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阿富汗戰爭曲終人散:美軍撤離、塔利班重新當家

by:山謬
3711

周一深夜,美軍最後一架C-17運輸機順利自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的喀布爾機場起飛升空。它的離去,也意味著長達 20年的阿富汗戰爭已經畫下句點,也象徵著阿富汗即將回歸 20年前,由阿富汗塔利班組織當家做主的年代。

post title

周一深夜,美國陸軍第 82空降師的師長多納赫少將(Major General Chris Donahue)準備登上C-17運輸機。在美軍的官方紀錄上,他將會成為最後一位離開阿富汗的美軍士兵,而隨著他的離去,打了 20年之久的阿富汗戰爭也將正式畫下句點。

歐新社/達志影像

最後一架軍機起飛 阿富汗戰爭落幕

周一(30)深夜, 美國的最後一架C-17運輸機自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的國際機場起飛,離開了阿富汗。隨著它巨大的身影消失在夜空中,不僅標誌著以美軍為首的阿富汗撤離行動已經結束,更代表著讓美國付出鉅額金錢、人命代價的戰爭已經落幕。

「今晚的撤離,既代表美國軍事撤離行動的結束,也代表自 2001年9月11日後發動、長達近 20年的阿富汗任務已經結束。」美國中央司令部司令麥肯錫上將(Gen.Frank McKenzie)在運輸機起飛不久後召開的記者會上說道:「我無法以言語描述服役將士的犧牲與成就。」

對空鳴槍慶祝得勝 塔利班組織:感謝真主庇佑

在美軍撤離後不久,塔利班成員紛紛在首都喀布爾內對空鳴槍,慶祝他們打贏了這場為期 20年的戰爭;駐紮在喀布爾國際機場周遭的戰士隨後也興奮地走入機場,盤點那些美軍帶不走的裝備

資深塔利班發言人穆賈希德(Zabihullah Mujahid)也在Twitter上發文,慶祝阿富汗「實現完全獨立」,並向真主獻上感謝。

人民無法共享喜悅 阿富汗的明天充滿未知

然而,阿富汗人卻很難與塔利班組織共享這份喜悅,戰爭的結束固然值得歡喜,但捲土重來的塔利班會用什麼樣的態度統治阿富汗仍無人知曉,那些曾經幫助過外國勢力的翻譯、地陪,如今更是害怕自己或是家人會遭到塔利班的無情報復

post title

根據兩位美軍指揮官的說法,美軍高層在考量緩衝時間、天氣條件等因素後,決定提前近一天,完成阿富汗撤離行動。圖為一架在周一上午飛離喀布爾機場的美國軍機。

美聯社/達志影像

預留緩衝時間 美軍提前撤離

兩位美軍指揮官向《紐約時報》透露,「最後的C-17」大約是在阿富汗當地時間周一晚上 11:59分左右飛離阿富汗——也就是說,美軍完成撤離行動的時間比 8月31日的撤離大限還要提早了近一整天。

這兩位指揮官透露,美軍這麼做一方面是保留緩衝時間,以防運輸機臨時有變卦而耽誤撤離行動,另一方面也是考量到機場周遭的天氣變化,另外也是擔心那些還等在喀布爾機場外、來不及與美軍一同撤離的人會失控衝上跑道,重演撤離行動初期人們爭相爬上飛機的畫面。

近8萬人成功撤離 拜登向將士致謝

在最後一架軍機起飛後,美國中央司令部司令麥肯錫上將隨即召開視訊記者會,宣布美軍已經正式撤離阿富汗的消息,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也在第一時間發表聲明,向參與撤離行動的美軍將士致謝。

根據麥肯錫上將的說法,自 8月14日發動撤離行動起,美軍總共自喀布爾撤離了約 7萬9,000人,其中有 6,000人是美國公民。

post title

在視訊記者會上,美國中央司令部司令麥肯錫上將宣布,美軍的阿富汗撤離行動已經正式告終。但言詞中他坦承道,美國無法在時限前帶走所有想要帶走的人。

歐新社/達志影像

「沒有撤離所有人」 不到200人仍留在阿富汗

然而,麥肯錫上將也在記者會上坦言,「美國並沒有成功撤離所有人」。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也證實,目前大約還有不到 200名美國公民被留在阿富汗,當中許多人是已經在阿富汗居住多年的雙重國籍者,有些在阿富汗都已經成家立業,遲遲無法決定是否要離開。此外,《華盛頓郵報》也提到,還有很多曾在戰爭中幫助過美國的阿富汗人也被留下,他們可能是不願意,也可能是來不及越過喀布爾機場外的混亂人群、與美軍一起離開。

對於這些人,布林肯允諾美國會持續協助他們離開阿富汗,「這項承諾沒有到期日」。

公布未來安排 以實際作為評斷塔利班

除了承諾向有資格離開的人伸出援手,布林肯也對外揭露了日後美國與阿富汗互動的四項規劃:

  • 美國在阿富汗的外交單位將改以卡達首都杜哈為據點。
  • 美國將繼續在此區域「保持強大的反恐能力」:這意味著與塔利班組織接觸、共同執行反恐任務,但不會完全仰賴塔利班組織。
    「未來,(美國)與塔利班組織的任何接觸都將依循唯一原則:美國的利益,」布林肯說道:「我們所採取的任何行動,都將基於塔利班政府的行為,而不是它們的言詞。」
  • 美國將持續提供阿富汗人道援助:布林肯強調這些援助不會交給塔利班組織,而是會由聯合國、非政府組織等單位經手。
  • 塔利班組織必須以行動「贏得國際社會的支持」:布林肯指出,塔利班組織必須藉由信守承諾,像是允許想離開阿富汗的民眾自由離開、尊重女性及少數族群等,以及其他施政,才有望得到國際社會的認可。

關於最後一點,周一聯合國安理會也火速通過了一項決議,再次呼籲塔利班遵守先前允許民眾日後可以自由離去的承諾,並在未來允許聯合國充分、不受阻礙且安全地入境提供人道援助,以及重申國際社會對塔利班是否持續維護人權的重視。

不過,中、俄兩國雙雙在投票時棄權,決議中也未納入先前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提議的「安全區」(safe zone,註)機制。

註:先前馬克宏曾提議在喀布爾設立一個由聯合國管理的「安全區」,好在那裡進行人道救援任務。不過,這項提議並未在本次的決議案中實現。

post title

美軍自阿富汗撤離的混亂景象,也讓美國總統拜登遭受到了排山倒海的批評。 圖為周日(29)拜登親赴美國德拉瓦州的多佛空軍基地,迎接 13位在撤離行動中陣亡的美軍將士遺體。

美聯社/達志影像

混亂撤退場面惹議 共和黨人重炮抨擊

儘管已經盡速對日後與阿富汗、塔利班組織的關係做出安排,可是撤離期間混亂的場面及爭議仍然導致拜登團隊遭受到了排山倒海的批評,像是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便形容拜登的撤軍計畫堪稱是美國史上「最大的恥辱」,懷俄明州的共和黨籍眾議員錢尼(Liz Cheney)也直言撤軍一舉,形同「置美國於 911以來從未有過的風險中」,而拜登對這項「災難性的決定負有直接責任」。

民眾也不滿意 7成主張美軍應留到最後

就連美國大眾,也對拜登在阿富汗撤離行動中的種種決策感到不滿。根據一份由《路透社》及市調公司益普索(Ipsos)進行的民調顯示,只有 38%的民眾對拜登的阿富汗撤離行動感到滿意,不滿意的人則有 51%;另外還有超過 7成的民眾主張,美軍應該等到所有美國公民都離開阿富汗後才跟著離開阿富汗。

post title

談到自阿富汗撤軍的決定,拜登表示美國只有撤退或是擴大戰爭規模兩條路可走,而他至今依舊「全心全意」相信自己做了一個明智的抉擇。

美聯社/達志影像

阿富汗戰爭美國二選一 撤軍或是擴大規模

周二(31),拜登也親自就阿富汗戰爭的結束發表了公開演說。拜登表示至今他依舊「全心全意相信」自己做了一個明智的選擇,因為在阿富汗戰爭面前,美國只有撤軍,或是擴大戰爭規模兩種選擇,而他「無意將阿富汗戰爭延長成一場看不見盡頭的戰爭,也不想無限推遲撤離時間」。因此,儘管撤軍現場屢屢出現混亂場面,拜登仍認為美軍取得了「非凡的成功」,並向所有將士致敬。

與此同時,拜登也責難前總統川普任內與塔利班所達成的協議,這項協議不僅沒有要求塔利班組織必須與阿富汗政府合作,還釋放了 5,000名囚犯,導致他在就任後必須面對一個自 2001年以來軍事實力最強大的塔利班。

「世界在變,美國領導階層必須隨之改變」

至於未來美國在「後911時代」的外交政策走向,拜登表示他將避免需要部署大規模地面部隊的戰爭再次出現,轉而傾向在經濟、資安等領域與中國、俄國競爭,並以軍事科技打擊恐怖份子。

「世界正在改變,美國的領導階層也必須隨之改變。」

post title

在美軍撤離隔天,塔利班隨即宣布全面接管喀布爾國際機場。圖為幾位在喀布爾國際機場裡接受記者訪問的塔利班官員。

美聯社/達志影像

鳴槍慶祝 進機場檢視「戰利品」

對比於美國政府的沉重,打勝仗的塔利班政權顯得十分振奮,戰士們紛紛在美軍離開後大舉鳴槍慶祝,駐紮在喀布爾機場周遭的塔利班戰士也隨即走進機場,盤點美軍來不及帶走的裝備、器材。

美國中央司令部司令麥肯錫上將表示,這些留在機場當中的設備包括掃雷車、悍馬車,以及飛機,不過全數都經美軍刻意破壞,已經無法使用。

塔利班:想和大家交朋友

周二早上,數位塔利班的領袖象徵性地走上喀布爾國際機場的跑道,顯示塔利班已經正式接管喀布爾機場,發言人穆賈希德也在跑道上召開新聞發表會向阿富汗道賀,並稱這場勝利「屬於我們眾人」,隨後也釋出善意,表示塔利班「想要與美國及全世界保持良好的外交關係」。

可是當他談到美軍的敗退時,穆賈希德隨即話鋒一轉,表示「這是給其他入侵者及未來世代的一堂課,也是給世界的一堂課」。

post title

即使塔利班組織再三保證日後想離開阿富汗的人依舊可以自由離開,但沒有人知道他們的承諾究竟有多可靠。圖為一批剛剛抵達美國維吉尼亞州杜勒斯國際機場(Dulles International Airport)的阿富汗民眾。

歐新社/達志影像

塔利班的承諾多牢靠?

看到這一幕幕情景,不少阿富汗人都對未來感到很擔憂。雖然先前塔利班曾做出許多承諾,像是允許想離開的人日後還是可以自由離開、會讓女性繼續工作及接受教育,並且會重建阿富汗的和平和安全等,但沒有人知道這些承諾究竟有多牢靠,加上近期一些與塔利班組織有關的殺戮、虐待事件頻傳,都讓阿富汗人民很難對未來抱持希望。

就算可以離開 又該去哪裡?

況且,就算日後可以離開,該去哪裡也會是個問題。現在,歐盟內部已經開始討論如何應對日後可能產生的難民潮,以防 2015年敘利亞難民朝歐盟國家蜂擁而去的情景重演,預計將朝協助阿富汗鄰國收容難民的方向討論。

不過,歐盟的企圖可能不會如預想般順遂,一些早已收容大量阿富汗難民的鄰國已經拒絕再收容更多人,境內收容 300-400萬阿富汗難民的巴基斯坦也說,現在該由「更大、更富有的國家」負責收容阿富汗難民了。

大開監獄自食其果 伊斯蘭國蠢蠢欲動

除了得想辦法重振阿富汗人民的信心,塔利班組織的另一項隱憂就是境內蠢蠢欲動的伊斯蘭國(IS)勢力。

麥肯錫上將提到,當初塔利班在全國攻城掠地時大開監獄的做法,讓許多前IS的戰士重獲自由、間接壯大了IS的勢力,「現在它們得自食其果」。據他估計,現在當地IS的規模約在 2,000人左右。

post title

除了各種內憂外患,塔利班組織接下來還得設法改善阿富汗的經濟情形。圖為大批在喀布爾一間銀行外排隊等待提款的人。

美聯社/達志影像

經濟下滑 店家生意不佳,員工也沒好薪情

與此同時,改善阿富汗經濟景況也是當務之急。即使近期首都喀布爾的市集、車流量已經有日漸復甦的趨勢,可是銀行外依舊排滿了等著領錢的人,商家們也大嘆生意不若從前、一般員工也抱怨薪水不敷日常花費。

在喀布爾一間速食店工作的穆斯塔法(Mustafa)就向《美聯社》的記者抱怨,自喀布爾淪陷以來,他的薪水已經被大砍 75%,現在每個月的收入已經不到 50美元(折台幣約 1,401元),讓他起了到鄰國伊朗工作,好養活一家 11口的想法。

「我必須逃離這裡,才有辦法養活我的家人。」穆斯塔法說道。

塔利班來了 客人走了

經營著一間五金行的努魯拉(Noorullah)表示,自塔利班 8月15日進城以來,他連一個顧客都沒有,現在他已經付不出店面的租金,他說道:「有錢的人都已經逃離阿富汗了,根本沒人把錢帶進來。」

只要經濟變好......

不過只要經濟能變好,努魯拉表示他願意留下,即使這代表著必須接受塔利班組織的統治。「我在這裡出生,在這裡生活了一輩子,以後也會死在這裡。」他說道。

可是當他被問及對美國駐軍阿富汗 20年的想法時,他不加掩飾地表示他其實很失望,「美國在這裡的表現並不好,他們放任貪腐惡化,直到什麼都沒留下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