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翼極端份子的緩刑代價:閱讀一系列英國經典文學作品

by:阿雀
5359

在英國,右翼極端份子約翰成功避免吃牢飯,但作為代價,他必須要看一系列英國經典文學作品,法官還會定期幫他做閱讀測驗。

post title

在英國,21歲男子約翰因持有恐怖主義書籍而被判有罪,但法官給了他不用入獄的交換條件:閱讀一系列的英國經典文學作品。

Photo: Lilly Rum

教人製造炸彈的書籍

在英國林肯市(Lincoln),今年 21歲的約翰(Ben John)的電腦硬碟被查獲了數萬個與恐怖主義相關的檔案,其中,《無政府主義者食譜》(The Anarchist Cookbook,暫譯)讓他在上月 11號被判有罪。

《無政府主義者食譜》是一本宣揚無政府主義,並指導如何製造炸藥、竊聽設備、武器及非法藥物的書籍,其合法性在世界多國受到質疑,包括英國、美國、加拿大等。

2年有期徒刑、2年緩刑

林肯郡警方將約翰形容為「具有新納粹意識形態的白人至上主義者」,萊斯特皇家法庭(Leicester Crown Court)則在本周二(31)舉辦的量刑聽證會(註 1)中,對他處以 2年有期徒刑、2年緩刑,並必須遵守為期 5年的《重罪預防規定》(Serious Crime Prevention Order)。

但作為不入獄的交換條件,約翰必須要閱讀一系列的英國經典文學作品,例如珍·奧斯丁(Jane Austen)以及狄更斯(Charles Dickens)的著作。

註 1:量刑聽證會(sentencing hearing)為被告遭宣判有罪後的額外聽證會,法官或陪審團會於此時確定犯人的具體刑罰,例如罰金的金額或刑期的長度等。

post title

無政府主義者食譜》的作者為威廉·鮑威爾(William Powell),內容推崇無政府主義,並附帶炸藥、竊聽設備、武器及非法藥物的製作方法。

Photo: William Powell

林肯郡的地下法西斯份子

林肯郡警方表示,其實早在 2018年,約翰就已經引起了反恐部門的注意,因為他寫了一封信給學校,標題為〈永恆戰線:林肯郡的地下法西斯份子〉(Eternal Front - Lincolnshire Fascist Underground),並在內文中表達對LGBT族群及移民的仇恨。

直到 2020年1月,因為持有恐怖主義相關文件,約翰正式被捕,並被檢方以《恐怖主義法》(Terrorism Act)起訴,當時他本來正在萊斯特(Leicester)的德蒙福特大學(De Montfort University)攻讀犯罪學與心理學學位。

6萬7,788個文件檔

警方表示,約翰是一名右翼極端份子——這個詞彙通常用來形容那些,會基於政治及文化上的理由,例如國族主義或種族歧視,而做出犯罪行為的激進人士。

約翰的電腦硬碟裡被搜查出 6萬7,788個文件檔,內容都和白人至上主義、反猶太主義、法西斯主義、新納粹主義以及撒旦崇拜等相關,警方還透露,其中一個硬碟,還是在他們搜索約翰家時,從他的襪子裡發現的。

post title

約翰的電腦硬碟裡有多達 6萬7,788個文件檔,其內容都和白人至上主義、反猶太主義、法西斯主義、新納粹主義以及撒旦崇拜等相關。

Photo: Ilya Pavlov

「青少年的愚蠢行為」

而在本周二的量刑聽證會上,法官史賓塞(Timothy Spencer)表示,他不認同約翰收集上述的文件檔「僅僅是基於學術熱忱」的說法,並指出這些內容和約翰本人所表現出的意識形態相符合。

但法官史賓塞也指出,他認為約翰的罪行是一種「青少年的愚蠢行為」,同時還是被同儕孤立的後果:「對我來說,我擔憂的是(約翰)是個孤單的人,只有少數真正的朋友——如果真的有的話。」

「這讓約翰很容易會被其他想法相同的人吸引,有些人的行動可能會更加積極,而約翰的硬碟為製造毀滅性武器的方法提供了簡單的途徑。」

「悲傷的空想者」

事實上,在上月 11號開庭時,法官史賓塞曾告訴約翰,他現在成為了「一名被定罪的恐怖份子」。當時,陪審團撤銷了約翰六項持有恐怖主義內容的罪名,只保留持有《無政府主義者食譜》的罪行,認為這本書將對推進恐怖主義有益。

而依據最高罰則,約翰本來可能會面臨 15年的有期徒刑。但法官史賓塞在本次量刑聽證會中,認定了約翰是名「悲傷的空想者」,表示他並沒有執行恐怖行動的動機,也不太可能真的造成實質傷害。

除此之外,約翰在上月開庭時因為觸犯保釋條件而被拘留,但在本次量刑聽證會後遭當庭釋放。

post title

法官史賓塞要求約翰必須讀一系列的英國經典文學作品,其中包括莎士比亞的《第十二夜》。本照為莎士比亞的畫像。

Photo: BatyrAshirbayev98

除了開書單,還要考試

法官史賓塞表示,約翰只是「僥倖」躲過了牢獄之災,並要求他必須答應閱讀一系列的英國經典文學作品,才能換得緩刑。

法官史賓塞在席上道:「你讀過狄更斯嗎?珍·奧斯丁?從《傲慢與偏見》和狄更斯的《雙城記》開始讀吧,還有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的《第十二夜》。想想湯瑪士·哈代(Thomas Hardy),想想安東尼·特洛勒普(Anthony Trollope,註 2)。」

「在(明年的)1月4日,你要告訴我你讀了什麼,我會考你裡面的東西。我會測試你,但如果我覺得你騙我的話,你就慘了。」

根據《萊斯特新聞》(Leicestershire Live)報導,約翰必須每四個月向法院報到一次,法官將會在每次會面中考他與經典文學作品相關的問題,而且除了閱讀經典文學作品以外,約翰還答應法官不再進行任何與右翼內容相關的研究。

註 2:《傲慢與偏見》(Pride and Prejudice)為珍·奧斯丁所著;狄更斯的《雙城記》原名為「A Tale of Two Cities」;莎士比亞的《第十二夜》原名為「Twelfth Night」;湯瑪士·哈代為 19、20世紀作家;安東尼·特洛勒普為 19世紀作家。法官史賓賽在此處提到的所有作者都是英國人。

英國反法西斯團體「希望免於仇恨」在Twitter表示,他們已經發函給英國檢察總長辦公室,要求檢察總長針對約翰的判決結果進行調查。

警界:判決堪憂

但針對約翰的案件,東米德蘭茲區反恐警務(Counter Terrorism Policing East Midlands)的偵緝警司曼寧(James Manning)並不如法官史賓塞一樣樂觀。

「這是一名年輕人,他可能是任何人的兒子,而且還在大學讀書,但表面上過著一種人生,私底下卻又過著另一種生活,」曼寧說:「他持有大量國家社會主義及反猶太相關的內容,這顯示了他對白人至上主義的著迷和信仰,以及對日益受到執法部門關注的極端撒旦組織的支持。」

「他被發現持有的那些恐怖主義內容非常危險,他之所以取得這些材料,是為了要進一步推展自己的意識形態。」

呼籲對判決展開調查

除此之外,英國反法西斯團體「希望免於仇恨」(Hope Not Hate)也認為約翰受到的懲處太輕了,法官並沒有認真對待極右翼恐怖主義所帶來的威脅。

「希望免於仇恨」執行長洛爾斯(Nick Lowles)更呼籲英國檢察總長應該要對這項判決展開調查,他表示:「如果此事不是如此嚴重的話,以緩刑和英國文學的推薦清單作為恐怖主義罪刑的懲罰,其實滿可笑的......這位法官傳遞了一個訊息,那就是法院可能會寬容地對待暴力的右翼極端份子。」

「這種寬容的判決可能會鼓勵其他年輕人閱讀跟分享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相關的內容,因為他們不用擔心這些行為可能帶來的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