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看到的《夜巡》不是真《夜巡》?「數位林布蘭」出手修復荷蘭國寶

by:山謬
7683

數百年來,人們所看到的《夜巡》始終不是真正的《夜巡》。也多虧有了這次的修復計畫,當年林布蘭對《夜巡》的種種巧思,才有機會再次出現在人們面前。

post title

經過了數百年,人們總算有機會一睹《夜巡》完整的面貌。圖為荷蘭國家博物館的員工,正在將AI創作的《夜巡》佚失部件拼回原作旁邊。

Photo: Rijksmuseum

完整版《夜巡》再度現身

《夜巡》(The Night Watch)可以說是 17世紀荷蘭畫家林布蘭(Rembrandt Harmenszoon van Rijn)最廣為人知的作品之一,在荷蘭具有國寶般的地位。

然而,在過去數百年裡,人們看到的《夜巡》始終不是它最完整的樣貌。直到過去兩年多來,荷蘭國家博物館(Rijksmuseum)費盡心思研究、並交由AI出手後,最近人們才有機會一睹當年林布蘭希望人們看見的《夜巡》。

17世紀完工 描繪市民衛隊英姿

《夜巡》是 17世紀中葉時,林布蘭受當時的荷蘭市民衛隊所託,為其總部宴會廳所創作的作品。在這幅畫裡,林布蘭生動地描繪出市民衛隊隊長科克(Frans Bannink Cocq)分派任務時的情景。

post title

在 1715年遭人裁剪後,《夜巡》四周裁剪部分的下落就成為了藝術史上的一宗懸案。圖為四周被裁剪過的《夜巡》,照片攝於 2018年。

Newscom/達志影像

作品太大怎麼辦?削足適履能搞定

到了 1715年,當時的荷蘭人計畫將《夜巡》改懸於荷蘭市政廳兩扇門中間的牆上,不料《夜巡》的尺寸太大,因此他們動手裁去了《夜巡》的四個邊,將它縮小成一幅長 4.57公尺、寬 3.96公尺的作品,並一路流傳至今。

然而,從那時以後,原版《夜巡》被裁剪下來的四個邊也就成為藝術史上的一宗懸案,至今都還未有人尋獲。

那通始終沒打來的電話

「我一直希望哪天某個人可以打電話來,表示他手上握有《夜巡》佚失的部分。」荷蘭國家博物館的館長迪比特(Taco Dibbits)語帶惋惜地說道。

「我可以理解當時的人們可能不會保存上、下裁剪掉的部分,可是考量到 1715年時林布蘭早已是個非常受人尊重且要價不斐的畫家,左側三個人物就這樣被裁剪掉了著實令人驚訝。」

post title

多虧有了荷蘭畫家隆登斯臨摹的《夜巡》,現代的專家這才有機會將林布蘭版的《夜巡》修復回完整尺寸。圖為隆登斯當年所臨摹的《夜巡》。

Photo: Rijksmuseum

好險還有臨摹作 荷蘭畫家立大功

所幸,後來人們發現了另一名荷蘭畫家隆登斯(Gerrit Lundens)在《夜巡》完工 12年後臨摹的作品。雖然隆登斯的作品尺寸比原作小上不少,但是它依舊完整地保存下《夜巡》最初的樣貌——意味著現代專家可以以他的作品為基礎,將林布蘭的《夜巡》修復至接近原始樣貌。

無數掃描分析做準備

過去兩年來,荷蘭國家博物館的專家對隆登斯的《夜巡》做了無數掃描、分析,也把隆登斯作品的照片放大至與原版《夜巡》近似的大小,好比對出林布蘭版《夜巡》缺失的部分。

在這個過程裡,專家們獲得了不少隆登斯版《夜巡》的有趣知識,好比從畫作變形的幅度來看,專家們推測當年隆登斯臨摹時應該是坐在《夜巡》的左邊;他所使用的顏料也和林布蘭有些微幅差異,經年累月下來,這便導致了兩人作品老化程度的不同。

有請「數位林布蘭」出手

在對原版《夜巡》的樣子有個底後,專家們接著將注意力轉向訓練AI,幫助它模仿林布蘭的用色、筆觸,最後才將AI創作的《夜巡》佚失部件印在畫布上,交由工作人員將其拼回原版《夜巡》四周。

post title

在補上當年裁剪掉的部分後,畫中的人物配置有了微幅的變化,也讓《夜巡》變得更有動態感。

歐新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工作人員們正小心翼翼地將AI創作的《夜巡》左側佚失部件拼回原版《夜巡》旁邊。圖中可以看到當年三名被裁剪掉的人物。

Photo: Rijksmuseum
post title

工作人員們正小心翼翼地將AI創作的《夜巡》右側佚失部件拼回原版《夜巡》旁邊。佚失的部分補上後,《夜巡》畫面右側鼓手的動作變得更完整,鼓手背後男子的頭盔也完整現身。

Photo: Rijksmuseum

人物配置不一樣 修復版《夜巡》更有動態感

當完整版《夜巡》再次現身時,它帶給人們的觀看體驗可以說是往上提升了一個檔次。

最明顯的差異在於整體人物的配置,在以往的版本裡,科克隊長的位置看上去像位於畫面的正中央,但是在補上四周的缺塊後,他的位置明顯更遠離畫面中央,畫的左下角也出現一塊空曠的區域。荷蘭國家博物館館長迪比特解釋道,這兩處細節其實都是林布蘭的巧思,「創造出了動作,凸顯出隊伍朝畫面左側前進的動態感」。

「你可以確實感受到科克和他的同僚真的在朝你走來。」迪比特補充道。

消失角色現身

除此之外,修復後的《夜巡》畫面左側也多出兩名男子,左下角小孩的動作也明顯看出是扶著欄杆,而非僅僅是朝畫面外跑去;在畫的右半邊,鼓手走向畫面中央的動作也變得更完整,右下角還能看到一隻狗因為鼓手的動作而正大聲吠著。

post title

荷蘭國家博物館館長迪比特坦言,雖然AI的創作結果非常傑出,不過要是讓林布蘭本人親自出手,效果肯定會更加出色。圖中男子即為荷蘭國家博物館館長迪比特。

路透社/達志影像

修復很出色 但畫家本人更出色

倘若現在有幸走進荷蘭國家博物館裡,人們就有機會一睹《夜巡》的完整樣貌,但就算無緣前往,也可以在荷蘭國家博物館的網站上一睹有無修復部分的差異。

對於這項修復成果,荷蘭國家博物館館長迪比特自己感到十分滿意,「能用雙眼親自觀賞最初林布蘭希望人們看見的《夜巡》,這份感受真的很美好」。不過他也坦承,修復後的版本到底還是比不上畫家本人親自出手,「林布蘭肯定可以畫得更美,但修復後的《夜巡》已經很逼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