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小美人魚之爭  哥本哈根雕塑家後代開告

by:徽徽
9139

如果到丹麥首都哥本哈根玩,通常一定會去看位於長堤公園的小美人魚雕像,這座雕像在世界各地有許多「姊妹」,不少人魚雕像也向哥本哈根小美人魚雕像「致敬」。對此,擁有哥本哈根小美人魚雕像著作權的艾瑞克森家族寸步不讓,就連同樣位於丹麥境內的「姊妹」也照樣開告。

post title

在搜尋引擎中鍵入「小美人魚雕像」,第一個跑出來的就是位於丹麥哥本哈根的小美人魚雕像。

Photo: Miguel Mendez

坐姿、髮型有點像

在距離丹麥首都哥本哈根 300多公里的阿索小鎮(Asaa),人們以擺放在港口的小美人魚雕像為傲。這尊雕像和位於哥本哈根的小美人魚雕像乍看之下有點像,同樣都以右手撐住屁股底下的岩石,同樣都將有著魚尾特徵的雙腳安放於岩石上,同樣都梳著微微旁分的髮型,然而,這尊從 2016年就安放在阿索港口的小美人魚雕像,並不是哥本哈根小美人魚雕像百分百的複製品。

像到有侵權嫌疑

可是,對擁有哥本哈根小美人魚雕像著作權的艾瑞克森家族來說,阿索小美人魚雕像實在和他們的長輩愛德華‧艾瑞克森(Edvard Eriksen,1876-1959)創作的雕像太像,像到侵犯了著作權的地步。因此,艾瑞克森家族決定將設置阿索小美人魚雕像的布倫訥斯萊烏自治市(Broenderslev)告上法院,除了要求金錢上的賠償外,也要求當局立刻拆掉阿索小美人魚雕像。

市長:以為在開玩笑

「一開始收到email的時候,我笑了,」布倫訥斯萊烏自治市市長克利加爾德(Mikael Klitgaard)接著說:「我以為這是個玩笑。」

然而,對愛德華的後人來說,這可不是在開玩笑,為了捍衛愛德華的偉大創作,艾瑞克森家族過去有多次將「侵權嫌疑者」告上法院的紀錄,畢竟,哥本哈根小美人魚雕像對全世界來說,是丹麥藝術文化的重要象徵,不得隨意侵犯。

post title

圖為位於阿索的小美人魚雕像,可以發現哥本哈根和阿索兩地的小美人魚雕像坐姿十分相像。

Photo: Stefan Klaas

哥本哈根小美人魚怎麼來?

1909年,丹麥啤酒大廠嘉士伯(Carlsberg)創辦人的兒子雅克布森(Carl Jacobsen)因為看了丹麥皇家芭蕾舞團的小美人魚舞劇,深深為芭蕾女伶普萊絲(Ellen Price)飾演的小美人魚傾倒。於是,他委託了丹麥雕塑家愛德華雕塑小美人魚雕像,並邀請普萊絲來當小美人魚的臉部模特兒,小美人魚雕像的身體部位則是參考愛德華的妻子艾琳(Eline Eriksen),因為普萊絲不願當裸體模特兒。

給哥本哈根市的禮物

1913年雕像完成後,雅布克森將小美人魚雕像送給了哥本哈根市,這尊雕像從此被安放在長堤公園的港口邊,望著遠方的大海。

post title

圖為丹麥皇家芭蕾舞團的芭蕾女伶普萊絲,她在小美人魚舞劇中就是如圖中的扮相,愛德華也以她的長相為參考,創造出小美人魚雕像。

Photo: wikipedia

孫女拒絕評論  已進入相關程序

在小美人魚雕像之爭鬧得沸沸揚揚的同時,接到記者採訪電話的愛德華孫女、負責管理愛德華遺產的愛麗絲(Alice Eriksen)拒絕評論,她說這起侵權案已經進入相關程序。

兩者到底有多像?

目前,雙方律師仍在談判,如果最後案子真的走到不得不開庭的結局,爭點就會是阿索的小美人魚雕像長得和哥本哈根的小美人魚雕像究竟有多像:

哥本哈根小美人魚雕像是座銅雕,高 1.25公尺,重 175公斤;阿索小美人魚雕像是座花崗岩雕像,高度目測差不多,但體重卻差了十萬八千里,重達 3公噸,身型也比哥本哈根的小美人魚雕像來得豐滿,五官則稍微粗糙了點,不過兩者的坐姿倒是挺像的。

不這樣坐,要怎麼坐?

「要不然她要怎麼坐?」布倫訥斯萊烏自治市市長克利加爾德說:「她是一隻人魚,你又不能讓她坐椅子。」

雕出阿索小美人魚雕像的雕塑家莫克(Palle Mørk)也說:「不然人魚要怎麼坐在岩石上?她又沒有腳。」莫克對抄襲的指控很生氣,他說自己才沒有故意仿製愛德華的作品。

「身為一名藝術家,你會從萬事萬物中汲取靈感——當然,我有看過哥本哈根小美人魚的照片,但這是來自我自己的靈感。」

post title

圖為丹麥哥本哈根小美人魚雕像的正面。丹麥雕塑家莫克表示,他有看過哥本哈根小美人魚雕像的照片,但他創作出來的雕像是源於自己的靈感。

美聯社/達志影像

駁斥抄襲指控  靈感來自謬思

莫克表示,四年多前他買下了一塊大型花崗岩,就這樣把這塊岩石給放在院子,不知道要用它來刻什麼。一天深夜,莫克的謬思女神來了,他很快地抓起放在床邊的紙張,快速畫出了阿索小美人魚的樣子,「有的時候,石頭會對你說話」。

紀念建港140周年

不久後,莫克完成了阿索小美人魚雕像,這尊雕像被阿索當地公民團體給買下,並且捐給了負責營運阿索港口的組織,讓他們把小美人魚雕像放在港口邊,以此紀念建港 140周年。

「塔利班才會摧毀藝術」

一想到阿索小美人魚雕像有可能被拆毀,莫克就寢食難安,他說:「在丹麥,我不認為我們該摧毀藝術作品,塔利班(Taliban)才會這麼做(註)。」

雖然求償金額不高,但是......

至於艾瑞克森家族求償的金額雖然不高,只有 3萬7,000丹麥克朗(折台幣約 16萬2,436元),但莫克和克利加爾德市長都認為,艾瑞克森家族這麼做是出於貪婪。

根據丹麥著作權法的規定,在藝術家過世 70年後,作品的著作權就會過期,這也代表艾瑞克森家族對哥本哈根小美人魚雕像的著作權將在 2029年到期。克利加爾德市長因而表示,艾瑞克森家族是想趕在著作權過期前拿到錢,而過去這種情況層出不窮。

註:2001年3月12日,阿富汗塔利班組織炸毀了位於巴米揚(Bamiyan)山谷內的兩尊千年大佛像。

post title

圖為丹麥雕塑家諾爾高的作品——《基因改造的小美人魚》。

Photo: Paradasos

那些年,被告的藝術作品

早從 1937年開始,愛德華本人成功告贏一間丹麥工藝品公司,這間公司生產了以哥本哈根小美人魚雕像為圖案的帆布針繡花邊作品。

而在去年,艾瑞克森家族也成功告贏總部設在哥本哈根的《貝林時報》(Berlingske),獲得將近 28萬5,000元丹麥克朗(折台幣約 125萬元)的賠償金。起因是《貝林時報》刊登了兩張沒有獲得授權的圖片:一張是將哥本哈根小美人魚雕像的臉畫成殭屍的漫畫,另一張是讓哥本哈根小美人魚雕像戴上防疫口罩。

《基因改造的小美人魚》

不過,艾瑞克森家族在 2008年踢到鐵板。當時,艾瑞克森家族主張丹麥雕塑家諾爾高(Bjoern Noergaard)的雕塑作品《基因改造的小美人魚》(The Genetically Modified Little Mermaid)侵權,這尊雕像距離哥本哈根小美人魚雕像只有幾百公尺,外型相當後現代:小美人魚的臉不像臉,魚尾也不像魚尾,坐姿方向剛好相反。

天下文章一大抄  藝術多的是致敬

諾爾高表示,艾瑞克森家族沒有意識到「藝術家們總是在參考其他藝術家」,當年愛德華不也是在雅布克森的指導下,決定哥本哈根小美人魚的坐姿,並且參考了芭蕾女伶普萊絲的長相?

「因此,在這樣的情況下,愛德華也從其他藝術家身上得到了作品的主題,並且參考了客戶的設計。」諾爾高說。

最後,諾爾高成功打贏了官司。

post title

圖為位於美國密西根州格林維爾市的小美人魚雕像,這尊雕像先前也被懷疑「抄襲」哥本哈根小美人魚雕像。

Photo: Josh May

遇到密西根小美人魚  官司不了了之

時間來到 2009年,艾瑞克森家族這次把目光轉到了美國密西根州的格林維爾市(Greenville),這裡有一尊已經在當地弗拉特河(Flat River)旁矗立了 15年的小美人魚雕像,以此紀念當地丹麥移民遺留下來的文化。

當時,艾瑞克森家族以「未經授權複製」小美人魚雕像為由,向格林維爾市要求 3,700美元(折台幣約 10萬4,000元)的授權費,然而過不久後他們放棄求償,至今原因不明,或許和密西根小美人魚雕像長得太不像哥本哈根小美人魚雕像有關——畢竟它眼神呆滯、髮型走半屏山路線。

西班牙、南韓、加拿大都有

或許,眼尖的民眾會發現,不管在美國、羅馬尼亞、西班牙、南韓、加拿大、摩納哥等地,都有看過與哥本哈根小美人魚雕像十分相似的雕像,為什麼它們沒有出問題?

合法複製品遍及全球

原因就在這些小美人魚雕像的複製品有獲得艾瑞克森家族的授權,是合法的複製品,就跟現在擺在哥本哈根長堤公園的小美人魚雕像一樣——據說艾瑞克森家族將真正出自愛德華之手的小美人魚雕像放在秘密地點,現在人們看到的哥本哈根小美人魚雕像也是合法的複製品。

post title

2016年10月24日,時任哥本哈根市長的延森(右)出訪南韓首爾,並且送了一尊合法的小美人魚雕像給首爾放在漢江旁,代表接受這項禮物的則是時任首爾市長的朴元淳(左)。

歐新社/達志影像

如果失去了她......

回到居民人數少於 1,200人的丹麥阿索小鎮,港口管理主席尼曼(Thomas Nymann)表示,當地很難付出艾瑞克森家族要求的賠償金,他們希望能避免阿索小美人魚雕像遭到拆毀。

「鎮上許多人為此捐錢,所有的商家都共襄盛舉,」尼曼接著說:「如果我們失去了她,大家都會非常傷心。」

「她長得就像阿索女孩」

克利加爾德市長則說,鎮上許多居民都深有同感,不僅反對支付賠償金,也反對拆毀雕像。

「如果我們的雕像是銅雕,和哥本哈根小美人魚雕像的高度與長相相同,那賠償和拆毀沒問題。但是,她們實際上很不一樣。」

「除此之外,」克利加爾德市長眨了眨眼說道:「她很明顯來自當地,她長得就像一個阿索女孩。」


上線時間:2021/08/18
增修時間:2021/08/23  修正內文人名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