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越過圍牆的孩子 他們,後來怎麼了?

差不多半年前, 美軍決定大舉從阿富汗撤退。一時之間,首都喀布爾國際機場一片兵荒馬亂,有資格離開的阿富汗人蜂擁向機場入口,盼望能盡早搭上飛機一起離開。

在一片人潮中,許多父母擔憂家裡的孩子在人群中喪命,決定暫時將孩子交給圍牆另一端的士兵。後來,這些孩子真的有與家人重新團圓嗎?

今天,小隊長想用兩個故事帶大家回顧阿富汗撤退大計畫下的小故事……

文章插圖

那些越過圍牆的孩子們

去年8月,美軍在阿富汗啟動了大撤退行動,計畫在一個月內,帶著一部分阿富汗人離開,結束阿富汗戰爭。

雖然已經盡力制定了撤離計畫,但撤退期間現場仍是一片兵荒馬亂,一些阿富汗父母看著眼前萬頭纂動的畫面,紛紛決定暫時將手上的孩子交給陌生的美軍士兵,打算等擠進機場後一家人再行團圓。

然而,這些被交給美軍的孩子,真的有與父母團圓嗎?

翻過圍牆見父親 阿富汗撤離亂象代表照

對於還不到一歲的莉亞(Liya)來說,答案是有。

在撤退行動期間,當時僅16天大的莉亞被一名陌生的美國海軍士兵拉過鐵絲網,交到了一旁的父親哈米德(Hameed)手上。這個短暫的瞬間上遍了各大國際媒體,成為最能代表阿富汗撤離行動的照片之一。

去年8月,哈米德冒險讓一名陌生士兵把女兒拉過鐵絲網,以免他命喪人群中。現在,一家人已經平安到達美國,這支影片即為當初他和妻子一起受訪的影片。

錯過女兒誕生的老爸 撤離當天首次見女兒

身為語言學家、文化學家的哈米德,已經擔任美軍翻譯、顧問5年。撤退行動期間,哈米德都住在機場裡幫忙規劃撤退工作,不被准許離開,導致他錯過了女兒的誕生。

去年8月19日,哈米德的妻子帶著女兒來到機場。儘管隔著一道圍牆,哈米德依舊一眼發現了牆外的妻子和女兒,看著圍牆外混亂的場面,哈米德很擔心女兒會在意外中喪命,只能拜託一名陌生士兵幫忙想想辦法。

寧可女兒受傷,也不願見她喪命

「他告訴我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幫忙把孩子拉過鐵絲網,但她可能會受傷。」哈米德回憶道:「我馬上告訴他我願意擔這個風險。我寧可看到女兒受傷,也不願她命喪人群中。」

很快地,陌生的士兵抓住年幼的莉亞,一把將她拉過圍牆、交到哈米德手上,那也是他首次將女兒擁入懷裡。但他只感動了片刻,隨即將莉亞轉交給另一名陌生士兵,轉身投入工作,並想辦法讓筋疲力竭的妻子擠進機場。直到夜晚搭上飛機的那一刻,一家三口這才再次團圓。

女兒,你是個戰士

「等我女兒大一點,我會告訴她『你是個戰士』。她出生沒多久,就成功熬過了最糟的時刻。」哈米德回憶起一家人的驚險撤離時光時說道。

文章插圖

先讓孩子進機場 等等就能團圓……吧?

然而,並非每對將孩子交出去的父母都能擁有一模一樣的結局。

同樣在去年8月19日,曾任美國駐阿富汗大使館警衛的艾哈邁迪(Mirza Ali Ahmadi)也帶著一家來到機場外準備撤離,看著洶湧的人潮,艾哈邁迪也將不到一歲大的兒子索海爾(Sohail Ahmadi)交給圍牆另一端的美軍士兵,盤算著等會進機場,一家人就能再次團圓。

塔利班到場管秩序 索海爾到底在哪裡?

不料,孩子交出去後不久,阿富汗塔利班組織(Taliban)的成員隨即介入,強勢推開人群控管秩序,導致艾哈邁迪一家多花了近半小時,才成功進入機場。

但是放眼望去,艾哈邁迪就是找不著兒子索海爾在哪裡。

走遍機場找兒子 只能祈禱他也上飛機

艾哈邁迪表示,當天他幾乎走遍了整座機場,絕望地想要找到索海爾,「我問了可能超過20個人吧,每碰到一個官員——不管是軍方還是其他公務員——我就問他們知不知道孩子的下落」。

可是直到登機前一刻,艾哈邁迪依舊沒找到兒子,只能暗自祈禱他也被送上前往美國的班機。

文章插圖

並未離開阿富汗 從頭到尾都在機場裡

事實上,索海爾從來就沒有離開阿富汗,甚至沒離開過阿富汗首都喀布爾。

在8月19日當天,現年29歲的薩菲(Hamid Safi)搭著手足的便車一起混進機場,企圖找個機會搭飛機一起撤離阿富汗。在機場的某個角落,薩菲意外發現了被遺棄在地的索海爾。

薩菲表示,當天他也在機場繞了好幾圈,試圖要找到索海爾的父母。但在努力找了半天卻一點結果都沒有後,薩菲心一橫,決定把索海爾帶回家,親自撫養他長大。

相遇即是緣分 索海爾遇新家人

平時,薩菲以開計程車為業,他的母親已經離世。據他的說法,媽媽生前最大的願望,就是希望已經有三個女兒的薩菲能再生個兒子,只是一直到她辭世,這個願望始終沒有實現,但索海爾的到來,讓薩菲家有了多添一個男丁的機會。

「我決定要留下索海爾。」去年11月薩菲受訪時說道:「如果找到了他的家人,我就會把孩子還給他們;如果沒有,我就會自己將他撫養成人。」

找到兒子了!委託外公帶外孫回家

帶著索海爾回家後,薩菲將這個孩子另外起名為阿貝德(Abed),而他確實將索海爾視如己出,還帶他到醫院做了健康檢查。同時,他也將索海爾的照片發佈到Facebook上,替他尋找親生家人。

在社群、媒體報導的推波助瀾下,人在美國的艾哈邁迪很快就獲悉兒子的下落,特地拜託索海爾的外公拉札維(Mohammad Qasem Razawi)想辦法把外孫接回家。

文章插圖

臨時反悔 索海爾不能離開我

於是在去年年底,住在阿富汗東北部的拉札維一連跋涉了兩天,帶著一整頭屠宰的羊、新衣服等禮物前來拜訪薩菲一家,既要表達感謝,也是要把索海爾接回家。

不料,薩菲在這當口卻反悔了。他一口拒絕拉札維的要求,據《路透社》的報導,除了因為他很想要一個兒子,薩菲還想利用這個機會離開阿富汗。

實在沒辦法 只能報案找警察

在過去約7周的時間裡,兩家人一直在討價還價,拉札維一度還向紅十字會(Red Cross)求助,卻始終無法把索海爾帶回家。

無可奈何下,拉扎維最後只好向塔利班組織的警察報案,指控薩菲「綁架」索海爾。

文章插圖

雙方達成協議 索海爾重返親生家族

有了警方介入,兩家人總算達成共識:索海爾將重新回到親生家族,其家人也同意支付10萬阿富汗尼(阿富汗貨幣單位,折台幣約2萬6,534元)給薩菲一家,感謝他們悉心照料索海爾5個月。

祝福你們有兒子 外公僅剩最後任務

上周日(9),薩菲依約將索海爾交還給拉札維,當天所有人都哭成了淚人兒,薩菲一家尤其難過,捨不得和他們剛得來的兒子告別。拉札維一旁看了也跟著落淚,但他告訴薩菲夫婦:「你們都還年輕,阿拉必賜給你們兒子,而且不只是一個,會是好多個。」

離開薩菲家後,拉札維如釋重負地說道:「我們得想辦法讓索海爾回到親生父母身邊,這是我現在唯一的任務了。」

文章插圖

子失而復得好開心

對比於薩菲一家的哀傷,索海爾的父親艾哈邁迪一家則是興奮地又唱又跳,拉札維形容,視訊電話裡的他們開心地「就好像是在辦婚禮一樣」。

阿拉的禮物 最後願望:團圓

去年12月初,阿拉又提前送了艾哈邁迪一家一份禮物——這家人在美國密西根州找到一間小公寓,現在已經定居下來展開新生活。如今他們唯一的願望,就是希望索海爾可以盡早抵達美國,好讓一家人能真正團圓。

「(索海爾失蹤時)我整天以淚洗面,哭著尋找我的孩子,」索海爾的親生母親蘇拉亞(Suraya)說道:「現在,我只希望他能平安地抵達美國。」


上線時間:2022/01/13

增修時間:2022/01/17 修正內文、大標並補充資訊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