頭號嫌犯。

卡曾斯擔任警察的經歷並不長,他在 2018年時成為警察,並在去年 2月時調職,目前的主要勤務以巡邏、維護倫敦各國使館周遭治安為主。有些媒體懷疑,卡曾思正是利用警察這個身分取信莎拉,才讓他有機可乘,這也引起公眾的怒火,質疑本該守護民眾的警察,如今為何反而成為涉嫌殺害民眾的頭號嫌犯。

最令英國社會氣憤的是,當晚莎拉已經做足了準備,穿著亮色外套、告知友人要獨自回家的計畫等,卻還是遭逢不幸。

明明做足了準備

更讓英國上下氣憤的是,當晚莎拉其實已經為獨自在黑夜中趕路做足了準備,她身上穿著一件亮色的外套,腳下穿著一雙方便逃跑的平底鞋,挑了一條大馬路,出發前還特地告知友人她打算獨自走回家,卻依舊遭到兇嫌綁架後殺害。

因此,在這起案件受到大眾矚目後不久,很多女性紛紛開始在網路上分享自己在深夜趕路的經驗,像是她們得大聲假裝在講電話以嚇唬心懷不軌的歹徒、在手裡緊緊握著鑰匙,以防被歹徒攻擊時還能還手,爭取寶貴的逃脫時間等。

post title

在周六晚上,儘管「收復街道」已經宣布取消活動,仍有大批民眾聚集到克拉珀姆公地悼念莎拉,並在警方到場後紛紛點亮手機燈,照向前來勸離示威者的警察。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勸退示威者的計畫失敗後,英國警方決定動手逮捕示威者,一度在現場引發一陣騷亂。

路透社/達志影像

變調的守夜活動

周六(13)晚間,大批民眾來到克拉珀姆鎮的克拉珀姆公地(Clapham Common)參與為莎拉守夜的活動。

然而,這項原本和平的守夜活動卻在警方到場後陷入一片混亂。一開始,警方以防疫為由試圖勸民眾回家,但民眾不從後警方開始動手逮人,英國的輿論也因此對警方展開更強烈的抨擊。

有問題的是男性,不是女性

除此之外,警方在挨家挨戶敲門收集線索之餘,還順便警告女性「盡量避免在晚上獨自出門」,也成為英國輿論大力批評的對象,因為這麼做就好像在責怪受害者——也就是女性一樣,對改善街道安全沒有多大助益。

工黨國會議員哈曼(Harriet Harman)就在批評了警方的作法後,說道:「今天有問題的不是女性,是男性。」

不需要怪自己

「對所有在晚上到家後還特地傳訊息向另一半報平安、所有晚上出門特地換上平底鞋,好方便逃跑、所有晚上走在路上還緊握著鑰匙的女性,這一切從來就不是妳的問題,從來就不是,」非營利組織「緩刑」(Reprieve)的聯合主任厄爾利(Anna Yearley)在Twitter上寫道:「我們很多人都有過遇上性騷擾事件的經驗,這從來就不是我們的錯。」

post title

根據輿情公司的調查,在 18-24歲的年輕女性中,將近 97%的人都曾在公共場合被性騷擾過。圖為一名來到克拉珀姆公地致哀的民眾留下的一塊標語,寫著「她(莎拉)只是在走回家」。

路透社/達志影像

70%女性都有共同經驗

根據今年 1月輿情調查公司YouGov受聯合國婦女署英國辦公室(UN Women UK)委託做的調查,約有 70%的英國女性有過在公共場合被性騷擾的經驗,如果進一步把年齡聚焦在 18-24歲的年輕女性,這個數字更高達 97%。

更糟糕的是,英國政府甚至沒法取得受害女性的信任,約 45%的女性坦言她們不相信報案會改變什麼,僅有 4%的人有過向官方舉報遇上性騷擾事件的經驗。

男性入夜宵禁令

在受害女性比例這麼高的同時,很多女性也開始質疑,明明男性才是女性晚上出門得提心吊膽的原因,那為何最終反而是身為受害者的女生被告知要改變自己的行為,而不是要男性負起責任,甚至乾脆叫男性晚上不要出門呢?

「在警方調查莎拉案期間,我選區的婦女被告知『盡量不要單獨出門』,」即將代表英國女性平權黨投入倫敦議會選舉的候選人拉德伯里(Georgia Ladbury)說道:「何不鼓勵男性晚上不要出門呢?男性入夜宵禁令怎麼樣?」

「說不定在男性,而非女性喪失他們夜間行動的自由後,我們反而會看到街道安全顯著改善。」

與此同時,也有不少男性像愛德華茲一樣,開始詢問周遭的女性該如何才能減輕她們夜間活動的壓力。愛德華茲在推文中表示:「我住的地方離莎拉失蹤的地方僅 5分鐘不到,這裡所有人都保持著高度警戒。除了走在安靜的街道上盡量和女性保持距離、讓別人看得到我的面孔,男性們還能做什麼好減輕女性夜間活動時的焦慮、恐懼感呢?」

男性可以做什麼?

不過在同一時間,不少男性像愛德華茲(Stuart Edwards)一樣利用社群網路向女性發問,想知道身為一個男性究竟該如何調整自己的行為才能減輕女性夜間出門的壓力。在愛德華茲的貼文底下,不少人在讚賞之餘,也建議他可以在察覺獨自走在一名女性身後時,過個馬路走到對側好讓女性更安心、避免在夜跑的時候離女性太近,或是陪女性友人走回家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