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罩袍才不屬於阿富汗 女性用五彩傳統服飾反擊塔利班

by:阿雀
9294

搭配hashtags「#別干涉我的穿著」、「#阿富汗文化」和「#阿富汗女性」,世界各地的阿富汗女性在Twitter掀起一場運動,以自己身穿鮮艷傳統服飾的照片,反對塔利班針對女學生的嚴格服裝規定。

世界各地的阿富汗女性紛紛在Twitter上分享自己穿著阿富汗傳統服飾的照片,以反制塔利班塑造的黑色罩袍形象。

色彩鮮艷、刺繡、小鏡子

如果在網路上搜尋「阿富汗傳統服飾」,你會發現自己找到各式各樣色彩鮮豔的服裝,每一件都是獨一無二的,上頭有著繁複的設計、手工的刺繡,胸上則綴飾著小巧的鏡子(註),長裙通常帶有摺紋,很適合在跳阿富汗民族舞蹈「Attan」時做出旋轉的動作。

而且在阿富汗地區,不同地區的裝飾習慣也有所不同,例如有些女性會戴上繡花帽,但另一部份人則習慣別上沉重的頭飾。

註:根據《維基百科》中針對阿富汗民族舞蹈「Attan」的介紹,舞者身上的傳統連身裙會綴飾著象徵著光的小鏡子,當女性在移動或跳舞時,這些小鏡子便會隨著周遭光線閃閃發亮。

post title

在親塔利班集會中,穿著黑色罩袍的女性在位子上揮舞著塔利班的旗幟。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親塔利班集會中也有少數人穿著藍色或其他顏色的罩袍,但還是以黑色居多。

歐新社/達志影像

親塔利班女性的全黑罩袍

而在過去 20年間,阿富汗女性都穿著傳統服飾的簡便版去上學或工作,有時候還會以牛仔褲替代褲裝。

可是在阿富汗陷落、塔利班全面掌權之後,上周六(11),其首都喀布爾(Kabul)的沙希德拉巴尼教育大學(Shaheed Rabbani Education University)演講廳內卻出現了數百名女性,她們穿著遮蓋全身上下的罩袍,其中少數是藍色,但多數是黑色的,有些人甚至還戴上了黑色的手套。

她們在這場集會中抨擊西方勢力,並表達自己對塔利班的支持,她們批評近日於阿富汗各地進行抗議的女性,並表示化妝和穿著現代服飾「不代表阿富汗女性穆斯林」,而且她們「不希望女性的權利由外而來,並與伊斯蘭教法(sharia)相悖」。

此前,塔利班官員曾經表示,在遵循伊斯蘭教法、當地文化傳統以及「嚴格服裝規定」的情況下,當地女性將能夠學習與工作。

賈拉里博士發起了分享阿富汗傳統服飾照片的運動,希望能藉此向世人展現阿富汗的真實樣貌。

#別干涉我的穿著

散落於世界各地的阿富汗女性們很快地便展開了反擊。

這是一場由阿富汗美利堅大學(American University)前歷史教授賈拉里博士(Dr Bahar Jalali)所發起的運動,她利用了「#別干涉我的穿著」(#DoNotTouchMyClothes)、「#阿富汗文化」(#AfghanistanCulture)等標籤,希望能讓世人見識到阿富汗傳統服飾的多樣性。

賈拉里表示,她之所以開始這項運動是因為她「最大的疑慮之一,是阿富汗的國家認同與主權正在遭受攻擊」。

「那並不是我們的文化」

賈拉里在Twitter貼出一張自己的照片,畫面中的她身穿綠色的阿富汗傳統服飾,並呼籲其他阿富汗女子也分享她們的服飾,以展現「阿富汗的真實樣貌」。

「我想要告訴全世界,你們在媒體上看到的那些服裝(意指在親塔利班集會上的女子所穿的罩袍)並不是我們的文化,那不是我們。」

「在阿富汗歷史上,從來沒有女性這樣穿過(指全身黑的罩袍),這對阿富汗文化而言完全是外來且陌生的。我張貼自己穿著阿富汗傳統服飾的照片,是為了要通知、教育並澄清塔利班正在散播的錯誤訊息。」

post title

在親塔利班集會當中,一名穿著黑色罩袍的女子正要走下演講台。

美聯社/達志影像

阿富汗女性的身分認同

在阿富汗,每個地區都有屬於自己的傳統服飾,但就算具備多樣性,還是有一個共同特徵——那就是它們都富有色彩,而且綴飾著小鏡子和刺繡,這些服飾代表著阿富汗女性的身分認同。

現居於美國維吉尼亞州的一名阿富汗維權人士瑪西德(Spozhmay Maseed)便表示:「這才是我們阿富汗真正的裙裝,阿富汗女性會穿著這樣鮮艷又端莊的服飾。黑色的波卡(burqa,註2)從來不是阿富汗文化的一部份。」

註2:波卡為阿拉伯國家和部分伊斯蘭國家的女性傳統服飾,是一種罩住全身上下的罩袍,僅在眼部前方留下一小塊用來看東西的網眼區域。

post title

本照攝於 2010年,一名穿著「chadari」的阿富汗女性正在市集中購物。

Photo: [1]

沒有「chadari」,也沒有波卡

瑪西德道:「數百年來,我們一直都是伊斯蘭國家,我們的祖母都端莊地穿著她們自己的傳統服飾,而不是虛假的藍色『chadari』(註3)或是阿拉伯的黑色波卡。」

「我們的傳統服飾代表著我們豐富的文化以及 5,000年的歷史,這讓每個阿富汗人都以自己的身分為傲。」

BBC指出,即使是阿富汗中最保守的區域,當地居民也表示他們並沒有看過女性穿戴「尼卡布」(niqab,註4)。

註3:「chadari」又可音譯成「chadaree」,被歸類為「波卡」的一種,是阿富汗當地稱法,其面部通常會罩上半透明的細網。在阿富汗的喀布爾地區「chadari」通常是淺藍色,但在南部的坎大哈(Kandahar)為棕色或綠色。

註4:「尼卡布」是一種專門遮住下半臉、但保留眼周空間的面罩,會和希賈布(hijab),也就是穆斯林婦女穿戴的頭巾一起使用,也可以再另外添加遮蓋眼部的面紗。

post title

本照攝於今年四月,為三名穿著「chadari」的阿富汗女性。

路透社/達志影像

「我們的文化不是黑白的」

「我們將自己的文化穿在身上,並引以為傲,我們認為我們的身分不能由恐怖組織定義。我們的文化並不黑暗,它不是黑白的——它是彩色的,有著美麗、藝術、手工藝,和我們的身分認同(註5)。」現年 37歲的阿富汗研究者,同時也是致力於阿富汗婦女議題相關基金會「Paiwand Afghan Association」的創始人阿哈邁德(Lima Halima Ahmad)如此表示。

「女性曾經擁有選擇權,像我的母親會穿戴又長又大的面紗,部分女性則會穿戴比較小的款式,服裝規定並不會強加於女性身上。」

當提到那場親塔利班女性集會時,阿哈邁德補充:「身為阿富汗女性,我們沒看過那種東西——那些人全身都被黑色陰影般的制服覆蓋住、穿戴著黑色手套,甚至無法看到她們的眼睛。這看起來像是為了展示而特別加諸的命令。」

註5:本段內文引用自BBC,但在Twitter上的原始貼文已經遭到刪除。

post title

塔利班新任命的高等教育部長哈卡尼在周日表示,阿富汗境內的大學將實施性別隔離措施。

歐新社/達志影像

穿著是基於家庭內部的決定

除此之外,在上個月逃離喀布爾的阿富汗歌手暨維權人士泰伊莫里(Shekiba Teimori)也告訴CNN:「希賈布早在喀布爾陷落之前就已經存在。我們可以見到穿戴希賈布的女性,但這是基於家庭內部的決定,而不是政府的命令。」

大學將實施性別隔離措施

目前,在阿富汗當地,包括首都喀布爾以及部分地區,一些女性已經開始穿得更加符合塔利班的規範。

而塔利班資深成員,同時也是塔利班新任命的高等教育部長哈卡尼(Abdul Baqi Haqqani)則在上周日(12)公布了他們的高等教育政策,表示阿富汗境內的大學將實施性別隔離措施,男女即使無法分班上課,至少也得用窗簾將雙方隔開。

同時,女學生會盡量由女老師教授,而且所有的女學生、女老師、女職員都必須穿戴希賈布,但哈卡尼並沒有提到是不是僅需包覆頭部,又或是連面部都必須被遮蔽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