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丹軍方政變、開除六位大使 那條始終走不完的民主轉型之路

by:山謬
2478

三年前,蘇丹軍方和民間勢力達成了一份權力共享協議,約定要在三年多後舉辦大選,將政權交由民選政府執政。沒想到,三年還沒過完,兩派人馬間的分歧卻讓軍方決定發動政變,也再次將蘇丹拖入動盪不安的深淵......

post title

在蘇丹爆發軍事政變後,街上立即湧現了大批反對軍方政變的民眾。圖為一名身披國旗的示威者,他正朝著鏡頭比出「勝利」的手勢。

歐新社/達志影像

走不完的民主轉型之路

三年前,非洲國家蘇丹發生了一場政變,隨後軍方和當時的反對派陣營達成協議、共組過渡政府,由出身民間的哈姆多克(Abdalla Hamdok)擔任總理,致力於在三年多後讓蘇丹民主化;但僅過了兩年,蘇丹軍方突然發動政變,讓蘇丹原本已經脆弱的民主更加岌岌可危。

蘇丹軍方推翻協議 政變奪權引爆示威

周一(25),蘇丹軍方領導人布爾漢(Abdel-Fattah Burhan Abdulrahman)發動軍事政變,軟禁了蘇丹總理哈姆多克(Abdalla Hamdok),並將軍方與反對派陣營共組的過渡政府「政務議會」(Sovereign Council)解散,宣布蘇丹進入緊急狀態。布爾漢提到,他這麼做是為了要在過渡政府內部分歧越來越大的情況下,避免蘇丹「再次爆發內戰」。

然而,他的說法並沒有被蘇丹人民接受。政變的消息傳開後不久,蘇丹民眾紛紛湧上首都喀土穆(Khartoum)的街道示威,與前來驅散群眾的軍警當面對峙,遭其開槍射擊,造成至少 10人身亡、80多人受傷。不僅如此,6位蘇丹駐外大使也因為譴責蘇丹軍方,而在周三(26)晚上遭開除。

post title

蘇丹是非洲國土面積第三大的國家,每當提起到它,近年來比較廣為人知的事件就是與南蘇丹的獨立爭議,以及更早之前的達佛省動亂事件。

地球圖輯隊

獨裁者掌舵30年的非洲大國

位於非洲東北部的蘇丹,是非洲國土面積第三大國。每逢談到它,許多人就會聯想起蘇丹先前與南蘇丹的獨立爭議,或是發生於蘇丹西部達佛省(Darfur)的動亂事件。而這一切,都與獨裁統治蘇丹長達 30年的蘇丹獨裁者巴希爾(Omar al-Bashir)有關。

推翻獨裁者後 軍方、民間共享權力

巴希爾自 1989年政變後便成了蘇丹的獨裁領袖,前面所提到的南蘇丹獨立爭議、達佛省動亂事件等都與他有關。2019年,出於國內窘迫的經濟及政治局勢,巴希爾被軍方政變而被迫下台,隨後上台執政的軍人本來試圖成立過渡政府,由軍方執掌大權。

沒想到,街頭一波又一波的示威,迫使得軍方必須坐下來與反對派勢力談判,最終達成一項權力共享協議,成立「政務議會」(Sovereign Council)作為過渡政府,先後分別由蘇丹軍方領導人布爾漢及反對派勢力推舉的領袖領導。3年又3個月後,過渡政府將辦理全國大選,將政權交給蘇丹人民投票選出的政府。

根據《美聯社》等外媒的報導,如果沒有這場政變,那麼布爾漢理應在今年 11月時將政權交給反對派勢力推舉的領袖。

post title

蘇丹軍方領導人布爾漢表示,過去兩年來過渡政府內部其實充滿了政治分歧,別說是擬定國家方針,就連達成共識都很困難。

美聯社/達志影像

看似美好 過渡政府內部分歧深

乍看之下,這份權力共享協議的構想很美好,但在實際執行的這兩年多來,軍方和反對派勢力間的分歧不斷惡化,導致雙方始終難以達成政治共識。

當代蘇丹歷史學家科克特(Richard Cockett)指出,這種分歧始終是蘇丹民主發展道路上的一大死穴,各黨各派彼此難以達成共識的結果,往往讓軍方有充足的藉口發動政變奪權。

除了政治,經濟也是遠因

但除了政治困局,經濟也是這場政變爆發的遠因之一。《華爾街日報》在報導中指出,蘇丹在巴希爾時代中面臨到的經濟問題,並沒有隨著過渡政府的上台,或是其推行的經濟改革而改善,通貨膨脹、民生物資的缺乏反而還有惡化的情形。

在蘇丹首都喀土穆,雜貨店、麵包店外仍不時就會大排長龍——一如 2018年底,蘇丹獨裁者巴希爾被推翻前的光景

post title

自軍方發動政變以來,蘇丹的街頭不斷有民眾上街示威,反對軍方的政變。

路透社/達志影像

政變早有跡象

過去這幾周,軍方要發起政變的跡象越來越明顯。幾周前,有支持軍方的民眾在蘇丹總統府前舉辦了靜坐活動,呼籲軍方推翻哈姆多克政府;隔週,支持哈姆多克政府的民眾也走上街頭示威,展現他們的支持。

發動政變 但仍舊遵守民主過渡規劃

周一,蘇丹軍方的領導人布爾漢便發動政變了。他在電視中解釋,政客間的內訌、野心和企圖煽動暴力的行為,才是迫使他發動政變,以「糾正革命路線」的主因。同時他還承諾,雖然軟禁了總理、解散了政務議會,但他依舊會依照當初權力共享協議規劃出的時間表,在 2023年7月舉辦大選,將政權交給民選政府。

「我們是革命者,我們是自由之身,我們會走完全程」

但蘇丹的民眾並沒有被他說服,BBC阿拉伯線的記者奧斯曼(Mohamed Osman)表示,政變後不斷有示威者湧上蘇丹首都喀土穆的街頭,燃燒輪胎、用石塊和鐵絲網堵住街道,或是一邊敲著鼓、塑膠桶,一邊高唱著像「我們是革命者,我們是自由之身,我們會走完全程」這樣的歌詞。

一名上街參與示威的民眾穆罕默德(Haitham Mohamed)在受訪時告訴記者:「我們已經準備好為蘇丹的民主過渡犧牲生命。」

示威越演越烈 軍警開槍至少10人死亡

政變演變至今,街頭示威的規模也越來越大,蘇丹各個職業公會也陸續宣布罷工,加入反對軍方政變的行列。

可是同一時間,街頭上的民眾也發現,蘇丹軍警的鎮壓手段也正變得越來越暴力。在發現催淚瓦斯、閃光彈成效不彰後,蘇丹軍警開始朝群眾開槍,現已造成至少 10人死亡。BBC也在報導中提到,蘇丹軍警為了逮捕策劃反政府示威的人,甚至開始在喀土穆裡挨家挨戶地找人。

post title

接下來蘇丹的局勢究竟會如何發展?這個問題就連專家也不知道解答。圖為一名蘇丹街頭的示威者。

歐新社/達志影像

國際斷金援施壓

面對蘇丹的變局,國際上幾乎是一面倒地批評蘇丹軍方發動政變的行為,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紛紛表達了對蘇丹總理哈姆多克的支持,部分西方國家駐蘇丹的大使館也發表聲明,稱未來將繼續認定哈姆多克政府為「合法的過渡政府領導人」。

除了公開支持,世界銀行、美國也雙雙暫停給蘇丹的 30億美元(折台幣約 842億7,000萬元)、7億美元(折台幣約 196億6,300萬元),但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Ned Price)在發言中也坦言,美國其實對蘇丹緩慢的民主轉換過程「感到失望」。

民間動員力強 政變還未成定局

至於蘇丹的未來究竟會走向哪裡?這個問題就連專家都無法下定論。長年關注蘇丹的非洲分析師德瓦爾(Alex de Waal)指出,考慮到蘇丹「極強的民間動員力」,這場政變仍未到「一錘定音」的程度。「每當蘇丹軍方越線,街頭就會動員起來將軍方拉回正軌——而我懷疑這就是我們現正目睹的事情。」

而另一名在蘇丹總理哈姆多克政府內任職的官員也有類似想法,但他擔憂地向BBC表示,這場政變「極有可能」將蘇丹重新拖回內戰的泥淖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