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前,他性侵了我」英國安德魯王子遭控性侵未成年少女

by:徽徽
48235

現年 38歲的美國女子朱芙蕾表示,英國安德魯王子在 20年前曾多次性侵她,而在 20年後的今天,她決定對安德魯王子提起民事訴訟,讓外界知道無人可凌駕於法律之上,就算是王子也一樣。

post title

圖為指控英國安德魯王子性侵她的美國女子朱芙蕾,她手拿自己 16歲的照片拍照。

Newscom/達志影像

17歲時,王子性侵了我

周一(9),現年 38歲的美國女子朱芙蕾(Virginia Roberts Giuffre)在紐約對英國約克公爵安德魯王子(Duke of York,Prince Andrew)提起民事告訴,指控安德魯王子在她 17歲未成年時性侵了她。

遭到艾普斯汀的逼迫

朱芙蕾表示,她當時遭到美國億萬富豪艾普斯汀(Jeffrey Edward Epstein,註)逼迫,在艾普斯汀位於曼哈頓和其他地點的豪宅與安德魯王子發生多次非合意性交,簡而言之安德魯王子性侵了她,而她當年只有 17歲。

安德魯王子否認指控

對於朱芙蕾的指控,英國安德魯王子的發言人表示「不予置評」,安德魯王子過去更多次否認該指控。

註:美國億萬富豪艾普斯汀靠投資起家,隨後因與未成年人性交、教唆未成年人賣淫而遭到逮捕判刑。2019年8月10日,艾普斯汀在曼哈頓監獄內自殺身亡。在艾普斯汀性侵未成年少女一案甚囂塵上之時,過去與艾普斯汀走得近的名人也被一一翻出,包含英國安德魯王子、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柯林頓(Bill Clinton)、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Bill Gates)等,都與艾普斯汀有數面之緣。

2001年3月,當時年僅 17歲的朱芙蕾(中)和安德魯王子(左)合影,艾普斯汀的女友麥克斯威爾(右)就站在一旁觀看。

遭迫發生性關係,要是不從......

回到事發時的 2001年,朱芙蕾回憶道,她當時受到艾普斯汀、艾普斯汀的女友麥克斯威爾(Ghislaine Maxwell)和安德魯王子的脅迫,必須和安德魯王子發生性關係。要是不從,她害怕自己或他人會受到死亡或身體傷害。除此之外,她也擔心這三人的巨大財富、關係和權威會對她不利。

王子知道她未成年

朱芙蕾接著提到,安德魯王子在性侵她時知道她未成年,也知道她是艾普斯汀媒介未成年少女性交易下的受害者。

今日仍走不出陰影

時至今日,朱芙蕾已經 38歲了,她仍感受到安德魯王子「極端且無恥的行為」對她造成「重大情緒和心理壓力與傷害」。

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

朱芙蕾出示的文件上寫道:「在這個國家(指美國),不管你是總統或是王子,沒有人可以凌駕於法律之上;不管你有多無權無勢或脆弱,沒有人會被剝奪法律的保護。」

「20年前,安德魯王子的財富、權勢、地位和關係讓他能虐待一名無人保護、既害怕又脆弱的孩子。早就該追究他的責任了。」

2019年11月,安德魯王子在BBC的節目《新聞之夜》上否認性侵朱芙蕾,他也提到自己不記得見過她。

安德魯王子:從未發生過

2019年11月,安德魯王子曾接受BBC《新聞之夜》(Newsnight)的訪談,並且在訪談中斬釘截鐵地表示,他從未與朱芙蕾性交,更不記得曾經見過她。

「這件事(性交)從未發生,我可以明確且果斷地告訴你,這件事從未發生。我不記得曾經見過這名女子,一點也不記得。」

與此同時,白金漢宮也出面力挺安德魯王子,痛斥朱芙蕾對安德魯王子的性侵指控「錯誤且沒有根據」。

後悔和艾普斯汀來往

而在艾普斯汀獄中自殺後,安德魯王子也發出聲明表示:「我一直都對自己缺乏判斷力地與艾普斯汀來往感到懊悔。」

「尤其對他的受害者來說,艾普斯汀的自殺留下了許多未解疑問,我對所有受影響的人深表同情,他們希望得到某種形式的了結。」

「我只希望他們可以來得及重建生活。當然,如果有需要,我願意協助任何適當的執法機構從事調查。」

王子不配合調查

然而美國調查單位表示,當它們在調查艾普斯汀和麥克斯威爾的性交易圈時,曾希望能訪談安德魯王子,但安德魯王子並不配合。

時任紐約南區聯邦檢察官的柏曼(Geoffrey Berman)在 2020年1月表示,安德魯王子不願配合訪問,「直到今日安德魯王子的配合度是零」。

post title

圖為英國安德魯王子在 1986年宣布與莎拉弗格森訂婚時的畫面,兩人後來在 1996年離婚,但至今仍保持良好關係。

Newscom/達志影像

熱愛玩樂  派對王室成員

說到今年 61歲的安德魯王子,他是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Queen Elizabeth II)的第二個兒子,也是查爾斯王儲(Prince Charles)的大弟,目前在王位繼承人順序上排行第九。

身為「備用繼承人」(spare heir),安德魯王子和女王的妹妹──已故的瑪格麗特公主(Princess Margaret)和薩塞克斯公爵哈利王子(Prince Harry)很像,都曾因流連社交圈、喜愛玩樂而被封為「派對王室成員」(party royal),英國小報甚至稱他為「好色安迪」(Randy Andy)、「航空哩程安迪」(Air miles Andy),以此諷刺他熱愛搭乘飛機到處玩樂,豪奢花費令人咋舌。

「女王最喜愛的孩子」

與此同時,英國小報也熱愛以「女王最喜愛的孩子」來稱呼安德魯王子,這個稱號的來源可能是因為女王花了較多時間陪伴他與愛德華王子(Prince Edward)長大。

和兄長查爾斯王儲不同,安德魯王子沒有上大學,他直接加入皇家海軍,並且在數年後參與從阿根廷手中奪回福克蘭島的任務,並且凱旋歸國。

結婚十年後離婚

1986年,安德魯王子與受到民眾歡迎的平民莎拉弗格森(Sarah Ferguson)結婚,當時莎拉加入王室被視為是吹進王室的一股清新氣息。可惜好景不常,兩人在生下兩名女兒後,於 1996年正式離婚,但莎拉仍可以繼續使用約克公爵夫人(Duchess of York)的頭銜。

屈於公眾壓力  退出鎂光燈焦點

在安德魯王子於 2019年遭朱芙蕾指控性侵、被翻出和艾普斯汀交好後,他便屈於公眾的壓力而退出王室職責,並且鮮少現身公眾眼前,就連他的大女兒碧翠絲公主(Princess Beatrice)去年結婚,安德魯王子也沒有出現在任何官方釋出的大婚照片中。

post title

在 2019年安德魯王子疑似性侵朱芙蕾一案爆發後,英國小報和公眾排山倒海地譴責他,也讓他不得不退居幕後,不再協助王室履行職務。

美聯社/達志影像

二十年後為何還能立案?

回到朱芙蕾訴安德魯王子一案,該案之所以事隔 20年還能夠立案,是基於時任紐約州州長庫莫(Andrew Cuomo)在 2019年簽署頒布的紐約州《兒童受害者法案》(The Child Victims Act)。在該法案的保障下,已過法律追訴期的孩童性虐案受害者可在 28歲前提出刑事訴訟,民事訴訟則大幅延長至 55歲。

庫莫當時表示,這是一條給受害者尋求正義的路,他也希望該法案能「矯正那些沒有獲得承認和懲罰的錯誤」。

時至今日,庫莫本人遭控性騷擾 11名女性,雖然他否認有任何不法行為,但他表示自己會在 8月24日正式辭職下台。

post title

在艾普斯汀案鬧得沸沸揚揚時,紐約街頭出現了手舉他與美國總統川普照片的抗議民眾。艾普斯汀不只和川普有私交,他也順利打入美國名流圈,與不少名人有數面之緣。

Newscom/達志影像

最多僅能獲能金錢賠償

和由國家發起的刑事訴訟不同,朱芙蕾對安德魯王子提起的民事訴訟至多僅能獲得金錢賠償。代表 9名艾普斯汀受害者的紐約布魯(Bloom)法律事務所合夥人富達利(Arick Fudali)律師表示,通常這一類的民事訴訟案件「很少」會出現庭審,但仍非不可能。

富達利說:「我想要聽聽看安德魯王子在法庭上會說些什麼,我想很多人都想聽。」

「當然,我有看他上BBC《新聞之夜》的訪談,並且讀過他在訪談後釋出的聲明稿,但我想許多利益相關人、任何與艾普斯汀案和艾普斯汀遺產有關者,都會想看到更多資訊...在法庭的範圍之內。」

受害者仍活在恐懼之中

富達利也繼續提到他的客戶仍活在陰影之下,他說:「幾乎我所有的客戶都活在對艾普斯汀、艾普斯汀朋友的恐懼和他的影響力之下。即使他已經作古,他們仍活在害怕之下。」

post title

圖為英國社交名媛麥克斯威爾和男友艾普斯汀的合照,她涉嫌協助艾普斯汀引誘和販運未成年少女從事性交易。

美聯社/達志影像

不太可能開庭前和解

紐約大學法律系教授莫瑞(Melissa Murray)分析道,即使安德魯王子最後要上法庭受審,很有可能也得花上一段很長的時間,甚至數年。不過,莫瑞教授認為此案開庭前和解的機會微乎其微。

「安德魯王子有很多(可以和解的)機會不見了,因為當他在BBC的訪談中斷然否認性侵朱芙蕾,他很難再回頭和朱芙蕾和解,因為這會像你收回了那些話,或至少承認朱芙蕾所說有幾分真相在裡面。」

沒有太多新證據  要擔心麥克斯威爾

英國德比大學法律系教授肯普(Gerhard Kemp)則說,朱芙蕾對安德魯王子的控訴不太可能會大幅改變安德魯王子的處境,畢竟朱芙蕾並沒有提出太多新證據,安德魯王子要擔心的反而是針對艾普斯汀女友麥克斯威爾的刑事訴訟。

「翻盤的關鍵將會是針對麥克斯威爾的刑事訴訟案,該案可能會爆出大量暗示安德魯王子違法的證據,而這有可能反過來改變針對安德魯王子的訴訟性質,從當前的民事訴訟變成針對安德魯王子的刑事訴訟。」

協助艾普斯汀培養「性奴」

目前,麥克斯威爾遭到美國聯邦政府指控引誘和販運未成年少女從事非法性行為,協助艾普斯汀將未成年少女培養成「性奴」,替有權有勢的上流人士服務。對此,麥克斯威爾一概否認,她也將在今年 11月出庭受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