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大世界奇觀去哪了? 俄國失落的瑰寶「琥珀廳」

by:山謬
7625

曾幾何時,俄國皇宮的一隅一度藏著一座舉世驚人的房間,可惜在二戰後短短數年間,這座房間隨即從藝術瑰寶,化身為歷史上最大的謎團之一。

post title

在歷史上,俄國曾經擁有一間獲得「世界第八大奇觀」美稱的琥珀廳,無奈在二戰後,原版的琥珀廳早已消失於歷史的長河中。圖為 1979年蘇聯重建後的琥珀廳。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下落不明的無價之寶

大約在 3、400年前,俄國曾經擁有一間被譽為「世界第八大奇觀」的房間——「琥珀廳」(The Amber Room),房間的嵌板上裝飾熠熠生輝的琥珀,以及無數寶石,四周還點綴著工匠精心雕刻的裝飾。

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開打前,琥珀廳是俄國統治者們深藏於皇宮裡的秘密,但在二戰開打、納粹入侵俄國後,琥珀廳如今已經化身為史上最難解的一宗奇案。

出自普魯士之手的俄國瑰寶

雖然目前琥珀廳以「俄國瑰寶」著稱,但打造它的卻不是俄國人,而是歐洲大陸上的普魯士人。

18世紀初,當時的普魯士國王腓特烈一世(Frederick I)找來建築師施呂特(Andreas Schlüter)和丹麥的琥珀匠人沃爾夫拉姆(Gottfried Wolfram),要求兩人在他所居住的夏洛滕堡宮(Charlottenburg Palace)內打造一間美輪美奐的房間,也就是本文的主角「琥珀廳」。

post title

雖然琥珀廳以「俄國瑰寶」而著稱,但下令從零打造它的並非俄國人,而是普魯士國王腓特烈一世。圖為 1931年時的琥珀廳,照片經繪師上色。

Photo: Branson DeCou

兩國交好象徵 琥珀廳轉手到俄國

然而,琥珀廳待在普魯士的時間並不長,在 1716年,時任普魯士國王的腓特烈·威廉一世(Frederick William I)隨即將它送給了來訪的俄國沙皇彼得大帝(Peter the Great),做為紀念兩國交好的禮物。

這份寶貴的禮物被彼得大帝一路帶回俄國,並在俄國聖彼得堡近郊的葉卡捷琳娜宮(Catherine Palace)重建,隨後更找來義大利建築師拉斯特雷利(Francesco Bartolomeo Rastrelli),用上更多的燭台、更多出自巧匠之手的裝飾,以及更多的琥珀擴建琥珀廳。

一座房間,六噸琥珀

根據後世歷史學家的估計,擴建後的琥珀廳總共用上了約 6公噸的琥珀,再算進房裡精美的裝飾、寶石,琥珀廳的價值上看約 1億4,200萬美元(折台幣約 39億7,742萬元),也讓它從後世人們的口中獲得了「世界第八大奇觀」(Eighth Wonder of the World)的美名。

深藏皇家 歷代主人規劃不同

在此後數百年間,琥珀廳不斷迎來一任又一任的俄國皇室成員,每位使用它的方式也各不相同,舉例來說:俄國的女沙皇伊莉莎白(Czarina Elizabeth)將琥珀廳用作個人的冥想室;凱薩琳大帝(Catherine the Great)則將它當作接見外賓的空間;本身就十分喜愛琥珀的亞歷山大二世(Alexander II)則將這裡當作收藏獎盃的地方。

post title

在納粹入侵後,富麗堂皇的琥珀廳被納粹軍人拆解,藏於當時由德國佔領的柯尼斯堡城堡中。圖為 1910年時,柯尼斯堡城堡的庭院。

Photo: Library of Congress

壁紙偽裝失敗 琥珀廳遭掠奪

然而,在 1941年耳聞納粹德國軍隊一路朝俄國挺進的消息後,俄國高層隨即下令給首席藝術策展人庫楚莫夫(Anatoly Kuchumov)將琥珀廳拆解、裝箱,以便隨時運往大後方。

接到命令的庫楚莫夫很快就發現,琥珀廳的琥珀已經十分脆弱,輕易挪動很可能會讓這些珍寶毀於一旦,因此他改下令工作人員將琥珀廳以壁紙遮掩起來,好騙過納粹士兵的耳目——但納粹士兵大概只花了 36小時,便識破庫楚莫夫的伎倆,隨即將琥珀廳拆解、裝箱,運回德國柯尼斯堡(Königsberg,註)的柯尼斯堡城堡(Königsberg Castle)。

此後,琥珀廳的下落也跟著撲朔迷離起來。

註:德國在二戰期間曾一度佔領柯尼斯堡,但不出多時,便又被俄國重新奪回,並將這裡改稱為加里寧格勒(Kaliningrad)。

琥珀廳去哪了?

1944年,盟軍聯手對柯尼斯堡發起了大轟炸,而有關琥珀廳下落的第一種說法,便是認為它已經在這場大轟炸中遭到摧毀殆盡。這個觀點也與英國調查記者斯科特克拉克(Catherine Scott-Clark)、列維(Adrian Levy)在 2004年出版的《琥珀廳》(The Amber Room,暫譯)一書中的見解相同。

post title

二戰結束後,琥珀廳的下落成為歷史上的一大謎團,至今時不時仍有人會出面,聲稱自己很可能找到了琥珀廳的所在位置。圖為 2013年時,尋寶獵人布倫道(Nicolas Brendau)戴上頭燈,調查德國烏帕塔市(Wuppertal)郊區的一口豎井,希望能找到琥珀廳的下落。

美聯社/達志影像

沒有焚燒痕跡 仍在世界一隅

不過,俄國加里寧格勒區域歷史和美術館(Kaliningrad History and Arts Museum)的館長瓦盧夫(Anatoly Valuev)並不同意這個說法,因為當時人們並沒有在這裡找到琥珀燃燒過的跡象。

比起焚毀說,瓦盧夫反倒相信琥珀廳在大轟炸前夕就被藏在城堡的地下室,或是早已被運往其他地方。換言之,琥珀廳並沒有消失,它如今還藏在世上的某個角落。

下落成難解之謎 在礦坑?湖底?美國?

至於這個角落到底在哪裡則是眾說紛紜,從捷克邊境的一座古老鹽礦礦坑裡、立陶宛境內的一座淡水湖,甚至是遠渡重洋到了美國都有人主張,還有人聲稱琥珀廳根本沒有離開過俄國,因為在當年納粹入侵前夕,時任蘇聯領導人的史達林(Joseph Stalin)及時偽造了一座假的琥珀廳讓納粹軍人帶回德國。

琥珀廳原來在海底?

直到近年,人們對尋找琥珀廳的狂熱依然沒有退燒。去年 10月,一群潛水夫宣布他們發現了在 1945年自柯尼斯堡啟航沒多久,就在波蘭沿岸被蘇聯軍機擊沉的貨輪卡爾斯魯厄號(Karlsruhe),而他們推測,船艙內許多內容不明的板條箱,裡頭裝著的正是琥珀廳。

post title

2003年竣工後,時任俄國總統的普亭(Vladimir Putin)陪同時任德國總理的施羅德(Gerhard Schroeder)參觀重建後的琥珀廳。左起:普亭,施羅德的妻子施羅德科普夫(Doris Schröder-Köpf),普亭的前妻普亭娜(Lyudmila Putina)和施羅德。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受到去年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的衝擊,重建後的琥珀廳曾短暫關閉,直到去年 7月才又重新開放。

歐新社/達志影像

尋獲天大歡喜 但藝術瑰寶光環褪去

但就算有人當真找回了當年的琥珀廳,在加里寧格勒琥珀博物館(Amber Museum)的館長顧問蘇沃格娃(Tatyana Suvorova)心裡,它也不會再擁有當年藝術瑰寶的身份。

「琥珀是一種非常複雜的物質,它非常脆弱,也會隨著時間產生變化。」蘇沃格娃進一步補充,琥珀廳重見天日「肯定是天大的喜事,但它也只稱得上是歷史的一環,而非藝術瑰寶」。

「像琥珀廳這般由脆弱材料構成的藝術品,需要非常仔細地管理——它們需要保存在博物館等級的環境。」

重建成功 琥珀廳重現光輝

不過,日後倘若有幸到俄國的葉卡捷琳娜宮走一遭,人們其實仍有機會一睹琥珀廳的風采。

在 1979年時,當時的蘇聯政府決心重建琥珀廳,前前後後總共朝這項計畫挹注了 1,100萬美元(折台幣約 3億811萬元)的資金,讓工匠可以心無旁騖地以 86張二戰前拍攝的黑白琥珀廳照片,以及一小盒琥珀廳的殘骸為基礎重建它。

在耗費 23年的光陰後,重建版的琥珀廳早已於 2003年大功告成、正式對外開放,讓人們有機會一睹「世界第八大奇觀」的風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