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女殺死性侵犯判絞刑 遺願:「捐出全身器官」

by:阿咖
182078

上周末時,伊朗傳出一名女子因殺死性侵犯結果被處死的消息,引起國際譁然,事實上這起事件已經在當地纏訟多年,國際社會組織還有名人都曾出面請願,但最後伊朗法院認為,被害女子的自我防衛不可信,以死刑定讞。

這名年僅26歲的女性在死前留下遺願給母親,她將一切交給真主評判,把大愛留在世間,並說:我想再抱抱你,媽媽。



 
 

post title
路透社



《衛報》、NCRI、《半島電台》綜合報導,上週六(25)時,伊朗政府不顧國際社會的撻伐和批判聲浪,將26歲的蕾伊哈內‧賈巴里(Reyhaneh Jabbari)判處絞刑,這名被控殺人罪的女子在隔天26號清早走上刑場,嚥下了最後一口氣。
 
受官方威脅改證詞
這起事件要從2007年開始說起,賈巴里因為刺死一名曾效力於政府情報單位的外科醫師薩爾班迪(Morteza Abdolali Sarbandi),被伊朗法院判殺人罪;關切此事的聯合國以及國際特赦組織認為,擔任室內設計師的賈巴里是受到威脅和迫害而做出不符實情的告白,這名女子應該有再審的機會。
 
刺死性侵犯
2014年4月時,在伊朗負責人權議題的聯合國人員夏席德(Ahmed Shaheed),他表示此案是出自正當防衛,因為外科醫師薩爾班迪聘了賈巴里去設計他的辦公室後,就帶她到某處公寓,並意圖性侵。
 
 




蕾伊哈內‧賈巴里(Reyhaneh Jabbari)在法庭上為自己辯白但沒有得到認同

post title
路透社

 

受害家屬:絕不寬容

這起事件不只引起國際譁然,過去幾年間也可以見到伊朗境內的名人請願讓賈巴里緩刑,來到今年10月時,國際社會呼喊寬恕的聲浪更強烈,此時也傳出賈巴里的母親能在24號周五時探訪她,不過,在伊朗當地,會有這樣探視犯人的允許通常是發生在行刑前。

對受害者家屬,也就是外科醫生薩爾班迪的家人來說,這起事件就是預謀犯案,他們表示賈巴里已經承認在案發2天前買了刀,而且她也說過當時在案發現場有另一名男性在場,但她不願意說是誰。薩爾班迪的大兒子就說他們一家人「在真相出現前絕不考慮寬容」。

「只有在她說出真正意圖,還有說出共犯是誰以及怎麼犯案後,再來談原諒」

就這樣,原本的「自我防衛」說法並沒有取信於伊朗法院,外界的請願也未能打動最高法院的法官們,賈巴里在過去幾年間就這樣被關在獄中。

她最後的機會,就落在伊朗最高領導人哈米尼(Ayatollah Ali Khamenei)手中,但這位領導人並沒有干預此案。


post title
路透社

賈巴里的事件引起人權組織抗議,照片中是德國的女性人權團體,她們在日前到伊朗大使館抗議


司法部門:她承認有買刀
26號行刑過後,伊朗德黑蘭的檢察官發布的官方聲明,試圖去平反社會各界同情賈巴里的聲浪,其中寫到:「賈巴里數度坦承她是預謀犯案,並試著用捏造方式讓這場案件朝強暴案發展」

「不過,她想偽造無罪的行為顯然無效,她已經罪證確鑿。她在案發時曾用簡訊告知朋友,她意圖殺人。她在案發2天前買刀的事證也是確實的。她買了廚房用刀。」

 

特赦組織:她被施壓改聘菜鳥律師
國際特赦組織談到此案時,就表示賈巴里承認有拿刀刺傷外科醫生,但她堅持是另一名當時也在公寓中的男性刺死薩爾班迪醫生;對特赦組織來說,伊朗司法單位沒有好好調查案件的發展和事證。

《半島電台》也提到,伊朗的司法單位曾對賈巴里施壓,要她把原本的辯護律師換成另一名經驗不足的新手律師,藉此避免進一步的調查。



post title
路透社


最後的遺言
根據「伊朗反抗力量全國議會」(NCRI),賈巴里在今年4月得知只有死刑一途後,就留下遺言給她的母親修蕾(Sholeh),當中就談到她一開始是相信法律的,最後卻因為想抵抗前政府官員的性侵害被判死。

 
事情就是這樣了

蕾伊哈內‧賈巴里的遺言:

「親愛的修蕾媽媽:現在換成我去面對法律的懲戒了,我好受傷,因為你不敢讓我知道我的生命即將走到盡頭。你不覺得我有權利知道嗎?你了解我會因為你難過而感到難受的,現在就請你替我親親爸爸的手吧。
 
這個世界,我活在其中19年的世界,我的生命早在(幾年前)那個充滿惡意的夜晚結束了。那個夜晚,我的屍體會被人在市區角落發現,接著幾天後,警察會上門帶你去停屍間認屍,然後你就會從他們口中得知我有被強暴過的痕跡。

強暴我的人永遠都不會被找到,因為我們沒有錢也沒有權,你接下來的餘生都會活在痛苦和羞恥中,數年過後,這些痛苦會讓你死去,事情就是這樣子了。」
 


 

post title
路透社


我學到:懂得反擊
「但是,現在因為我彷彿受詛咒的反擊,故事都變了;我的屍體不是出現在市區角落,而是在監獄中;但我還是臣服於命運了,我也不抱怨了。你比我更清楚,死並不代表生命結束。

你教導過我,每個人來到世界上就是要學習經驗,每個人在每一世的誕生都肩負要學習某些事物的責任,而我在這一生學到的教訓是:懂得反擊。

我還記得,你曾跟我說過哲學家尼采(Nietzsche)的故事,他當年對著一名鞭打他馬匹的人抗議,那個人就拿鞭子抽打尼采的頭和臉…(錄音不清楚),尼采的故事告訴我們,一個人如果想創造價值,就要堅持下去,就算這份堅持代表著死亡。」


相信法官的人太樂觀
「媽媽,你教導我們上學時,如果碰上吵架衝突的話,行為舉止還是要像個淑女,你還記得當時你多麼強調正確的行為和態度嗎?你的教法證明有錯,因為我出庭時,外界說我是個冷血又無情的殺人犯,我當時在法庭上沒有落淚,我也沒有大哭大叫,因為那時候的我相信法律。

結果,我卻被指控不在乎這起犯罪,你看,我是個連蚊子都捨不得打的人,我連看到蟑螂都只敢拎著往外丟,但現在我卻成了預謀殺人犯。法院認為,我對待動物的方式顯示出我像個男人,法官連犯案當時,我其實是個留著長指甲還擦了指甲油的女性這件事都不願再多細想。

相信法官判決的人真是太樂觀了!法官從沒質疑過,我的雙手並不像運動員粗曠或是跟拳擊手一樣。當我面對訊問時,我感受到這個世界,你告訴我充滿愛的世界,放棄我了,沒有任何人支持我,我聽著那些兇惡粗俗的罵聲,我哭了出來。當我的頭髮被剃光後,我也失去最後一絲的美貌,我換得的是11天的完全孤寂。」


 

post title
路透社


請不要哭
「親愛的媽媽,請不要因為這段錄音哭泣,我在警察局因為指甲美容被打的時候,我就了解到美麗這件事情在現代不是一個人能獲取的事情:例如美貌、美好的想法、美麗的字跡、美麗的願景、或是美妙的聲音等等。

我親愛的媽媽,你不用因為我改變想法自責,我的話並沒有結束,這些紀錄我會轉交給另個人,當我在你還不知道的情況下被處刑後,有人會把這些紀錄交給你。我也有許多手寫的字句要留給你。

不過,在我死之前,我還是想跟你要求些東西,這些東西你事實上已經花了所有的力氣給了我,但這些東西是我對這個世界、這個國家還有你身上最想取得的。我知道你會花上時間來達成我這最後的願望,我就要告訴你我的遺願了。請不要哭,請仔細聽。」


 

post title
路透社


捐出我所有器官
「我要你到法官面前,告訴他們我最後的請求,我沒辦法寫這些請求,因為我必須先取得獄官的同意,所以我希望你幫我忙,現在這個忙又要讓你替我受苦了,但就算我知道你會因此必須四處求人,我還是要你替我做,我知道,我之前告訴你不要因為我被判死到處求人。

仁慈的媽媽,親愛的媽媽,我生命中最親的你,我不想要在土中腐爛,我不想要我的雙眼或是我依然年輕的心臟在泥中轉為塵土,所以,請你盡快為我請求,一旦我被吊死後,我的心臟、腎臟、雙眼、骨頭、還有任何一處可以被移植的器官都拿走,把他們當成禮物送給需要的人,我不想要他們知道我的名字,只要給我一束花,或是替我祈禱就好。


我真心誠意地請你答應我,不要替我建墳,因為我不想看到你在墳前難受掉淚,我不要你因為我穿上黑衣。請盡力忘記我的苦難。把我撒向天空吧,就讓風帶我走。」
 

我想在死前抱抱你,我愛你
「這個世界,他並不愛我們。他也不要承擔我的命運。現在我屈服了,我擁抱死亡。因為當我站在神的法庭上時,我會對法官、檢察官還有最高法院的法官們控訴,我會指責他們因為我理智不屈於騷擾而打擊我;當我站在造物主面前時,我會對所有忽視我、誣告我、蔑視我權利,同時不在意事實和真相有落差的人控訴。

我心軟的媽媽,當我們在另個世界的時候,你和我會變成原告,其他人則是被告,我們等待真主來評斷。
我希望在我死前都能抱抱你,我愛你。

蕾伊哈內
2014/4」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01 “Iran executes Reyhaneh Jabbari despite global appeals for retrial
02 “Iran hangs woman despite international uproar
03“Iran: Text of Reyhaneh Jabbari's will in a voice message to her mother
 
 
延伸閱讀:《阿富汗考慮恢復通姦者亂石打死法
游泳課太裸露 德女孩請願不上課
​《人人平等  挪威殺人魔上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