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穿罩袍女穿盔甲 阿富汗出現罕見挺女權景象

by:阿咖
16074

 這周日就是「國際婦女節」,也就是我們俗稱的「三八婦女節」,在這一個替女性權益發聲的節日上,你會用什麼方式表達支持女性?阿富汗在這幾天就出現讓外界相當驚訝的景象,因為當地男性換上傳統女裝,女性則穿上盔甲,藉此表達對女性的支持。


 

post title

換上罩袍的男子要替阿富汗女性發聲。

路透社

強制女性穿罩袍

BBC、《法國 24》綜合報導,阿富汗一個支持女性權益的組織「阿富汗和平自願者」(Afghan Peace Volunteers)在 4號這天發起相當不一樣的活動,他們的男性成員換上傳統伊斯蘭女性服飾「罩袍」(burqa),藉此表達塔利班政權在 1年前開始強制規定當地女性只能穿罩袍的限制不合理。

「伊斯蘭女性享有最好權利」

​但是,這場遊行得到的回應正反不一,在ODN的訪問影片中可以見到民眾不滿地說「我認為女性外出就是得穿上罩袍,這場遊行是來自西方世界的影響,伊斯蘭女性不能受騙,因為在伊斯蘭信仰中的女性享有最好的權利。」

post title

聲援阿富汗女性權益活動開始前,組織成員正在試穿罩袍。

路透社

女藝術家勇敢獨自上街

同樣在喀布爾市區,另一名女性勇敢地則在 2月底時選擇用「行動藝術」來替當地女性發聲,25歲的哈德米(Kubra KHADEMI)是一位藝術家,她在 2月26日這天穿上盔甲前往當地最熱鬧的街區中,藉此表達女性遭到性騷擾的抗議,並希望喚起大眾注意此事。
 

 

 

 


​哈德米接受《法國 24》訪問時,她表示從小就得忍受大街上男性對她的撫摸和羞辱,而這樣的情況並沒有因為她長大了好轉,儘管她反擊了卻沒有太大幫助,她說「現實情況遠比我強大的多,所以我決定到大街上進行表演藝術,告訴男人他們的舉動是錯的,同時讓社會知道阿富汗女性每一天都在面對怎麼樣的挫折。」

 

 

post title

穿著罩袍的喀布爾女性帶著孩子。

路透社

「我的恐懼成真」


「我在2月26日那天的傍晚六點出發,目的地是喀布爾最熱鬧的街區「寇特桑吉」(Kote Sangi),女人們在這裡時常被騷擾;開始前,我先祈禱不會被憤怒的群眾追殺,但這樣的恐懼最後卻成真。」
 

 


「街上的男人們見到我時,一開始都是被嚇到的樣子,接著就跟在我旁邊不斷羞辱我。有些人甚至拿石頭丟我,似乎沒有人了解為什麼我要這樣做,直到一名男孩生氣大叫:『她穿了鐵衣所以我們不能摸她!』,當時只有我的幾位朋友以及來採訪的記者試圖保護我,但街上的男人們開始攻擊我們,我的女性友人說她們走在人群中時遭到性騷擾了。」

post title

在 5號這天替阿富汗女性發聲的團體拿著旗幟在喀布爾市區遊行。

路透社

女性被捏到瘀青時有所聞

「在這裡,男人最常用來騷擾女性的方式就是捏,這常常在我們身上留下瘀青,而會做這樣動作的男性不分階層,不論他是沒受教育的文盲、上學的學生、有錢富人或是沒錢窮人,他們都會做這樣的事情。」

「我認為塔利班政權以及之後長達 13年的阿富汗戰爭摧毀了我們的價值觀與文化。現在興起的激進主義還有暴力在人們身上留下挫折感,而這進一步讓扭曲的行為出現。」

問題不在服裝

「我們住在一個父權社會中,女性被當成次等公民看待,當我們抱怨性騷擾時,男人們就會說如果我們穿著適宜的面紗服飾就不會碰到這種事情。但這很明顯是錯的,因為就算女人穿上從頭遮到腳的罩袍,還是會被性騷擾。」

post title

發起挺女權活動的成員掀開罩袍。

路透社

政府漠視   受害者求助無門

「政府沒有要改善這種情況的意思,現在性騷擾的受害者求助無門,當地就連求救專線也沒有;另外,受害者的家人們也要負責任,許多被騷擾的女性害怕有辱家族名聲,往往不敢和父母說自己遭受甚麼待遇。」

我這一代要斬斷惡性循環

「女性必須推倒這一座沉默的高牆。我們必須談論這個問題,藉此對政府施壓,讓他們有所作為。如果我今天不站出來發聲,那麼未來我的女兒以及我女兒的女兒也得繼續面對一樣的性騷擾問題。我這一代必須斬斷這惡性循環。」


「26號的街頭表演結束後,有些憤怒的男性找上門來,幸好當時我不在家,因為我害怕我的生命安危所以躲到我在郊區的朋友家中了。」
 
 
在阿富汗當地,性騷擾一直是個大問題,所以阿富汗總統艾哈邁德扎伊(Ashraf Ghani)在 2014年時曾要求他的團隊想出對抗的辦法,例如透過教育的方式來改善。
 
根據阿富汗發言人表示,當地每天有 40人因為性騷擾被捕,但因為阿富汗沒有防治性騷擾的法規,所以嫌犯總又不了了之地被釋回。