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在你座位上的名字 土耳其古競技場的專屬VIP席

by:阿雀
5438

對 1,800年前的羅馬帝國居民盧修斯來說,看決鬥跟表演前並不需要先搶票,也不用特地搶座位——因為他擁有一個刻上自己名字的專屬VIP席。

本系列照為帕加馬圓形競技場的空拍圖與細部畫面,可以見得圓形競技場的規模之巨大。

刻上名字的VIP座席

1,800年前,當羅馬帝國居民盧修斯(Lucius)來到帕加馬(Pergamon)的圓形競技場(amphitheater)時,他並不需要人擠人地尋找適合觀賽、看表演的位置;相反地,他完全知道自己得坐在哪裡——因為他的名字被以希臘語刻在了專屬他的VIP座席上。

是用希臘語,不是拉丁文

1,800年後的考古學家們發現了這項有趣的事實:單字「Lukios」,也就是拉丁文「Lucius」的希臘語版本,而且除了它,還有其他人的名字也被刻在了帕加馬圓形競技場的特殊石製座位上,而且此處還被設計得極像羅馬競技場(Colosseum)。

考古學家認為,石椅的特殊設置等同於預留好的「包廂座位」,供貴客們享受舒適的觀看體驗。

此處曾是阿塔利德王朝的首都

「帕加馬」位於現代土耳其的西部城市貝爾加馬(Bergama),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選定的世界遺產之一(World Heritage Site),因為此處曾經是阿塔利德王朝(Attalid dynasty)的首都。

post title

帕加馬位於現代土耳其的西部城市貝爾加馬,隔著愛琴海和雅典遙遙相對。

Photo: 地球圖輯隊

亞歷山大大帝逝世後崛起

而若是說到阿塔利德王朝,則不得不將歷史回溯到亞歷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時代——西元前 323年,古希臘馬其頓國王亞歷山大大帝突然於巴比倫(Babylon)逝世,在沒有繼承者、也沒有繼位人的情況下,他所創建的國家因此陷入了繼業者戰爭(Wars of the Diadochi),而阿塔利德王朝便是從中崛起的王國之一。

於是,阿塔利德王朝以首都帕加馬為中心,迅速於西元前 3至 2世紀時成為愛琴海(Aegean Sea)沿岸的一股重要勢力,直到西元前 133年,其最後一任國王阿塔羅斯三世(Antiochus III)無嗣而死,王朝按遺囑被指定贈予羅馬共和國(Roman Republic),但於西元前 129年才正式遭到併吞,成為了羅馬共和國亞細亞行省(Roman province of Asia)的一部份。

後來成為羅馬的一部份

也因此,根據定義,雖然帕加馬位處小亞細亞(Asia Minor),可是它其實曾經是一座希臘城市,和隔海相對的雅典(Athens)有著一樣的希臘身分認同,而且也以女神雅典娜(Athena)為祭祀的主神。

至於本文提到的時間點——1,800年前,也就是西元約 200年左右,當時羅馬共和國早已成了羅馬帝國(Roman Empire),但針對亞細亞行省的控制並沒有隨著政權的變化而減弱,帕加馬依舊是羅馬帝國的一部份。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照片攝於帕加馬圓形競技場的挖掘現場,但圖說中並沒有提到畫面中的石椅上究竟有沒有、又或是刻了什麼文字。上圖可左右滑動,看更多挖掘現場照片,最後一張為整個圓形競技場的全景圖。

複製一個羅馬競技場

回到帕加馬的圓形競技場,德國考古研究院(Deutsches Archäologisches Institut,DAI)伊斯坦堡分部的負責人皮爾森(Felix Pirson)向土耳其阿納多盧通訊社(Anadolu Agency)表示,它之所以會建成,是因為:「他們想要在這裡複製出一個羅馬競技場(註),一個社會各階層的人都會頻繁拜訪的地方。」

「但出身上層階級或重要家族的人會在特殊區域中獲得私人座位,上面還刻著他們的名字。」

註:羅馬競技場建於西元 70至 80年間。

曾經是一座著名的希臘城市

皮爾森透露,當研究人員發現在巨大石椅上刻著的,居然是以希臘語寫成的拉丁文名字時,眾人都感到非常意外——但回顧帕拉馬的歷史,它又的確曾經是一個著名的希臘城市。

「我們相信一些來自義大利的人,會在帕拉馬圓形競技場內獲得特殊的位置。」皮爾森如此道。

post title

帕加馬圓形競技場的設計與羅馬競技場非常相似。本照為羅馬競技場。

Photo: Jean-Pol GRANDMONT

至少能容納2萬5,000名觀眾

根據研究人員估算,帕拉馬圓形競技場可以容納至少 2萬5,000名觀眾,或甚至可以擠得下大約 5萬人;此外,他們還在座位區發現了至少五個被稱為「cavea」的特殊豪華包廂,估計是提供給上流顧客的特別服務。

從未有相關的詳盡研究

帕拉馬圓形競技場的挖掘工作始於 2018年,是帕拉馬微型區域轉型計畫(TransPergMikro)的一部份,背後的資金來源為德國科學基金會(German Research Foundation),並取得了土耳其文化旅遊部的許可。

這裡雖然是目前小亞細亞地區保存最完好的圓形競技場之一,可是卻從未有針對此處的詳盡研究。

post title

考古學家認為,當初人們之所以要在帕拉馬也蓋一座圓形競技場,是為了要和鄰近城市以弗所和土麥那比拚。本照攝於以弗所的塞爾蘇斯圖書館(Library of Celsus)遺跡。

Photo: Trapuzarra

為了和鄰近的城市比拚

但另一方面,來自德國考古研究院和柏林工業大學建築學院(Technical University of Berlin's Institute of Architecture)的考古學家們則認為這個圓形競技場非常重要,因為它和羅馬競技場有著非常高的相似度。

他們指出,當初人們之所以要設計這座建築物,或許是為了要贏過鄰近城市以弗所(Ephesus)和土麥那(Smyrna)的競技場,當時這兩地正透過羅馬帝國的統治迅速崛起。

可能還身兼刑場

而根據土耳其阿納多盧通訊社報導,在西元 2世紀時,帕加馬會利用這個圓形競技場舉行角鬥士和動物決鬥;除此之外,這裡還有可能同時被當作公開的處刑場,又或是海戰的重演(re-enactment)場地——因為它的地理位置恰好在一條水路上。

post title

目前,有部分石椅被移到了貝爾加馬的紅色大教堂遺跡進行展示。

Photo: jordan pickett

「盧修斯」恰好容易辨識

目前,考古學家們正在利用 3D攝影測量法,即以多角度照片建立 3D數位影像的方式研究這些石椅,並嘗試解讀剩下的未知銘刻。德國考古研究院伊斯坦堡分部負責人皮爾森告訴《史密森尼雜誌》(Smithsonian Magazine),「盧修斯」恰好是其中一個易於辨識的名字。

「我們的銘文學家正在研究這些名字,我們還在等待結果。」皮爾森說。

預計在伊茲密爾展出挖掘成果

現在,有部分石椅被放置在城市貝爾加馬的紅色大教堂(Red Basilica)進行展示,這裡是當地一處已經傾頹的羅馬帝國遺跡。

但皮爾森和他的研究小組表示,他們希望能在今年年末時,將這些石椅與剩下的發現一併帶到位在土耳其第三大城伊茲密爾(Izmir)的帕加馬博物館(Pergamon Museum)展出,並補充圓形競技場的挖掘工作將在今年畫下句點,此後遺址現場會被關閉。

此外,皮爾森還透露,在這次的挖掘與研究工作結束後,他們將會就帕加馬圓形競技場的發現發表新論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