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再傳仇恨犯罪 卡車駕駛惡意衝撞穆斯林家庭釀4死

by:阿雀
3588

上周日,在加拿大安大略省的倫敦市,一個正在街上散步的穆斯林家庭突然遭一輛卡車衝撞,最終釀成 4死 1傷的慘劇。據當地警方表示,這不只是單純的意外,而是一起「預謀」的車禍事故。

post title

許多當地民眾來到事故現場獻上花束,表達對死者和傷者的哀悼。照片攝於本月 8號。

美聯社/達志影像

突然衝向人的卡車

上周日(6),在加拿大安大略省的倫敦市(London),明明當時天氣晴朗、視線也良好,一輛卡車卻於行經海德公園路(Hyde Park Road)時,無預警地衝向附近散步的穆斯林家庭,造成 4死 1重傷的慘劇。

「預謀」的仇恨犯罪

然而,這次事件卻不是場「意外」。

據倫敦市警監懷特(Paul Waight)於周一(7)時於記者會上所述,加拿大警方認為這是一起經過「預謀」的仇恨犯罪:「據信,受害者之所以會被視為目標,是因為他們是穆斯林。」

而該市警察局長威廉斯(Steve Williams)也同樣表示:「我們相信這是有目的性的行為,而這場恐怖意外的受害者之所以成為目標,是基於他們的伊斯蘭信仰。」

除此之外警方還強調,目前它們正在衡量能否以「恐怖主義」起訴肇事者——一名 20歲的本地男子,他目前已被指控四項謀殺罪,以及一項謀殺未遂罪。

post title

據警方了解,這間「格雷嶺雞蛋農場」(Gray Ridge Egg Farms)便是兇手韋爾特曼工作的地點,他在這裡擔任兼職貨運人員。

路透社/達志影像

來自巴基斯坦的模範加拿大人

話說回本次事件的受害者,他們是一個三代同堂的穆斯林家庭,死者分別是 74歲的奶奶、46歲的父親、 44歲的母親以及 15歲的女兒,傷者則是唯一倖存下來的 9歲兒子。基於家屬要求,當地警方和媒體在一開始並沒有揭露他們的名字。

但後來,隨著家屬自行發出的聲明及當地穆斯林社群的證言,他們被揭露為阿札爾(Afzaal)一家,平日樂善好施且關係緊密,是「來自巴基斯坦的模範加拿大人」。

2007年成為永久居民

據《紐約時報》報導,死者中的 46歲男子為丈夫薩爾曼(Salman Afzaal),是一位物理治療師,平日在長照之家工作;44歲女子則是妻子瑪迪哈(Madiha Salman),為一名土木工程學的博士生。

他們兩人在 2007年時即以永久居民的身分抵達加拿大,不僅長期活躍於當地清真寺,更在多個組織活動中擔任志工。

post title

當地警方正在事故現場蒐證,照片攝於本月 7號,也就是車禍的隔天。

美聯社/達志影像

嫌犯和受害者沒有已知關聯

至於兇手——20歲的韋爾特曼(Nathanial Veltman),則是倫敦市當地人,他在犯案後逃離現場,但不久便於 6公里之外的一間購物商場中順利被捕,過程中沒有發生任何意外。

倫敦市警監懷特表示,雖然他們將此案件定調為仇恨犯罪,但目前尚不清楚這位嫌犯有沒有和任何相關組織有牽扯,只知道「嫌犯和受害者之間並沒有任何已知的關聯」。

懷特還補充,韋爾特曼在此之前沒有任何前科,而且他被捕時身上還穿著一件「像是防彈背心」的外衣。

「仇恨沒有立足之地」

而這起悲傷的事故傳出後,立刻引起了加拿大人的關注與致哀,並紛紛討論起該國頻傳的仇恨犯罪與伊斯蘭恐懼症

其中,安大略省省長福特(Doug Ford)便在Twitter上發文,他除了為受害者進行哀悼以外,還強調「仇恨和伊斯蘭恐懼症在奧大略省『沒有』立足之地」。

post title

在倫敦市穆斯林清真寺外,也有一些民眾在這裡獻上花束,紀念本次事故的受害者們。畫面中央的看板寫著「我們為 #我們的倫敦市家庭 祈禱,我們和 #我們的倫敦市家庭 站在同一陣線」。

路透社/達志影像

市政府降半旗三天

倫敦市長霍爾德(Ed Holder)則指出:「這是針對穆斯林和倫敦人的大規模謀殺行為,而且根源於不可言說的仇恨。」

霍爾德在聲明中表示:「當我說我們感到心碎時,我是代表著所有的倫敦人......我們為這個家庭感到悲痛,他們之中的三個世代都就此逝去了。」

霍爾德還補充,倫敦市政府將會降半旗三天表達哀悼,他指出在該市超過 40萬的居民中,有 3萬到 4萬人為穆斯林。

取消禁令、數千人到場致哀

加拿大總理杜魯道(Justin Trudeau)也同樣透過Twitter表達了自己對於這起事件的「驚駭」,並感性喊話:「對於那些因為昨天的仇恨行為而感到驚恐不安的人們,你們都是被愛著的,而我們將與你同在。」

除此之外,杜魯道和加拿大各大政黨的領導人還出席了周二(8)晚間於倫敦市穆斯林清真寺(London Muslim Mosque)外的紀念活動——本來基於COVID-19防疫禁令,安大略省境內禁止舉辦大型活動,但政府決定暫時取消這項禁令,讓數千人一同到晚會上向受害者致哀。

post title

加拿大總理杜魯道在周二晚間的紀念活動上為受害者獻上花束。

路透社/達志影像

杜魯道:伊斯蘭恐懼症是真的

在紀念活動上,杜魯道表示,當事情牽涉到穆斯林成員時,加拿大人再一次地違背了會相互照顧彼此的承諾,他說:「伊斯蘭恐懼症是真的,種族歧視也是真的。」

「我們必須站在一起,並對仇恨說不。」

活動上的幾名發言人也間接證實了杜魯道的看法,他們表達自己對被襲擊和騷擾的恐懼,但同時敦促其他人不該退縮,不要為此摘下頭巾或剃掉鬍鬚。

「這個城市是我的城市,這個國家也是我的國家,」倫敦市穆斯林清真寺主席拉哈爾(Bilal Rahhal)朝著人群說:「永遠不要讓任何人因為你的膚色、你的信仰或你的出生地,而使你擁有不同的想法。」

「這就是恐怖主義」

無獨有偶地,加拿大種族關係基金會(Canadian Race Relations Foundation)執行董事哈希姆(Mohammed Hashim)也認為:「如果恐怖主義的目的是要讓人們活在恐懼之中,認為自己並不安全,而且不覺得自己擁有歸屬感——那麼這(指本次事件)絕對就是恐怖主義。」

post title

在周二的紀念活動上,許多人一起跪地為受害者祈福。

路透社/達志影像

倫敦市人口多樣化

根據加拿大廣播公司CBC的報導,據該國 2016年的普查顯示,倫敦市的人口組成在近年來越來越多樣化,其中有 1/5的居民是在加拿大以外的國家出生的。阿拉伯人是該地區人數最多的少數群體,南亞人次之。

針對穆斯林的仇恨犯罪率微幅上升

而今年三月,加拿大統計局(Statistics Canada)則指出,在 2019年,也是目前所擁有的最新數據資料年度,針對向警方通報的穆斯林仇恨犯罪就足足有 181件,比起 2018年的 166件可以說是「微幅地上升」。

post title

在周二的紀念活動上,一名男孩手舉著看板,上頭寫道:「我們和 #我們的倫敦市家庭 站在同一陣線」。

路透社/達志影像

COVID-19疫情加劇排外風氣

另一方面,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也於今年四月發表了一份報告,認為「COVID-19疫情加劇了排外風氣和反權威言論」。

報告內文指出,這種出於意識形態的極端主義,在加拿大成為了逐漸增加的威脅:「自 2014年開始,在加拿大的土地上,有加拿大人受到他們極端意識形態(即排外和反權威)的驅策,或至少受到部分驅策,造成 21人因此被殺害、40多人受傷——這比出於宗教理由的暴力極端主義,和出於政治理由的暴力極端主義,死傷人數都還要來得多。」

再次掀起2017年槍擊事件的傷痛

而本次事件也再次掀起加拿大人在四年前經歷的傷痛——2017年1月,一名法裔加拿大人在魁北克市(Quebec City)清真寺槍殺了 6名信徒,是此前針對加拿大穆斯林社群最嚴重的攻擊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