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黑手擋不住 異議藝術家巴丟草義大利辦個展

by:山謬
5265

身為一位擅長創作諷刺中國時政藝術品的藝術家,巴丟草的藝術生涯中不乏實體展覽臨時被取消的經驗。原本,他已經做好了連這場義大利個展也要被取消的準備,所幸相似的劇情這次卻有了不一樣的結局......

post title

於藝術家巴丟草個人而言,這場個展能順利舉辦實屬難能可貴。圖為巴丟草個展展場的照片。

美聯社/達志影像

異議藝術家圓個展夢 巴丟草義大利辦展

上周六(13),中國異議藝術家巴丟草(註)人生第一場個展,順利於義大利北部城市布雷西亞(Brescia)開幕。

於他個人而言,這場展覽深具意義,不僅是因為這是他藝術生涯中的首場個展,更因為這場展覽差點重蹈三年前的覆轍,幾乎就要在中國黑手下被取消。

中國:取消展覽 否則恐將損害中、義友好關係

上個月,中國駐義大利大使館的官員向布雷西亞市長寄出了抗議信,要求市長取消巴丟草的展覽,否則恐將「損害中國、義大利間的友好關係」。所幸,布雷西亞市長頂住了中國的壓力,遠赴海外辦展的巴丟草也才有機會一圓自己的個展夢。

註:巴丟草為其藝名。

post title

早年,巴丟草曾是中國藝術家艾未未的助手,隨後才轉型為在網路上創作諷刺中國時政的諷刺漫畫家。圖為巴丟草在 2019年香港反政府示威運動期間,於澳洲一場聲援香港人的演講「若水:香港vs中國」(Be Water: Hong Kong vs China)上的照片,畫面右側的旗幟是他以連儂牆為靈感創作的「連儂旗」。

美聯社/達志影像

從艾未未助手到網路諷刺漫畫家

早年,巴丟草曾在中國另一位異議藝術家艾未未身旁擔任助手。隨後因為一起列車事故的緣故,巴丟草轉型成為一位在網路上匿名創作諷刺中國時政的漫畫家,舉凡天安門事件、中國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處置等都曾是他的創作題材,讓他一時之間聲名鵲起,匿名創作的慣例也讓他獲得了「中國班克斯」(Banksy,註)的稱號。

然而,激進的創作風格固然為巴丟草贏得名聲,但他也因此付出代價,不管是在網路或現實世界,都不乏被騷擾、威脅的經驗,甚至連他住在上海的家人也難以倖免。

原本2018年就可辦個展 中國黑手干預無疾而終

原本,巴丟草在 2018年時就可以一圓舉辦個展的夢想,只是萬萬沒想到,這場預計於香港舉辦的展覽卻因為巴丟草和他的家人在策展期間多次遭中國政府「關心」,因此主辦單位出於「擔心中國政府對巴丟草的威脅」,臨時宣布取消巴丟草的個展。

「因為我的藝術總是聚焦在中國國內的人權問題,......這就讓我幾乎成了(中國政府)的頭號敵人,它們封鎖我、騷擾我和我的家人,威脅經常和我合作的人。」巴丟草在今年舉辦個展前表示:「這就是為什麼對我來說,很難有機會在藝廊,或是像布雷西亞市立博物館這樣的場地舉辦展覽的原因。」

註:在 2019年以前,巴丟草都以匿名的方式低調活動。但 2018年個展突遭取消的事件,讓他意識到自己的身份已經為當局所知,遂於 2019年於一部紀錄片中自揭身份。

post title

在個展開幕這天,藝術家巴丟草正在和記者說話。

美聯社/達志影像

中國重演類似手法 企圖遠端干預巴丟草個展

這次,中國官方也企圖採取類似的手法干預巴丟草的展覽。在寄給布雷西亞市長德爾博諾(Emilio Del Bono)的信中,中國官員指控巴丟草的作品「充滿反中謊言,既扭曲事實又散播假資訊,恐將誤導義大利民眾的認知,且傷及中國人的感情」,要求德爾博諾取消這場展覽。

同樣讀了信的布雷西亞市副市長卡斯泰萊蒂(Laura Castelletti)表示,她對中方的不滿感到很訝異,甚至「把信整整讀了兩遍」,同時批評中國的行為形同侵犯了一座城市在藝術文化領域的決策。

拒絕取消展覽 市長:藝術永遠不該受譴責

經過商討後,市長德爾博諾拒絕了中國的要求,並說:「在民主國家當中,掌權者很常被譴責或是嘲笑,這本來就是民主規則的一部分。藝術永遠不該受到譴責。」

協助巴丟草策展的義大利策展人利坦布利斯(Elettra Stamboulis)則提到,整個溝通過程當中,一行人其實多少都有點戰戰兢兢,畢竟從這次事件中,他們都清楚意識到強權政府永遠有更多讓異議藝術家保持沉默的手段。

展覽多次被取消 難得可以順利辦展

雖然個展差點取消,不過也多虧這次插曲,布雷西亞市立博物館、當地政治人物,紛紛將巴丟草的個展「中國(沒有)近在眼前」(China is (not) near)視為言論自由的象徵之一,無形中也增加這場展覽的知名度。

生涯不乏展覽臨時遭取消經驗的巴丟草,也對事情的走向感到喜出望外,他說:「身為一位藝術家,多年來我在中國、香港,甚至是澳洲等地方都曾遇過作品被監管的經驗。」

「我很少能有像這樣的機會,可以在(實體)展覽中公開展示我的作品,因為很多藝廊、策展人或是博物館,都擔心展示我的藝術品會危及他們在中國的市場。」

post title

在巴丟草的展覽「中國(沒有)近在眼前」上,觀眾們正在欣賞巴丟草創作的藝術品,地上三個為一組的磚塊組是香港民眾在示威期間用以阻止警方推進的磚陣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展覽開幕當天,巴丟草本人也化身為一件展品,坐在一張酷刑椅上閱讀COVID-19疫情期間一份由武漢市民撰寫的日記。

美聯社/達志影像

個展反應藝術生涯 巴丟草親自化身展品

《紐約時報》指出,這場個展就像是巴丟草藝術生涯的縮影,展品相當多元,包含了油畫、雕塑、表演藝術等形式,指涉的時事遠從 1989年的六四天安門事件、2014年的香港雨傘運動,到去年的COVID-19都包含在內。展覽開幕當天,巴丟草本人也化身為其中一件展品,親自坐在一張酷刑椅上,閱讀一本武漢市民在COVID-19期間撰寫的日記,紀念這座最早爆發出COVID-19疫情的城市。

巴丟草提到,他很期待藉著這場展覽接觸不一樣的觀眾。「當人們走進藝廊、博物館時,大家會期待看到和線上作品不一樣的東西,」巴丟草指出:「像這樣的機構繼承了權力和正統性,因此如果能在這樣的空間中辦展覽,那麼你算是享有了一定的特權。」

邀請巴丟草非政治行動 而是藝術行動

至於布雷西亞博物館基金會(Brescia Musei Foundation)主席巴佐利(Francesca Bazoli)也十分樂見巴丟草的展覽順利開幕,他說:「我們從未想過要取消這場展覽,我們相信現代藝術作為一種強而有力、啟發人心的工具,能堅定地傳達肯定與言論自由的信念。」

「我們並非因為巴丟草是一名中國異議人士而邀請他,我們邀請他是因為他是一位向我們展示如何使用藝術作為批判工具的藝術家。這是一場文化行動,而非政治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