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民主革命落幕 港人:好羨慕台灣

by:阿咖
28453

超過2個月的「雨傘革命」在12月上旬邁入尾聲,這場引起國際社會矚目的示威展現香港人真正的心聲。

日前12月10日當天,台灣的陳俊儒收到港府將清場的訊息後,在當晚即刻飛往香港,他在前一次的到訪已經見到港人的民主素養,這次也更進一步貼近聽到他們的心聲。

post title

台灣網友陳俊儒分享他記錄的香港清場過程和心情。 Photo credit: 陳俊儒

網友

​---本文授權轉載自 網友陳俊儒---

一個人賺多少錢並不重要,關鍵是好的價值觀,比錢更加重要。-- 何韻詩

最後一個離開警署的被捕者,何韻詩,他的身分很特別,是一位香港歌手。何韻詩說:「人到最後能帶走的,大概也就一份『人生成績單』而已,就給你賺到整個世界,卻賣走了自己的靈魂,值得嗎?」金鐘清場那天,他是第二個被帶走的人。

post title

Photo credit: 陳俊儒

網友

Umbrella Revolution would be clean all tomorrow

12月10號,當阿基師和劉喬安的新聞充斥各大電視台和台灣各個角落,一則朋友傳來的臉書訊息讓我在收到消息五個小時後登機飛往香港:警方預告金鐘清場時序表,Everything will be clean。

抵達金鐘訪問了一位粉領族,她說這些示威學生很厲害,佔領金鐘七十多天,自己平常要上班沒辦法一起參與,但她認同這些學生的訴求,爭取「真普選」。

一位香港女孩說 : 「我覺得台灣人很厲害,你們可以用選票選出自己的Leader,不像我們連提名的權利都沒有,沒有提名權利,那張選票根本沒用,這是假普選。」

post title

Photo credit: 陳俊儒

網友

清場前 人人趕來金鐘集會

愈往集會核心走,就發現聚集的人潮愈來愈多,或許是擔心訴求將不再被看見,有人揮舞,「我要真普選」的大旗,在特首辦公大樓外的橋上。

香港朋友說 : 「以前認為普選就是公民提名直選,沒有第二種普選,但現在北京政府卻弄了一個『假普選』,讓我們只能選由北京政府認可的特區元首普選。我們想要的是自己提名、投票,不須經過北京同意的『真普選』。」

post title

Photo credit: 陳俊儒

網友

深夜時分 遮打自習室人滿為患

學生正努力念書,即使示威抗議,讀書還是沒有偏廢,在自習室外的發電機不斷為這些學生加油打氣,深夜時分,燈火通明,自修室裡面幾乎座無虛席。很佩服香港人積極的態度,該做的事情不會偏廢。

香港朋友說:「 以前香港學生不關心社會,都在應付考試,但現在很多人都在關注現在占中情況如何,以前香港人很專注賺錢,但這次運動很多人站出來,關心香港。」

post title

Photo credit: 陳俊儒

網友

那一夜 漫步干諾道

空蕩蕩的干諾道是金鐘通往灣仔和銅鑼灣的道路,我信步至銅鑼灣,想看看銅鑼灣的集會情況,跟金鐘相比,銅鑼灣集會場地小得多,很迷你。

香港朋友說 : 「以前香港人示威抗議總是被外國人訕笑,示威只在星期天,禮拜一又乖乖回去上班」。但這次我想香港人和學生爭取『真普選』的決心令很多外國人刮目相看。」

物價漲失業率族增加 政府措施令人無感

訪問了一個在銅鑼灣的上班族,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她說,「起薪停留在十年前,但是物價卻已經超過十年前太多。舉例: 去年10塊錢能買數種水果,今年都漲了20%以上,今年10塊錢買得到的水果種類少了,味道也難吃,物價漲幅太兇。」

「另外,我有朋友是兩個孩子的媽媽想二度就業,才上班七天就被裁了,感覺失業的情況,政府也拿不出確切的方法來應對。」

post title

Photo credit: 陳俊儒

網友

勿忘初衷

看著銅鑼灣的裝置藝術,他跟我解釋, 「每一顆氣球代表了佔領行動的每一天,同時也是跟佔領場地周遭的民眾道歉,對不起,即會擾亂了你們的生活,感謝你們的包容,中間的字提醒 - 初衷勿忘。」

post title

Photo credit: 陳俊儒

網友

不要想著贏,想著不能輸

借用魏德聖導演的一句話,他說以往常常人們只想著贏,不能贏就放棄,但是只要想著不能輸,人們就會奮鬥到最後一刻,因為只要奮鬥到最後一刻,即使沒有贏,也離勝利不遠。

以往示威群眾,覺得不能逼政府改變,等於沒有贏,於是放棄示威,逼自己妥協,示威聲音愈來愈小,政府就逐漸漠視人民的聲音。

這次Umbrella Revolution,香港人沒有輸,因為全世界包括香港人自己都看到訴求,還有香港二十萬人和一些外國人挺身而出。

post title

Photo credit: 陳俊儒

網友

隔天一早,眾人決定,保全身體,不要留下與警方抗爭,在警方清除旺角集會場所,動用警棍武力,已令很多學生躺在醫院,他們覺得留待往日時機成熟,民主的種子已經深埋在港人心中,十多個陌生人來自不同領域,卻因為這次佔中而相知相惜,最後掩著滿臉淚水緊緊擁抱,互道再見。

post title

Photo credit: 陳俊儒

網友

早上九點,法院執達主任宣布法院命令,所有在集會現場人們立刻離開,一旦超過警告時間還逗留的人將帶回警局筆錄,後面跟著數十名香港警察。

post title

Photo credit: 陳俊儒

網友

另一方面,數十名學生和議員、歌手、大學教授、各界人士,堅持不肯離開,他們模仿《飢餓遊戲》中,革命的手勢,許下決心,他們知道,革命必須有人犧牲,運動不是嘉年華會,必須有人展示決心,讓警方明白威嚇無法阻卻他們的決心。

post title

Photo credit: 陳俊儒

網友

好羨慕台灣

時間一到,警方從開始朝學生所在區域進逼,以「方塊陣形」一邊勸導所有在場人士離開,一邊用優勢警力將現場所有物品包含帳篷、自習室、物資等等清除。

和我一起留下的香港朋友說:  「以前香港人從來不會想離開香港(指移民),但看到台灣九合一選舉結果,人民可以讓不遵循民意的政黨喪失投票權,讓香港人好羨慕,開始萌生離開的念頭。」(12/22編註:此處應是說喪失執政權)

post title

Photo credit: 陳俊儒

網友

最終一切被清除殆盡,警方這時已不讓人進出,除了身穿記者服,帶記者證以外人士,若想離開,必須先登記身分證明文件留下紀錄,坐在地上不肯離開的人就用人力抬上警車。當然我也被抄下護照號碼,也許之後都無法進入香港,不過我想這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