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體藝術老是被找碴 維也納博物館18禁藝術品登陸OnlyFans

by:山謬
6380

在三番兩次被Facebook、Instagram等社群媒體阻攔,無法順利分享館藏的裸體藝術品後,維也納的博物館想到了一個聰明的辦法:何不乾脆讓這些 18禁的藝術品,登陸 18禁的平台?

post title

奧地利首都維也納的一眾博物館們一直有個大煩惱,每當它們想在社群媒體上分享包含裸體的藝術品時,老是會被演算法找碴、被認定為色情內容而下架。圖為兩名觀光客,正在奧地利的利奧波德博物館裡欣賞奧地利畫家席勒的作品。

路透社/達志影像

博物館們的共同煩惱:裸體藝術品老是被禁

一直以來,奧地利首都維也納的博物館們都有個共同的煩惱:每當它們把裸體意象的藝術品上傳到社群媒體,像是Facebook、Instagram或是TikTok上,三不五時就會被視為違反社群守則,輕則貼文/圖片被下架,重則整個帳號被停權,讓眾家博物館們十分傷腦筋。

舉例來說,收藏豐富奧地利現代藝術品的利奧波德博物館(Leopold Museum)在今年 9月準備上傳 20周年紀念影片到Facebook和Instagram上時,就因為影片裡一幅裸體情侶相擁的畫作,導致整支影片被演算法給攔下。

「那幅畫作展示了一對裸體的情侶相擁,其實很甜蜜。」利奧波德博物館的社群經理科丘(Christine Kociu)說道。

在18禁的平台,分享18禁的藝術品

眼見同樣的戲碼一再發生,最近,維也納的博物館們在和維也納觀光局協商後,推出了一個大膽的作法——在以成人內容著稱的訂閱制影音平台OnlyFans上開一個帳號,專門讓博物館們分享 18禁藝術品,及早訂閱的人還能獲得獎品,或是參觀博物館的免費門票。

post title

在 18禁的平台,展示 18禁藝術品的作法,為維也納的博物館們獲得了大量關注。

美聯社/達志影像

屢屢遭拒 只好轉戰OnlyFans

從今日各大媒體特地撰稿的結果來看,這個做法無疑相當成功,可是對利奧波德博物館的發言人波克爾尼(Klaus Pokorny)來說,博物館們其實是被迫出此下策。

「我們並沒有想在OnlyFans上開帳號的意思。可是國際知名的社群平台,像是TikTok、Facebook和Instagram都不願接受我們的作品。」

質疑社群媒體審查

「當你想到奧地利畫家席勒(Egon Schiele)在 1910年畫的自畫像時,那可是最具指標性的作品,」維也納旅遊局的發言人哈特勞爾(Helena Hartlauer)說道:「如果他們無法在像社群媒體這樣強而有力的溝通工具上使用,這一點都不公平,也令人感到十分沮喪。」

「我們對這種審查提出質疑,因為我們深信讓演算法決定我們的文化遺產不是個好主意。」

「這就是我們想到要開Onlyfans帳號的原因:終於,有個方法可以展示這些作品了。」

post title

幾乎全球各大博物館都有想上傳裸體藝術品,卻被演算法給擋下的案例,擁有 2萬5,000年歷史的石像《維倫多爾夫的維納斯》也同樣難逃一劫。

Newscom/達志影像

社群守則網開一面 裸體藝術品算例外

其實,如果攤開各大社群媒體的社群守則,維也納眾家博物館們理應不會遇上圖片/貼文被下架、甚至是帳號停權這樣的麻煩,因為大部分社群媒體審查色情內容之餘,都早已承諾會對藝術品網開一面

舉例來說,Facebook便允許裸體內容出現在「畫作、雕塑或其他種形式的藝術中」;Instagram則表示在哺乳、生產、產後、健康相關內容裡,或是在抗議示威等情況下,它們將例外允許裸體內容上傳至平台,「畫作、雕塑的照片中包含裸體也是OK的」,而TikTok方面也有類似的規定。

實際依舊被禁止 上傳內容屢遭下架

但諷刺的是,儘管藝術品理論上享有「豁免權」,可是當這些規定交到演算法和人類審核員的手上時,藝術品還是三番兩次遭下架。

除了前面提過的案例,奧地利的阿爾貝蒂娜博物館(Albertina museum)也曾在TikTok上宣傳了日本攝影師的作品後,因部分作品包含了女性的裸體,導致整個帳號「被消失」,必須重辦新帳號。

而有類似經驗並不只限於奧地利的博物館而已,就連美國的博物館,像是波士頓美術館(Museum of Fine Arts in Boston,註1)、費城藝術博物館(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註2),乃至紐約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註3)等,通通都曾遇過類似的窘境。

審查不論古今 史前雕像也難逃下架命運

最令人摸不著頭腦的是,當維也納自然史博物館(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Vienna)在Facebook上分享《維倫多爾夫的維納斯》(Venus of Willendorf)的照片——一尊擁有約 2萬5,000年歷史的小石灰岩雕像——後,整張照片也被Facebook以「色情」為由下架。

維也納觀光局的局長凱特納(Norbert Kettner)坦言,當時的狀況令所有人都感到相當「離奇」。

註 1:受影響的作品是美國攝影師坎寧安(Imogen Cunningham)的多張裸體作品。

註 2:受影響的作品是比利時畫家阿克塞爾(Evelyne Axell)一幅描繪一名女子舔冰淇淋桶的畫作

註 3:受影響的作品是義大利畫家莫迪利亞尼(Amedeo Modigliani)在 1917年創作的作品《斜躺著的裸體》(Reclining Nude,暫譯)

post title

對於參加計畫的博物館們來說,除了為這些畫作多創造一點曝光機會,它們也希望人們能一起來討論社群媒體嚴格審查上傳內容的問題。圖為阿爾貝蒂娜博物館的外觀。

美聯社/達志影像

大部分申訴石沉大海

所幸,Facebook最終出面致歉,承認它們將《維倫多爾夫的維納斯》下架是個「錯誤」。

然而,像這樣申訴成功的案例只是少數,多數時候,博物館們送出去的申訴都石沉大海。「有時候,這其實令人挺沮喪的,」利奧波德博物館的社群經理科丘表示:「人們當然可以自由決定喜不喜歡一件藝術品,但因為演算法的緣故而無法展示它們實在是太奇怪了。」

觀光局局長:不是要反科技

時至今日,維也納博物館們的OnlyFans帳號已經小有成就,上頭有了 22篇貼文,還有 300餘位支持它們的訂閱者。雖然這個帳號無法一勞永逸地解決社群媒體審查的問題,但它確實達到了另一個維也納博物館們當初設定的目的:激發人們對社群媒體審查現象的討論,以及此舉對人們的意義。

「我們也感覺到年輕藝術家的大腦裡有種無意識的自我審查——『我可以上傳什麼?』」維也納觀光局局長凱特納指出:「這個問題很嚴重,因為突然之間,演算法就高居一個可以決定我們文化遺產的地位。」

「我們的計畫不是要反對科技。我們想問的是:『有沒有替代作法?』、『如果裸體本身不是問題,那什麼才是問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